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斩圣子!

听书 - 主神挂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通天塔,乃是通天教主所化,一旦苏醒,就将驾驭诛仙四剑,不分敌我,大开杀戒。

当初守护士不明此节,唯一一次主动进攻东胜神洲时,就不慎唤醒了通天教主,导致足足四位守护士当场身殒。

稍微值得庆幸的是,那一代的域外天魔,也被通天教主砍死了三个圣子,上万天魔,这才使得实力跌至谷底的守护神殿,没有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被域外天魔击破。

很难说这种“不分敌我”,是不是通天教主最后的抗争——哪怕灵智已被抹灭,哪怕肉身已被炼成通天塔,成为了域外天魔在东胜神洲这试炼之地的大本营,通天教主的骄傲,或许依然不允许自己成为纯粹的傀儡。

唤醒祂杀敌,可以,但域外天魔也得做好诛仙剑下亡的准备。

……

主动唤醒通天塔的条件,掌握在域外天魔圣子级人物手中。

需要进行某个仪轨,献祭某些东西,才能主动将通天塔唤醒。

不过除非必死无疑,要拖仇人下水,否则没有哪个圣子,敢于唤醒通天塔。

因为那纯属自杀。

至于被动唤醒通天塔,则需要太上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贴身法宝,出现在东胜神洲之内,并爆发出足够强烈的战斗气息。

……

黯无极献祭了一份凝炼了某个轮回世界本源菁华的青色本源,隔着遥远时空沟通到通天塔,请通天塔将他接引回塔内。

这种献祭回归,不会唤醒通天塔,只是稍微催动一下通天塔的某种本能。

但依然会有危险。

曾经就有一位不属于四大魔宗,但也与玄五月一样,有着圣子级实力的域外天魔,在面临绝境之时,献祭青色本源,发动回归之能。

结果回来是回来了,可回到通天塔里的,却只是一具四分五裂的尸体。

每一块残骸之上,都残留着令圣子级天魔心惊胆战的剑气。

满是惊骇绝望、死不瞑目的双眼之中,更残留着两道炽白剑痕,在其他天魔检查其尸体时,两道剑痕蓦然爆发,瞬间绞杀上百真传天魔,还令当时的一位圣子受伤不轻。

自那之后,不到万不得已,域外天魔们宁可自己赶路,也绝不发动献祭回归能力。

而这一次,黯无极便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冒着巨大风险,献祭回归。

还好这次运气似乎站在他这一边。

他完好无损地回归通天塔中,回到了自己的小千世界内。

身为长夜宗圣子,黯无极在通天塔内,自然也是有着一个长租的小千世界的。

这小千世界长年笼罩在黑夜之中,一片贫瘠,几乎没有任何资源。

所有的资源,都被黯无极带在身边,一波葬送在了身中钉头七箭书之时。

此刻回归小千世界,他也找不到资源修养身心,只能坐在空荡荡的长夜魔宫之中,抱着脑袋,满脸苍白的瑟瑟发抖。

“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去挑衅武圣人倪昆了?

“他那种存在……

“哪怕在这试炼宇宙中的,只是祂本尊的一道投影,也绝不是我小小一个长夜圣子能够招惹的啊!

“我究竟是发了什么疯?为什么敢去挑衅他?”

黯无极昏昏沉沉,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冲动出手,还大言不惭说什么:武圣人我来杀你了。

这下可好,不但被打得抱头鼠窜,法相真身都被打得缩水五成,一身实力,只剩鼎盛时的四成不到。

更让他难受的是,一穷二白的他,根本找不到可以用来恢复自身伤势的资源。

如果自己慢慢恢复……

至少也得花个三五千年,才有可能恢复至全盛。

可其他人会给他时间么?

长夜宗其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候补圣子,乃至血神子、元妙华、御天圣子、玄五月等人,会给他时间么?

若是发现了他现在这种虚弱状态,怕是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将他分而食之,渣都不剩下一点吧?

“不行,从今以后,不能再轻易离开通天塔了!只要一直躲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进来……就算宗门要剥夺我圣子身份,我也绝不出去!就在这里躲个三五千年,潜心修炼,直至伤势尽复……”

正神经质一般抽抽着嘴角,语速飞快地自言自语时,他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一抹一闪即逝的幽蓝光芒。

这小千世界,终年笼罩于长夜之中,又一片荒寂,除他之外,再无任何生灵,也没有任何光源,哪里会有光芒闪烁?

黯无极心中一惊,一个激灵,猛地侧目望去,就见方才幽蓝光芒传来的方向空空荡荡,并没有任何异常。

依旧强横的神念,轰然横扫开去,瞬间扫遍整个大殿,又漫至大殿之外,将这一片荒芜、长夜笼罩的小千世界寸寸扫遍,也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没有?怎么会没有?我明明看到了的!”

黯无极眼角连连抽搐着:

“难怪是幻觉?我伤势竟然严重到了这种境地,连自己的念头都拿捏不住,连是否看到了幻觉都分辨不清?”

