第十章 真凶现身

听书 - 罪恶代言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廖凯的父母都是成功人士,所以对他的投入必不可少,后来他们离婚有各自成家,但在经济上一直不断的弥补廖凯,到现在都是如此,廖凯自己也很努力,在国外的投行做的很不错。因为缺乏家庭约束,廖凯的私生活就比较混乱,隔三岔五的换女人,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结婚,他不想被婚姻约束。

后来认识了柳小月,刚开始也是你侬我侬,大家都很开心,廖凯对她也很大方,几乎有求必应,渐渐的这个女人胃口越来越大,廖凯有些厌烦了,就给了一笔分手费,想打发了柳小月,两人也算和平分手。谁知两个月后,柳小月又找到廖凯说是自己怀疑了,是廖凯的,要他负责。廖凯不信,两人发生争执,随手又给了笔钱让她给打掉,柳不肯,说太少,张口就要一千万。廖凯说她疯了,感觉自己是被讹上了,也不想理她,后来柳把孩子生了下来,一检查,还真是廖凯的,这下廖凯慌了,从来没想过当爸爸的他有些不知所措,柳想和他结婚,可他不肯,最后两人协商廖凯每个月支付3万月生活费,并购买一套房产,一直供养孩子到成年工作,并且期间孩子的教育、医疗、保险等都由廖凯负责。

就这样柳小月才放过了廖凯,他们并不生活在一起,每个月廖凯都会去看一次孩子,这也是柳小月要求的,廖凯也不排除,刚开始一切都还好,可柳小月不是个省油的灯,经常对孩子不管不顾,有时候她自己一出去就好几天,为此二人没少争吵,廖凯心疼孩子,期间想过,把孩子接过来自己带,也就请个保姆的事儿,问题不大。可柳小月不干,孩子接走了,那她就失去了生活来源。

这次也是,廖凯好些日子没看到孩子了,跑去探望,结果一进门发现家里一片狼藉,都晚上了孩子还没吃晚饭,可柳小月看见他来了,张口就是要钱,说是自己和别人合伙做生意,要本钱。本来就对柳有些厌烦的廖凯,看见孩子这么委屈,这个女人又不知悔改,于是就又有了争吵,愤怒之下,出手打了柳一巴掌。柳小月也没想到廖凯会打她,本就刁蛮的她,害怕会继续遭受殴打,就大喊救命,结果...我们就冲了进来。

后面的事,薛阳他们都知道了。

出了审讯室,薛阳几人聚在一起,程冰说到:“薛队,廖凯是不是在狡辩啊?”

薛阳说到:“应该不是,起码廖凯对柳小月不可能动手,如果杀了柳,那廖的嫌疑就铁板钉钉了,而且廖凯是个随性的人,心机不深,不然也不会被柳给拿捏,不符合嫌疑犯的特征。不过咱们的程序还是要的,给他和柳把笔录全都记好,另外录入两人的指纹,另外两组蹲守不要撤,毕竟把人给带回来了,咱们该管还是要管,但以教育为主,柳也没受伤,只挨了个耳光,如果她要验伤就让她验,但告诉她,这属于家务事,够不上刑事,最好别立案。”

“嗯,明白。我去和她说。”程冰转身去往柳小月那边。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薛阳拿第三个嫌疑人的资料,对小陈说:“小陈去查查刘跃飞死去女儿或者妻子的资料。看看和北京的那个工作室有没有什么关联。”

小陈拿过薛阳递过来的资料“队长您的意思是...”

“是的,有些怀疑,所以你要查的仔细些,明白?”薛阳肯定的说。

小陈点点头,离开薛阳。人如果去世之后,有些档案毕竟难查找,但并不是查不到,需要些时间,不过现在锁定了嫌疑犯的范围,时间他们还是有的。

薛阳又一个人在办公室,习惯性的点上根烟,思索。去查关联线索,也只是能让案件串联起关系,并不是证据,如果嫌疑犯没有再次作案,现在还是很难给他定罪,法律是将证据的,而不是靠推理,这点薛阳很清楚,可现在还有什么证据是没有发现的呢?

现在还没解开的谜题一:刘雅的手提箱,二“一阵风”是谁,三:屠宰场现场都是土地,凶手肯定会留下脚印,但屠宰场流动性太大,人和动物都把脚印破坏的一塌糊涂,根本提取不了。如果等凶手主动露出马脚,那太被动,这不是薛阳想要的,那可不可以主动让凶手上钩?

