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奖励

听书 - 植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酋长这么一问后,康达沉默了半晌才摇头道:”我想不出有谁,唉…我一直以小心谨慎自诩,这次更是特别小心,但我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份本事,唯一知道我的身份的华伦都被我杀了灭口,除了他之外,这段时间内我没跟其他人接触过,我手下所有骑士和小乌鸦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更别说我和黑麋鹿在哪里。”

“但他很显然完全知道你的计划啊,不是吗?”小榕疑惑地问

康达叹了一口气,有点忿忿地道:”没错!但他妈的我就是不知道那个环节出了错误…”他看看酋长,疑惑地问道:”你那时是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的?”

酋长哈哈一笑道:”在联络你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只知道你找了一群人,正在搞一个计划,而且美洲人正紧盯着你。”他笑了笑:”直到你收下了我的程序。”

康达张大了嘴巴,楞楞地道:”那程序有木马?”

“当然没有,如果有能瞒得过你吗?”酋长笑道:”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程序是个限制分享的程序,你同意分享它的时候,他会向智脑回报你的介面编号,而我可以取得这个介面编号,决定是否分享给你,对不对?”

“所以你就取得了我的介面编号!”康达拍腿道

酋长笑眯眯地说道:”接下来就简单了,你的介面编号虽然是伪装的身份,但是它在智脑上的记录可是确实的,我利用它追踪到你的位置。”

“你侵入了美洲的城市智脑?”康达讶道

酋长摸摸下巴,得意地笑道:”没必要吧!虽然那不算难到不可能,但少说也要花点时间,我可不认为你会坐在家里等我,所以我就把你列入了好友名单,邀请你对我开放你的定位资料。”

“我不记得我答应过的!”康达苦笑道

“当你收下那个小工具的时候,你就已经同意了,别忘记了,那东西可是个私人通讯工具,里面就有这个内定选项。”

“喔!”康达这才悟了,他把整个过程想了一遍,赞叹道:”真厉害啊,你骇进了我家,却完全没用到骇客技术,只凭着我的疏忽,一个小小的疏忽…唉~我必须承认,那时我是有点急切了…”

酋长拍拍他的背笑道:”骇客对战除了是技术的较量之外,对目标心理的掌握也很重要,你找了我那么久,除了在各个管道问我的消息之外,连凯萨琳都派去维也纳了,我再不能理解你的心态,那我岂不是笨蛋吗?”

康达点头不语,经过了酋长的分析,他才知道这次跟头栽得不冤,酋长的技术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了,他的攻击方式几乎跟目标的心理状态和使用习惯结合在一起,简直可称得上防不胜防,自己只不过答应了一件小事,却在瞬间输掉了整场棋局,不过这场较量虽然是酋长算计他,但还好他输掉了,酋长不只救了他,也帮他保住了黑麋鹿,黑麋鹿顺利回到他手上之后,他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也更感激酋长了。

康达又把自己最近的行动回想了一遍,摇头道:”我还是想不出哪里出过类似的小错,我这段时间跟人接触得很少,熟人中只跟华伦接触,也没交过新朋友…”

酋长问道:”你在华伦教授那边没见过其他人吗?除了你之外,他有帮其他人做过植入吗?”

康达立刻说道:”除了我之外,他还帮肯尼迪参议员那个老骗子做过植入,后来我没关心过他。”

小榕立刻开始细查肯尼迪参议员的资料,过了半晌,她沉声说道:”美洲政/府公布的植体受体名单上,没有肯尼迪参议员的名字,他也不在阿尔卡崔岛的受体名单中。”

“可能吧,他们应该不会把所有受体送到阿尔卡崔岛,毕竟有些人是社会上的名人。”康达不以为意地道

“那他去了哪里?成了漏网之鱼了吗?”小榕看了看酋长,给丁伟明发了通讯询问此事,丁伟明很讶异,又发通讯去问派去过外管处的廖明堂,过了一会儿他跟小榕说道:”这事奇了!廖明堂说肯尼迪参议员被外管处抓了起来,据说一直被关在外管处。”

小榕的眼睛一亮,追问道:“被关在外管处?外管处没把他交给美洲政/府吗?”

“外管处并没公布他们保护了这么一个人,这很可疑…很可疑…”丁伟明的语气显然有点沉重

但外管处有什么可疑之处却不好猜了,他们讨论了一番,酋长郑重地对康达说道:”问题大了,人在外管处的手上,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说他会想些什么呢?”

“你怀疑肯尼迪参议员跟整件事有关?”

酋长并不承认,他只是叹道:”难说,这只是一个很明确的怪异点…”他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说肯尼迪参议员是老骗子?”

