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罪恶代言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林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圈有些微红,一身高档名牌服装显示她的尊贵,手腕上戴着不知名的镶钻手表,估计价值能在市内买几套房了,看着满屋子的警察忙碌,她却也没有一丝不安,除了微红的眼圈仿佛死者与她没一丝关系似的。

薛阳走过去:“您好,您就是林女士吧,我是刑侦支队薛阳,这个案子由我负责。”说罢递上自己名片。不过林芳却没有去接,旁边的女助理伸手接过了名片,职业性的笑容:“您好,我是闻芊芊,林董的私人秘书,抱歉林董很悲伤,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

薛阳有些不爽,这女强人,可真够威风的,不过做为死者家属,薛阳确实没表现的过于强势:“有些问题我需要当面询问林女士,希望你们能够配合调查。”

林芳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沙发,闻芊芊还想争取什么,却是被林芳打断了她的话:“行了,我知道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说罢从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点燃了一根抽了起来。闻芊芊听完林芳的话,突然想起来什么,拿起收起转身跑到门外去了。

薛阳坐在了林芳的侧面沙发上:“有上去看看你丈夫么?”

“没进去,在门口看了一眼。”林芳回答的很平静。

“昨天晚上你在干什么?”薛阳单刀直入。

林芳打量了这个刑警队长:“昨天晚上我在家,没去哪。”

“这不是你的家么?”

“这是我丈夫自己买的别墅,我住在市区,离公司近,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

“那有人能证明你昨天晚上在家么?”

“没人能证明,不过我市区的房子有门禁监控,你们可以去调查。”

“能说说你们夫妻的关系么?”

听到这走进别墅的闻芊芊有些急切:“警察同志这和案件没有关系吧?”

薛阳抬头望了眼这个多事的助理:“有没有关系,我们会评判......”

没等薛阳说完,林芳主动说道:“好了,芊芊,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是!我和我丈夫关系确实不好,快一年了,我们各过各的,我们都快50的人了,云飞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可是我生不了,就这么简单。”

“那你对他的私生活了解么?”

“了解一些,但不太想管,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集团上,他怎么折腾是他的事。”

林芳诉说的很平静非常平静,不过薛阳却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丝悲凉,像是在压抑着自己。一个女人,一对事业成功的夫妻,丈夫在外寻花问柳,老婆却不管不顾,怎么说都有点不可能,难道是因为没孩子的补偿:“为什么不离婚?”

林芳很诧异的看着薛阳抛出的话题:“我们年纪大了,没考虑过这个。”

薛阳能感觉到这是假话,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林芳对赵云飞还是有感情的,或者是一种无子嗣的弥补,放任自己丈夫的这种行为,但是现在机会难得他想多问些其他的问题:“你们夫妻有没有和别人有过过节或者仇怨?”

林芳掐灭手上的香烟深呼吸一口:“我和云飞创业20多年,公司做成集团,哪能一帆风顺,经济纠纷的事少不了,都是些债务问题,不过公司运行还算良好,成仇的那种,呵呵起码我感觉不至于。”

这个女人口风很紧,回答也看不出有明显的破绽,但薛阳感觉一定不会像她自己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可像林芳这样的社会知名人士,没有证据也不好打破沙锅闻到底,毕竟不是李海那样的小人物,从警多年,薛阳早就练会了见人下菜的功夫,有些人可以敲打,可有些人,确实不好刨根问底,起码要有证据。

就在谈话期间,别墅外有匆忙走进一人,西装革履,带着眼睛,头发梳的油光,一进门对林芳和闻芊芊点头示意了一下,显然是认识的,就直奔薛阳而来;“您好,我叫杨建柏,是林董的法律顾问,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谈,我可以全权代表我的委托人。”

薛阳终于明白了刚才闻芊芊是给谁打电话了,这还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助理,不过他倒是无所谓:“杨律师是吧,刑警队薛阳,这个案子是我负责的,做为被害人家属,我也只是例行询问,不是讯问,不过后续还要你们多多配合,所以近期请不要离开本市,哦还有,您也是云飞集团的法律么?”

杨建柏中指扶了扶眼睛:“是的,怎么?”