如何上钩?现在有可能接触过凶手的只有刘雅,但凶手肯让刘雅出现,必定知道刘雅对他构不成威胁。想了许多计划,薛阳都觉得不够完美。

次日清早,还在睡梦中的薛阳被小陈叫醒:“薛队,有发现了,您果然没猜错,刘跃飞的的女儿和三顾茅庐工作室的其中一个合伙人是情侣关系,北京那边的同事发过来的资料里说的很详细,那个合伙人说,当时刘跃飞的老婆得了重病,急需要手术费是很大一笔钱,那时候刘跃飞家里很困难,根本凑不出,于是他女儿就想让她男朋友帮帮忙,男方说他们开发了一个软件,能拿到很大一笔钱,手术费完全没问题,谁知后来工作室得合作方也就是赵云飞他们反悔了,并没有支付相应的报酬,于是就有了专利权案。可刘跃飞的老婆却等不了了,还没等钱官司有结果就死了,为此刘跃飞女儿和那个男孩也分手了,后来男孩也找过他女儿几次,可她每次都避之不见。慢慢的就没了联系。”

“关系越来越清晰了,这么说刘跃飞老婆的去世和赵云飞有关系,甚至他女儿也是因为对这件事得了抑郁症,那他对赵云飞的杀人动机就有了。”薛阳点头。

“那陈晶,和李保顺呢?”小陈不解“难道是刘跃飞知道了陈晶害死自己的孩子,对他的做为不满?”

“有这个可能,而且现在看来这个一阵风也可能就是刘跃飞。”薛阳同意小陈的看法继续翻看刘跃飞的资料,其中一栏写着法慧寺-居士。

“走,我们去一趟法慧寺”

-------------------------------------

天明山是本市旅游圣地,每年接待游客几十万,山上的寺庙众多,有几十座,法慧寺所在的位置不是很显眼,整座寺院不过十几个僧人,但居士不少,大家都喜欢这里的清净,可远离尘嚣放空心灵,所谓山不在高有龙则灵,法慧寺的住持也因为佛法高深而深得一些善男信女的追随。

薛阳无意欣赏风光,表明身份后由寺里的僧人直接引到住持处。

住持法号“永天”大和尚年纪很大,但双眼清明,给人很和善的感觉,在知道薛阳来意后,默默无语,命人拿来一本经书《十八泥犁经》并递给了薛阳:“哎,冤孽啊,这是刘居士带来,他在这里住的时候就曾经常向我讨教过这本经文,可惜我没有慧眼,没有看出居士心里的戾气,是我之过啊,阿弥陀佛。”住持闭上眼睛,转动手里的佛珠,一脸悔意。

其实薛阳并没有告诉住持刘跃飞是嫌疑人的事,只是像住持问起刘跃飞,果然,这大和尚确实有大智慧。

薛阳翻开经书,在第一层拔舌地狱旁边写了个“飞”字,飞?是赵云飞?还是指他自己刘跃飞?整本书除了此处再也没有其他地方有标注了,包括第十层和第十一层都干干净净,没任何注明。

与此同时,刘跃飞家中,他安静的盘坐在家中的蒲团上面,嘴里轻松诵念这经文,每念一遍拨动一颗佛珠,心无旁骛,就这么一个安静的人,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

电话想起,睁开眼,看了上面的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警察已经锁定你了,算了,收手吧,剩下的事,我们来做。”

“嗯,我知道了。”语气平静的吓人,挂掉电话起身离开蒲团,刘跃飞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夜,又是黑夜,蹲守在外的民警看到刘跃飞走到了窗边,立刻紧张了起来。整整三天刘跃飞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家,如果不是钟点工每天都要上门,民警甚至怀疑他不在家中。

转身,回头,沐浴,更衣,拿上手机和随身佛珠,刘跃飞看了看电视机旁摆放的全家福,那是八年前妻子病逝之前最后一张照片,那时候妻子已经病入膏肓,为了拍这张照片,女儿给妻子化了妆,脸色不再憔悴,但他自己记得,他和女儿都强忍泪水,反而妻子笑的很开心。

刘跃飞对着照片自言自语:“老婆,女儿,等我,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了了,我想去找你们,没有你们,我哪有家啊。”

打开门刘跃飞一脸满足的离开了自己的住所,径直往蹲守的民警那边走去,这一幕把蹲守民警搞懵了,右手迅速按在配枪上面,随时准备拔枪。

刘跃飞在距离民警还有几米的地方停了脚步,举起双手,原地转了一圈对着民警喊道:“我要见你们的负责人。”

几个蹲守民警傻了,对视一眼,这是自首?还是主动送人头?一时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现在只是嫌疑对象,薛队那边还没有下达逮捕任务,说明目前证据还不充分。

看民警还在疑惑,刘跃飞双手递上前:“你们把我拷上吧,我有话要和你们领导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