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罪恶代言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天上午,会议室内,法医潘云首先发言:“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死者表皮没有明显创口,脖颈处有一道不明显的勒痕,舌头处有机械伤口类似于老虎钳之类的工具,应该是先用柔软的丝巾之类的东西勒住死者脖子,再用工具将死者舌头连根拔出。死亡时间为案发当晚11点半到12点之间,死者死前有过亲密行为,应该不止一次,指甲中没有残留物,没有找到勒痕处相对应的材料物质,胃内有大量酒精和食物残渣,未发现毒品和兴奋药物。”法医潘云经过一夜的鏖战没有很有效的证据发现,但也确实疲惫不堪,有些细节她反复检查了好几次,但依然一无所获。

程冰接着发言:“我们首先对小区、车库以及案发别墅门口监控进行排查,死者车辆十点进入别墅区,十点零1分进入地下车库,十点零2分司机李海搀扶死者由车库通道进入屋内,十点25疑似可疑女子乘坐出租车进入别墅区,并在案发别墅门口等待了不到一分钟李海就出门把该女子接入别墅里,十点29李海驾驶死者车辆离开小区一直到次日早上9点整进入小区,但没有去地下室,而是停在案发别墅门口,直到9点30进入别墅内,基本和李海本人自述一致。当晚十一点27分嫌疑女子从地下车库出口处走出,不过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一直走出了别墅区大门口,出了别墅后一直往东后直到消失在监控区域,由于小区地处郊区,周边还有很多荒废工地和杂乱地,附件的监控并不多,所以无法得知她的去向。案发现场四枚指纹一枚死者,李海一枚,别墅钟点工一枚,还有一枚应该就是那名可疑女子;至于脚印也是一样,不过没有钟点工的,据钟点工自己说,她是最后把地拖干净才离开的。”

实习警员小陈发言:“薛队,我这边查到当天晚上参与死者酒局的一共4人分别是和盛酒业的老板张烨霖、万家房地产的刘漳、还有就是开发区委员会的朱副主任,朱道宏。”

“朱道宏?他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小陈补充说到:“据说他们4个是中学同学,但不同班,朱主任和死者是同班,另外两个不是。”

有官员进入案件的视线,这是个麻烦事,如果被发现了什么官商勾结局领导那边可能会有很大压力,毕竟目前看这个案件事刑事案件。

薛阳沉思了一会:“就现有的线索来看那名小姐的可疑性比较大,起码案发时她在现场,但也有疑点,首先赵云飞身高177,体重也有180斤多,但靠一个女人能完成这样的手法的作案么?其次她出去的时候手提箱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就是作案时间有点对不上,死亡时间和嫌疑人离开的时间差了最少3分钟,这3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凶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去杀人?”

原本以为是个普通的凶杀案,结果一分析,疑点重重不过薛阳倒是不急,还有很多人证没去走访,现在下结论还早,但当务之急是找到这名女嫌疑人:“李海提供的嫌疑人电话有进展么?”

小陈:“是一名叫刘雅的应届毕业女大学生,不是本地人,老家在N市,独生女。”

薛阳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白板前,将刘雅、朱道宏,林芳、李海以及张烨霖和刘璋的名字写上去:“就目前情况看我们首要任务就是找到刘雅,根据李海交代刘雅是在一家名叫“醉美”的私人会所里的陪酒小姐,该会所我也有所耳闻,比较隐秘据说是市里几个大老板共同出资办的,后台比较硬,而且只招待会员,没有会员带,进都进不去,就是连陌生人的电话都打不进去,所以突破口要放在死者的两位商业好友张烨霖和刘璋那边。另外程冰你负责联系N市,让他们协助调查刘雅的家庭情况,看看嫌疑人是否潜逃回家,小陈你负责调查一下林芳那边,看看云飞集团的财务状况和进几年的法律纠纷,去申请一下调查令,我来负责找局长签字,那个杨律师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调查的时候谨慎些,别让别人抓到我们不合规的地方。至于朱主任,我先和局长以及支队长汇报一下,毕竟是市里领导,我这个级别还低了些,目前就这么多,好了大家行动起来!”