康达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几个都是老相识,以前年轻的时候一起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肯尼迪那家伙靠着口才和家族背景,一步步的在政坛上开创了自己的天地,那家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什么谎话都敢说,我们帮他创造了各种机会,圆了无数的谎,扫除了各种障碍,这才把他推到现在的位置,他也私下赞助了不少活动经费,他叫我老地鼠,我管他叫老骗子。”

酋长却一点都不轻松,他正色问道:”他认识你和华伦教授?”

康达见他认真起来,收起笑脸说道:”几十年的老交情,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生意和交情都还是在的。”

小榕指着他道:”所以他很可能一见到华伦教授,就猜到他的秘密病人可能是你?”

被她这么一提,康达郑重地想了想,他拉长声音道:”这…非常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酋长立刻追问:”如果他知道你杀了华伦教授,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康达摇手道:”那家伙绝对不会帮华伦报仇,他不是那种人!”

酋长换个方向继续问:”如果他知道你想搞鬼,他会怎么做?”

康达眼睛一亮,叫道:”跟着一起捞钱!”

“只是捞钱吗?”酋长怀疑地问:”如果只是捞钱他绝对不可能举报你,甚至出卖你,他还可能会做些什么?”

康达怀疑地道:”他不可能是幕后主使的,他没这种能力。”

“或许吧,但他可能跟幕后主使有关系,或许是他引导幕后主使紧盯你。”

康达摇头道:”这不可能…他没这么厉害,不然也不会在政界浮浮沉沉的混这么久,老是要我们帮他擦屁股。”

酋长盯着他,缓缓地说道:”既然你对他这么有信心,而且你也是他的老朋友,那对他的追查就交给你了,他跟你一样是植体受害者,又是你的老朋友,你就把他的状况搞清楚,可以吧?”

康达其实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便道:”没问题,交给我吧,我保证一下子就把他的状况搞清楚。”他信心十足地笑道

躺在植体成长仪中修练的黎东调整好左腿的植体后,又开始找起了能量的源头,现在他知道这个能量源头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而需要一点技巧或思考。他想道:”这里的能量不可能无中生有,我的感知延伸到这里才能撷取这边的能量,所以这里的能量应该也是由感知传输过来,负责传输能量的感知在哪里呢?嗯!不管它在哪里,它一定跟这个图纹相连,但为什么我刚刚找不到呢?它是怎么隐藏起来的?”

黎东自己就是欺骗感知的专家,用起反欺骗的手段也很在行,但找了半天,这附近的感知虽然纷杂,但都很正常,这里修练的人多,感知纷杂是正常的。黎东还没发现什么问题,拉米就对他回报道:”主人!根据您的感应,您的四周有轻微感知扭曲的现象,请仔细观察。”

“原来如此!”黎东高兴地把感知钻入墙面,果然发现墙面内隐藏着一些如蛛丝般细微的感知,那些感知既细微,又能扭曲外来的感知,所以一般状况下很难发现。他沿着那些感知找,发现地面也隐藏着一个网状的感知脉络,正是那些那些感知网散发了能量。

黎东沿着那感知寻找上去,发现感知网沿着墙面往上,到了楼顶阳台处汇聚起来,聚起来的感知还是非常细小,就像是一条风中飘荡的蛛丝一样,如果不是黎东的感知比较特别,又刻意去观察,肯定没办法发现这些会扭曲感知的细丝。

那丝感知细丝向天空延伸而上,黎东的感知沿着细丝追了上去,这一去也不知道上升了多远,这期间黎东的左腿也有了能量感应,黎东分心把左腿接上大循环,感知又继续往上急追,他一开始上升得很快,但随着感知拉长,感应越来越艰难,上升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那感觉就像修练感知扩增一样,他的感知抖动个不停,渐渐失去感应能力,最后他仿佛冲入了一个散发着无穷光明的殿堂,在那明亮又强大的光芒照耀下,他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黎东发现自己走在充满金色光芒的野地上,到处都开满了明媚的金光花朵,仿佛是一颗颗停留在地面的星星,天空是开朗的碧蓝色,就像他之前看到的那个蓝色的星球一样,黎东心中一跳,金色的光芒跟蓝色的天空,跟他看到的那个星球之门的图案重合了起来。

黎东站在散放着金色光芒的野地上发了一阵呆,忍不住弯腰下想去碰触那些光芒花朵,他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也变成了一团光芒,他吓了一跳,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发现双脚光芒的颜色黯淡,就像两条漆黑的锈铁柱,显得死气沉沉的,而自己的双手和身体都散放着金光,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双手。

他的手掌变成了一团光芒,上面没有皮肤肌肉的痕迹,在明亮的光芒中,手掌和手臂上都有一点点极细的斑痕,那斑痕并不暗沉,只是光芒的颜色略淡而已,但这种斑痕数量很多,所以看起来就很明显,黎东好奇地打量这些斑痕,发现它们会慢慢的游动,这种斑痕双手都有,甚至他的身体也有,至于双脚由于斑痕太多,让双脚整个黯淡无光,反而看不出斑痕来。

黎东上下打量自己的时候,一个声音说道:”你居然来了。”

黎东抬头,只见一个光芒人形浮在他的身前,他忍不住问道:”我吗?”

