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寻迹

听书 - 植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黎东发呆了一阵,一个机械声音突然说道:”这是一种治疗,星趋向专注于一件事,我让他一面学习一面分心处理其他事情,一开始效果很差,但现在好一点了,这种训练还要做好一阵子。”

黎东转头过来,发现是那个机器人跟他说话,他连忙说道:”非常感谢!麻烦您了。”

那机器人两手一摊道:”没什么,是小安叫我做的,反正这也是实验的一部份。”

“他就是星的父亲。”丁伟明的声音说道,黎东看向他,发现丁伟明正跟赛佛介绍自己。

“星没什么问题吧?”黎东急忙问道

丁伟明瞪着眼道:”你还希望他有什么问题?”

黎东不敢乱说话,只好对着丁伟明苦笑,丁伟明不再理他,转头对在视觉介面上指指点点,似乎正在查阅文件的赛佛说道:”怎样?还不够吸引你吗?”

赛佛叹了一口气:”你这边的研究很不错,但是…”

“那加上这个呢?”丁伟明拉着赛佛去触摸一个机器,他们的手在机器内部搅动,赛佛一开始不明白丁伟明的目的,过了几秒,他的浓眉皱了起来,一脸深思的表情。过了几分钟后,赛佛摇头道:”很吸引人,但我的计划还没…”

“你那个破烂计划再做下去有什么意义?弄一大堆生化人出来把这个世界打烂?算了吧?你看看这个…”丁伟明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凑到赛佛的鼻端,赛佛闻了一下,赶紧把头往后仰,骂道:”吗啡衍生物,你这是干什么?”

丁伟明笑嘻嘻地道:”没有成瘾危险的制剂,但有解离感知的效果,你想试试吗?”

赛佛瞪着那颗小小的药丸,赶紧摇头说道:”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你的手下不需要?”丁伟明怀疑地问

“不了!谢谢!”赛佛连连摇手。

丁伟明收起了药丸,沉着脸说道:”赛佛啊!我好说歹说的,你都不给面子,咱们是老交情了,可别逼我出绝招啊!”

赛佛苦笑道:”老丁啊,你这里真的很棒啊,但我的研究进行到一半,实在丢不下啊!”

丁伟明摆摆手道:”废话少说,撑得过我最后一招我就不烦你!”他转头对黎东说道:”给他来一记狠的,你不是要修练吗?把他给我吸干!”

“大师,这…?”黎东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丁伟明指着星说道:”我是为了你儿子要把这个智脑专家留下来的,你不动手人家就走了喔~”

黎东立刻转过头,对赛佛说道:”对不起了,大人,得罪了!”他一个混乱冲击撞了过去,赛佛毫无防备,顿时被他打了个跟头。

“唉呀!搞什么鬼?”赛佛捂着头,晕眩地坐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的,整个世界都绕着他转个不停。

丁伟明蹲下来拍拍他道:”这只是开始,好好享受吧,别忘记修练你的感知啊,过了这一关,如果你还想走,那你就请便吧。”

他跟黎东说道:”照老规矩,你吸到满就放他去修练,等你这波练够了,再把感知还给他。”黎东的修练一向是感知和能量交错前进,能量修练完毕后,就必须把所有混乱感知转回正常感知来修练感知,自然先得把所有无特性感知释放掉。

黎东一面吸取解离的无特性感知,一面跟丁伟明说道:”丁大师,我要跟您请教腿部的循环路线。”

丁伟明讶道:”怎么?你不是不能练吗?”

“只要小心的调整植体的条件,循环还是有机会生效的,我现在左右手的循环都可以产生效果。”

“喔?”丁伟明惊讶极了,他楞了几秒,突然叫道:”快!快把这家伙吸干,我们快去试试。”

“是!”黎东又加快了混乱化的速度。

过了许久,丁伟明指挥着黎东把陷入昏迷的赛佛抬入学习室,领着他上楼,黎东有点担心地问道:”大师,赛佛大人这样没关系吗?”