参案民警也不拖拉迅速一走而空,现场只留下潘云和薛阳二人,“我说,薛队,给我安排个什么活呀,要不我和你一起去调查私人会所,毕竟有个女人在旁边也省的你不方便。”

听潘云这么说,薛阳咧嘴笑道:“你别说,我还真有这个意思,那种地方我带几个大老爷们还真不方便。你等我一会,我上去和领导汇报完咱们就去。”

和孙副局长简单的汇报了自己的安排和计划,对于这个得力干将的政治敏感性孙局长还是很欣慰的,当即表态,朱道宏主任那里会给他打电话,让他这两天找个时间来趟局里,就在孙局长自己的办公室里,叫上薛阳,简单的问个话。之后和局长打趣了一番说了几句恭维的话,就下了楼。

-------------------------------------

下午薛阳带着潘云还有2位民警打算分别找张烨霖和刘璋约谈,谁曾想这二位好友居然在一起,而且就在“醉美”会所,这倒是省去了不少功夫。一番了解之后才知道这二位也是会所幕后老板之一,但只是投资人,不负责管理,也不参与管理,主要负责人是一个叫做韩莹的女人,不到40岁非常精明能干,据说让市里不少老板都参与了投资,但她自己才是真正掌控者。会所里只要你能想到的服务她都有,但是会所里绝对禁止非法交易,这里明面上只是品茶、喝酒、唱歌、按摩放松交朋友的地方。

张烨霖和刘璋知道好友去世的消息,都表示非常不致信,前天还好好一起喝酒,怎么说没就没了,那悲伤的程度,比起林芳这个原配夫人感情可深多了,那可是真同学啊。多少年的感情了。在这二位的安排下薛大队长见到了会所的实际控制人,韩莹。

这是个非常精致的女人,看起来年龄最多30岁与实际年龄很不相符,看来没少在保养上花钱,与林芳的穿着不同,这个女人穿着带着一股古风,素雅的长裙披肩发,起伏的胸前挂着一颗天珠,没有奢华的装饰,但从气场上你绝对不会小看这个女人。同样是女人一边的潘法医要暗淡不少,这个局里有名的警花,因为长期熬夜工作的原因眼袋略显,经常吃住都在局里,所以在妆容上也没那么多讲究。但在薛阳的心里,始终觉得潘云要比韩莹耐看些,也许是长期一起工作的原因。

不过对于漂亮的女人,咱们的薛大队长还是喜欢欣赏一番的:“韩老板,久仰啊,真没想到,我这个小警察也能来这么高档的场所和你这位风云人物见面。”

韩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八面玲珑自然少不了:“哪里哪里,庙小佛多,早就听闻薛大队长是我们J市的守护神,今天见到了,也算完了我这个小迷妹的一点心愿。”......

两人各自客套着了十多分钟,潘云却没插上话,不过心里有丝丝的变扭,不想这两人在这么眉来眼去,便单刀直入:“韩总,刘雅是你们这里的员工吧?”

韩莹继续着招牌式的微笑“哦,这位警官,您说刘雅啊,啊是的是我们这里的员工,您二位找她么?我今天刚过来要不我去给您找找。”说罢起身准备往外走。

薛阳赶忙拦住她“那么麻烦干嘛,韩老板,您给她打个电话就行了嘛。”

韩莹略显为难:“薛大队长,我这里员工上百人,不是每个员工我都有电话的,我去给你们要个电话吧。”

“不用那么麻烦,电话号码,呵呵我有。”说罢也不等韩莹拒绝,将自己手机里存着的刘雅的号码递给了韩莹。

此时的韩莹笑容没有了从容,在两位警官的注视下拨打了刘雅的电话,呼叫成功的一瞬间,她忽然把手机贴在自己耳朵上,但这一举动并没有逃过薛阳的眼睛,他看到了韩莹手机里显示着刘雅两个打字。呵呵果然这个漂亮女人不老实啊。

等待了一会韩莹放下电话“没人接。要不我再打打。”

薛阳摆摆手“不用了韩总,”脸色忽然变的冰冷起来:“说说吧,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你应该懂的,这是人命案。”最后三个字特别加重了语气,让韩莹有点不寒而栗。

久混江湖的薛阳知道,韩莹这种人也只是幕后人推出来的门面罢了,幕后之人要的是这个结交朋友的会所,而不是去惹麻烦,虽不知道幕后人是谁,但关系不大,有时候不知道也许是好事,因为幕后老板大概率不会去谋害在会所里结交的朋友,否则谁还会来这里。韩莹犹豫了一番,薛阳继续道:“你不想给你后面的人惹麻烦的的话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只是来办命案的,我们是公安,不是纪检委,你明白吗?”

似乎是听明白了这话里的含义,韩莹松了口气:“其实,刘雅失踪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她失踪了。”

“我们中午就在打她的电话了,一直联系不上。”

“那我问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赵云飞的事。”薛阳转换话题。

“也是中午就知道了。”

“林芳告诉你的吧?”

韩莹默认的点着头,潘云却很惊讶的看着薛阳:“你怎么知道?”

没有理会潘云,薛阳继续追问:“林芳也是你们这的投资人之一吧?”

韩莹继续点头默认。“你和林芳是什么关系?”

韩莹沉默了一会,吐了口气,诉说起了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