那人形充满了光芒,黎东其实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人形盯着自己。过了半晌,那人形说道:”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你是不可能恢复的,难道你以为这样可以抗拒法则的力量?还是你打算继续残害一个善良的灵魂,让他变成像你一样的妖怪,用这样的恶行来增加自己的罪孽?”

黎东目瞪口呆,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好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人形不理黎东,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他是我的人,我不喜欢你这种行为,虽然我怜悯你的遭遇,但并不表示你可以在我的领域为恶,我忍耐你已经够久的了,这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如果你还不知悔改,你就会尝到我的怒火!”

黎东楞在那里,左看右看,都没看到其他人,他楞楞地盯着那个光芒人形,那光芒人形似乎在等他回应,但黎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只好说道:”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滚!”那人形一挥手,一道刺眼的青白色电光打入黎东的光芒躯体,黎东只觉得一股剧烈的刺痛从电光击中处散了出来,他忍不住大声惨叫,那痛苦如此剧烈,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以致于他根本不知道同时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和他一同惨叫。

在人类潜能研究所,丁伟明闭目坐在植体成长仪前,植体成长仪正在模拟黎东的基因变化,丁伟明等着要看到最后的模拟结果。他有点烦,自从他的四个分体合而为一之后,他是变得强大了,但可以支配的时间却变少了,他每天忙来忙去,满世界乱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有四个分体可以分头办事,虽然他现在在全世界的每个地方都能用最高的效率修练,但这种忙碌的感觉还是不太好,他也想清闲一下,和老朋友聊聊天喝点小酒,松弛一下转个不停的脑袋,但是最近的事情真多,一桩桩扑面而来,几乎让他应接不暇。

当他正想着如何对付那个麻烦的植体骇客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感知降临,黎东惨叫一声,只听”碰”的一声,植体成长仪爆了开来,成长仪的智脑当机,推演到一半的结果也化为乌有,丁伟明跳了起来叫道:”搞什么啊?”

只见黎东不断的抽搐,一道青白色的电光从他身上射了出来,穿透了植体成长仪,然后又缩了回去,又从另一个地方射出去,那电光在黎东身上来回肆虐,每一下都让黎东非常痛苦,但电光穿过之处却没有任何异样产生,就像那电光不存在似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丁伟明讶道,他听过这种电光,据说在李锦结婴的时候也出现过,但黎东距离结婴应该还早得很,他连金丹都还没练出来,怎么会有这种异象呢?而且这电光似乎给他带来无穷痛苦,让他痛得不断哀嚎,全身也抽搐个不停,这跟他听到的状况完全不同。

丁伟明望着那道电光束手无策,他甚至被电光扫过,但他完全没有感觉,那电光恍若无物地穿过他,连他的感知都没察觉到异常,只有黎东哀叫个不停。

研究室中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洞,爱丽丝和廖明堂穿了出来,爱丽丝一面封闭那个黑色的洞口,一面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植体成长仪怎么坏了?”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爆开了!”丁伟明叫道

“那怎么办?如果坏得太厉害,地球又没有适当的零件,我们可能修不好它。”

“那有什么办法呢?先来看看黎东是怎么回事吧!他好像很痛苦。”

爱丽丝跑了过来,这时的青白色的电光已经发威得差不多了,长长的电光分解成许多细小的电光,像一条条青白色的小虫子在他的身周旋转缭绕,把黎东电得浑身颤抖,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爱丽丝焦急地问,一面试着隔离植体成长仪,她关闭了成长仪的电源,但黎东身上的电光还是流转个不停。

“你问我我问谁呢?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

“跟植体成长仪坏掉有关吗?”

“我也不知道,成长仪好像是被他弄坏的…”

爱丽丝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抱怨道:”早说过别让他在里面修练。”

“你说可以承受得住的!”丁伟明也抱怨道,他走了过去,把黎东从成长仪中拖了出来,爱丽丝连忙要他小心,丁伟明苦笑道:”别担心,这电光只会对付他。”他把浑身电光的黎东放在地毯上,黎东仍然抽搐个不停,但已经叫不出来了。

丁伟明看着他,沉声对爱丽丝道:”这是感知面的打击,并不是真正的电光,成长仪坏掉的应该是黎东原本运行的能量爆发的结果,你检查看看吧。”

爱丽丝点点头,她打开成长仪,发现能量破坏的痕迹,摇头问道:”机板烧掉了,我得把机器拆开来详细检查,才知道能不能修,二号怎样?不要紧吧?我还有急事等着他去办呢!”

“不知道,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事,但…谁知道呢?”丁伟明叹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