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别墅凶案

听书 - 罪恶代言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J市、郊区。一幢3层楼的高档别墅,在这个别墅区里并不显眼,屋内的中式庭院装修也显示出主人的涵养。

此刻晚上十点,别墅男主人在司机的搀扶下醉醺醺的回到了家中。等到司机小李把他安顿在沙发躺好并倒了一杯水后,小李殷勤的询问:“老板,今天晚上·····”

老板撇了一眼小李,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呵呵,你安排吧,快点。”司机会心一笑,熟练的从手里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到20分钟,别墅大门被打开,司机领着一个短裙高跟鞋女子走了进来。老板验完货满意的让司机离开。看得出这样的事司机干过不止一次,就连回家的路上小李都盘算着,又和老板的关系近了一步,自己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人,能跟着这位在本市颇有名望的企业家,也算是祖上烧了高香。暗暗发誓,要好好的讨好这位财主,以求给自己带来梦想的生活。

次日,上午9点,小李一如往常过来接自己的主子,打了几通电话都没人接听。估摸着老板还没醒,又等了半个小时后,盘算着不行,今天中午老板还约了人吃饭,得去叫醒他。由于自己是老板的贴身跟班,别墅的钥匙他自然也有。

在按了几次门禁对讲器无果后小李有点心里发慌了,按说自己这位老板从来没睡的这么死过,不会是出什么意外吧,他不敢细想,好不容易傍上的大款,可不能出点事呀,自己的美好生活还没开始呢。慌忙之中迅速打开大门,直接冲向二楼卧室,推开卧室门瞬间,司机小李,彻底傻了,啊的一声瘫坐地上。

-------------------------------------

由于别墅位于郊区,刑警队在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11点了,当地的派出所先赶到的现场。虽说是郊区,但这里已经成为当地富人聚集区,能在这里买别墅的非富即贵,所以治安相当好。以至于派出所赶到的时候都被这一幕吓到了,5年期间只发生过4起偷盗案件的地方,居然发生了命案,而且死的据说还不是个普通人。

薛阳,市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队长。在带队赶到的时候也被命案现场惊了一下,倒不是怕死者,而是被凶手的作案手法给震惊了,死者的舌头落在了床边!!!是的似乎是整根舌头。

跟队的法医和现场勘探队员小心翼翼的检查着现场的蛛丝马迹,作案手法虽离奇,但都是专业人士,这样的命案现场都又一套流程,各个部门配合的也井井有条,没有一丝慌乱,从法医现场初验尸体到指纹采集以及小区和别墅监控都被薛阳安排妥当。

法医潘云和薛阳也是老搭档了,一起出现场十几次了,默契的很”:根据尸斑来看遇害时间应该是12个小时左右,也就是昨天晚上11点到12点之间.死亡原因现在不好下结论,要解剖查验,但很有可能是失血过多,死者整个舌头应该是连根拔了出来,连喉内组织都带出来了,这样都不死那才见鬼,不过尸体表面目前没有看到其他的伤口。”

技侦队的程冰也过来汇报:“现场一共提取到4枚指纹,不过鞋印只有三对,虽然现场比较凌乱,但没有打斗的迹象。”

薛阳的助手小陈一边记录着各项汇报一边跟着自己的老大,在凶案卧室里各种检查,并把收集的资料口述给薛阳:“死者赵云飞、男性、年龄47、已婚、但无子嗣,J市云飞集团董事会主席,该集团涉及多个产业,这处房产是死者私人名下。现场并无其他人的私人物品,现已联系死者家属,并在赶来的路上。”

听着实习警员小陈的介绍,薛阳眉头微皱:“就这些?”