“哦那最好了,麻烦把贵集团成立以来的所有法律纠纷案件资料给我一份,这有助于警方破案,毕竟死者是贵集团董事会主席,我想你们应该希望我们早日侦破吧。”

“抱歉,这属于我集团机密文件,如果警方需要的话还请提交相关法律申请,否则我们没有义务。”这个律师可不敢轻易的把这种资料外泄给警察,哪个公司没点小秘密,哪个资本家没点原罪,虽说薛阳要求的也是合理范围,哪怕在法院也能把档案调出,但从自己这里泄露这些资料并不符合一个合格律师的操守。

薛阳吃了一个瘪,又不甘心的看看林芳,心想这这位主角也许能配合一二,结果这女强人压根没接茬,自嘲了一下:“好吧,那等我申请下来了,再请你们配合吧。”

“那我和我的当事人可以离开了么?”

“可以,不过如果传唤的话,请积极配合。”

“林董也是知名企业家,社会活动多,如果警方要配合调查,我们义不容辞,但最好提前预约,请谅解。”

这个律师还真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啊,薛阳也比较讨厌和这种人打交道。他刚当上刑警没多久队里抓了一个校园霸凌,那个小恶霸简直就是个渣渣在学校无恶不作,打人,强奸,收保护费,因为家里有背景,又是在郊县,天高皇帝远老百姓法律意识淡薄,几个孩子被欺负的家长先是告状,但因为未成年,加上恶霸家里是县里一个领导的亲戚,案子被压了下来,于是那几个家长气不过,又申诉无门,把恶霸给打了一顿。结果这恶霸反倒以故意伤害为由把打他的几个大人给抓了起来,判了好几年,有的家里都陪的破产了,还有一个被欺负的女生受不了这个打击自杀了,当时薛阳就在这个县里实习,恶霸家里从省城请了个有名的大律师给支的招,证据一环扣一环的,那几个家长连上诉的机会都没有。自那以后薛阳对律师这个行业一直比较感冒,也多加了些小心。

林芳走的时候,还不忍的看了眼赵云飞遇害的卧室,此时她的丈夫已经被收入验尸袋。薛阳紧盯着她的面部想查找一些表情,但回应的只有一声叹息,薛阳是个单身汉,很难理解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愫,毕竟20多年的夫妻,这是他头一次见识到这么冷血的女人,面对自己的丈夫没有正常人的那种悲伤,好像死的只是一个很远房的亲戚一般。难道女强人都是这样的。薛阳不是林芳,他哪里能体会到林芳心里的绝望,像是一种释怀,放下了所有,恩也好,怨也罢,人死灯灭,过去的都不重要了,财富什么的也没多大意义了,林芳没有孩子,但她把一手打拼的集团当作自己的精神寄托,当做自己的孩子,她知道,起码集团里的那些人,比她的丈夫更需要她。

现场勘验一直到天黑,所有有关物证被封存带走,案情动员开的是既隆重又简单,隆重是因为市局主管刑侦的孙副局长亲自召开,毕竟死者是个大人物,市里的纳税大户,省里和市里都下了死命令要求限期破案,简单是这个动员会只开了10分钟。会后法医御姐潘云开始尸体解剖勘验,技术队程冰带着一队人马检查带回来的物证和小区视频监控,薛阳则带着实习小陈和几个民警一起盘查赵云飞的社会关系,以及司机李海提供的人员名单。

手里的线索不少,但需要梳理,指纹,鞋印,电脑资料,通话记录、监控视频等等都需要人手去做,不过时代进步了,随着全国各地天网系统的铺设,让许多罪恶都无所遁形,这也给公安侦破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也不是无死角,毕竟很多地方也存在监控不到位或者监控损坏没及时维修的情况,还有就是监控视频的清晰度不一致,毕竟各个小区的物业监控都是由开发商自行安装的,这里就存在良莠不齐,和保养不到位的情况。所以很多人都说公安的监控查交通违章一查一个准,查人口失踪和盗窃却看不清楚。这确实冤枉了,因为交通监控都是由公安部门自行采购,定期有人维护,肯定效果好,非公安管辖部分的处于经济考虑一般不会用最先进的设备,所以才会出现不清晰或者盲区的状况,只是这个锅老百姓也不了解,公安同志也就默默的背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