他紧咬牙关,颤抖的双手紧紧交握着,指节发白,青筋毕露:

“不对,不可能是幻觉,我刚才绝对是看到了一抹幽蓝闪光……可为何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在跟我搞鬼?”

正疑神疑鬼时,一声轻笑,忽自黯无极背后响起。

黯无极头皮一炸,脊背一麻,暴吼一声,漆黑魔气汹涌而出,化为无数漆黑触手,向着背后笑声传来的方位铺天盖地绞杀过去。

即使身受重创,即使只剩四成不到的修为,他依然是有着灭世之力的盖世天魔,等闲星球,依然能一掌拍碎,圣子以下的各宗修士,依然可以弹指灭杀。

此时不计消耗全力爆发之下,就算是血神子、元妙华等圣子级天魔,也要认真对待他这一击。

然而。

密密麻麻的魔气触手一通绞杀,却什么都没有碰到,身后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幻觉之后,又出现了幻听?”

黯无极浑身颤抖着,猛地回首望去,却见身后黑暗之中,除了他那暴舞的漆黑魔气,俨然空无一人,根本没有任何可疑存在。

“真的是幻听?我,我这是要疯了?”

黯无极瑟瑟发抖地回过头来,忽然表情一僵,瞳孔骤缩,。

前方,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条熟悉的身影。

而就在视野之中,映入那道熟悉身影之时,那身影已然上前一步,高举右手,五指岔开,指尖赤黄青白黑五光流转,照他颅顶一掌拍下。

这一掌,势若天穹崩塌,又仿佛亿万里空间、无计量的物质,皆坍缩凝聚在这一掌之中,封闭五行,锁死时空,挟莫可阻挡的威压,充塞了黯无极的视野。

这一掌,甚至还震慑了黯无极的元神,使他元神之中一念不起,无知无识,无想无觉,只眼睁睁、木愣愣地看着那一掌当头轰落。

黯无极的状态,本就跌到了谷底。

之前身后那声轻笑,令他全力爆发之下,伤势进一步加重,体内一片空虚。

又少了一魂二魄,本就神智昏沉,乃至近乎愚昧疯狂。

而倪昆这一掌,糅合了广成子所创番天印神通、先天五行之力,以及“大千印”镇压大千的意蕴,所有的威力,都凝聚在一掌之中,既锁时空,亦封肉身,还镇元神。

以黯无极此时的状态,掌落之时,他思维便已一片空白,甚至反抗的念头都已无法兴起。

那仿佛凝固了亿万里虚空,容纳了无计量物质,势若天穹崩塌的手掌轰然落下。

黯无极思维一片空白,只身上涌出无穷魔气,凝成无数符咒,交织成层层叠叠,形同漆黑罗网的护盾。

但这只是面临危机之时,应激而发的护体本能。

可就算黯无极全盛之时,这种没有主动意识参与的本能护体,威能也只能勉强挡下圣子级魔头的随手一击。

更何况他现在,实力已不到全盛时的四成?

掌力落下,那看似柔韧无比,似能层层削减攻击的漆黑罗网,霎时如同纸糊一般,应声而裂,层层崩溃。

倪昆手掌势如破竹,瞬间击溃千层罗网,印到黯无极天灵之上。

嘭!

沉闷的轰鸣响起,狂暴的掌力,自黯无极颅顶灌入,瞬间席卷他全身,传遍他四肢百骸每一处表皮末梢,又在倪昆精确到毫微的掌控力操纵之下,无有一丝外泄,自他表皮末梢反卷而回,在他肺腑颅脑之间反复震荡,疯狂轰击他每一条经脉,每一处穴窍,每一颗细胞。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爆裂轰鸣,自黯无极体内传出,层叠的音波,震得整个大殿,乃至整个小千世界,都随之微微颤抖,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

一道又一道的炽烈闪光,自黯无极皮肤之下爆发出来,此起彼伏的强光,将他皮肤映得一片通明,并穿透他的皮肤,传播到外界,把长夜笼罩的小千世界,映得宛若白昼。

而他口鼻之中,更爆出炽烈的光焰,其能量若是彻底爆发开来,每一缕光焰,都足以掀起一场夷山摧城的核爆。

轰鸣声持续了十数秒,那此起彼伏的强光,亦持续闪烁了十数秒。

当轰鸣声停息,强光渐灭,黯无极双瞳已变得好像烧蚀的玻璃球一般浑浊,且遍布细密裂痕。苍白的皮肤,亦变成火山灰一般的灰白。

“你……怎么进来的?”

微弱的声音,自黯无极体内传出,一缕余气,像是风中的火苗,随时可能熄灭。

“我想进来,就进来了。”

倪昆淡淡说道,缓缓收回手掌。

“我……在第一次与你见面之后……就已经……着了你的道?”

“终于明白了?”

“我……好恨……”

“谁在乎呢?”

倪昆淡淡说着,偏头看了黯无极一眼,嘬唇一吹,那最后一缕微弱的余气,亦轻飘飘熄灭。黯无极身形寸寸化灰,四下飘散。

长夜圣子黯无极,形神俱灭!

【求票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