“哦,对了报警的是死者的司机李海。”小陈补充道。

别墅一楼书房内,薛阳带着小陈对司机李海进行询问:“别紧张,把事情经过讲述一遍,要详细些。”

李海吸着快到头的香烟,双眉拧到了八字,神情里透露着极大的无奈和悲哀,心里想着,这叫什么事啊,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死了,还死的这么惨,盘算这要不要把昨天晚上叫小姐的事给全盘托出,毕竟自己的老板也是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虽说现在人死了,可集团还在人家老婆手里,老板的老婆会不会重新接纳我,我自己还能不能在公司里混了。原想着自己能平步青云,结果第二天就改成生死离别了,这剧情转换的也太快了。还有就是如果让公安知道是我叫的小姐,那我会不会有罪啊。可是如果不说,那我岂不是知情不报,也许是什么关键线索呢,老板待我不薄,我可不能看他枉死啊。种种心里活动在他这个小人物的内心中快速挣扎着。

“李海”薛阳轻呵了一声把司机李海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啊,,,我,,,我,我该这么说?哦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面对警察的目光李海出现了焦灼的神情。

薛阳心想,这家伙八成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应该不是凶手,这样的心里素质,也没本事做这种案子:“怎么说?如实说,把事情经过说出来,你最后见死者是什么时候,并且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又隐瞒,如果被我们发现了你隐瞒了什么重要线索,那你该面对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海此刻的样子,像极了做了坏事被老师抓到的孩子,目光从薛阳的直视中慌忙移开:“昨天晚上,我,,我和我老板一起参加了一个应酬,老板喝多了点,十点多我把他送回来后,他,他,他让我给他叫了个朋友过来陪他,等他朋友过来,我就离开了。等早上我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电话不接,叫门也没人应,我就开了门,结果一进卧室,就,,,就看到老板死在了床上。”李海结结巴巴的把经过复述了一遍,但始终不敢正视薛阳的眼神。

“昨天晚上和什么人应酬的?”

“哦,都是老板的私人朋友和盛酒业的张老板、万家房地产的刘总几个人,他们没事就会聚聚会喝喝酒。”

“那个朋友是什么人?”

“啊,朋友,哦我不认识,赵总有时候一个人寂寞了,会让我帮他叫个女人过来,陪陪他。”

薛阳心领神会,“是他的情人?”

“不是的,赵总毕竟有家室,情人什么的不太合适,他们几个老板经常去一个私人会所,里面的妈咪会提供一些上门服务什么的,那些女孩子都不是本地人,背景比较干净,不会有什么纠缠,而且据说服务质量特别高,所以价格也贵些。警察同志这些可和我无关啊,是老板让我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薛阳继续下一个话题:“赵云飞有没有和人有过节?”

李海迅速回答:“这个我就不太知道了,我也是今年才给他开车的,到现在也才4个月,不过我老板他是好人啊,在公司口碑很好,对我们下属也很体贴,在公司也没听说过和什么人有过矛盾。”

“你们老板和他爱人关系如何?”

“这个怎么说呢,哎我进公司时间不长,但也看得出来,赵总和他爱人关系不太好,反正自从我给他开车以来,他就一直一个人住,赵总的爱人,哦也就是我们集团总裁,林芳,他们在公司也不怎么说话,工作上的交流都是让秘书或者我们司机去的。”

“这么严重?倒是不小的八卦啊。”薛阳似乎有点八卦的恶趣味,望了望旁边的小陈,可小陈好像没太明白似的。正说着,书房门被敲开,一位民警站在门口:“薛队,死者爱人过来了,您看。。。”

“说曹操曹操到啊,行,我知道了,马上过去。”转头对实习警员小陈说:“让他把昨天晚上参与应酬的人员名单写下来,还有那私人会所和后来的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也写下来,我先出去看看正主去。”

回过头又对李海教育道:“你好好配合我们的民警同志,你现在的嫌疑很大,要想摆脱嫌疑,最好老实交代,不要藏着掖着的,对你不利,明白吗?”薛阳心里清楚李海其实问题不大,但怕他担心得罪人,所以不敢交代全部,对这样的人得敲打加威慑,毕竟是第一个口子,他如果交代清楚,积极配合,后面会少走很多弯路。

这招对李海倒是挺管用的,只见他脸色有点发白,特别是听到自己有嫌疑的时候,更是慌忙连声喊冤:“怎么会?警察同志我保证,我保证如实交代。”汗,侵满了额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