丁伟明笑眯眯地道:”没关系的!让他吃点苦头,他才知道他搞自闭的这几年损失了些什么东西。”

这次两人没到顶楼的修练区,而是搭着电梯回到人类潜能研究所,廖明堂和爱丽丝已经不见了,丁伟明也不找他们,让黎东进入成长仪躺下,开始记录他的植体数据,等机器安排好,丁伟明仔细地检查黎东的手部循环,确认双手的循环都正常发挥功能,他高兴地点点头,开始指导黎东的腿部循环,黎东经过一番练习在右腿完成循环,果然没有任何效果,黎东便让拉米照之前修练的经验调整植体。

“右腿植体模式调整中,预计十五分钟内完成。”拉米尽责地回报道

黎东把状况回报给丁伟明,丁伟明点点头道:”好!趁这个时间,我教你一点有趣的东西,看你的运气如何。”

在丁伟明的指点下,黎东把感知拉长,伸入了顶楼的修练区,汲取到大量的能量,这些能量在黎东体内循环,不断的洗链他的身体和感知,但却没让他的身体像上次那样产生灼热感。黎东原以为丁伟明只是指点他来这里吸取能量,没想到丁伟明继续说道:”你感应一下这里的能量流动,试着去寻找能量的源头,如果你有本事找到,就求那源头给你一点奖励。”

黎东有点讶异,他还真的没有想过丁伟明这个修练区的能量源头是什么,如果真的有,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可以源源不绝地提供如此庞大的修练能量?难道它是一个人嘛?不然自己该如何向它要求奖励?

他定下心来,细细的体察这片修练区,发现大量的能量都是从地上的网状图纹散放出来的,他从来没去注意这个图纹的意义,此刻一关注,竟然是个网格状的圆球,看起来就像是加上了经纬线的地球,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黎东沿着那些线条在圆球上一吋吋的寻找,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只觉得这些线条上冒出来的能量非常均匀,没有能量流动的感觉,反而像是每一吋线条都是涌出能量的源头,但这些能量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黎东找了一阵,没办法在网格图案上找到什么线索,这时他的右腿循环渐渐发生效果,黎东连忙收敛心神,依照丁伟明的指点,把右腿的循环加入大循环中,果然,他全身的能量循环强度又提升了一些,右腿的热度也开始提升起来。

一直注意着植体数值的丁伟明跳了起来,他问道:”有反应了吗?”

“可以吸入能量了,我把右腿接上了循环。”

“好!好!”丁伟明大喜,他操纵着植体成长仪开始记录分析这些数据,黎东又道:”爱丽丝告诉我,数据显示修练会降低我的基因乖离率,之前她量到的乖离率从三点四降到三点一。”

“嗯!嗯!”丁伟明点点头,喜道:”现在的乖离率已经略低于三点一了,你继续努力吧,试着把左腿也调整好。”

“是!”黎东把左腿的循环完成,命令拉米继续调整左腿的植体,他又分心去修练区寻找”能量源头”。

丁伟明看了看黎东的状况,又检查了植体成长仪模拟黎东基因变化的进度,发现自己有点无所事事,但他不想离开,便激发了一个通讯,他孙女丁庆榕的声音响起问道:”什么事啊?正忙呢!”

“蜜罐有反应吗?”

“没有,对方很谨慎,我和酋长钓了他们几次,他们都没有上钩,我们放出去的足迹记录器都没有可疑的资料,对方应该知道我们会追踪他们,可能进入下潜状态,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人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群体,很可能跟美洲政/府有关。”

“跟美洲政/府有关?”丁伟明讶道

“是啊!他们看似跟美洲政/府毫无联系,但美洲调查局却直接出手抓捕坐牛,这岂不是说明两者的关系吗?他们的沟通可能是物理层面的,不透过智脑网络。”

丁伟明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状况还真是糟透了,他沉声问道:”这种事不能靠推测,得要有真凭实据才行,不然他们不可能承认的。”

“我知道啊!根据我手上的资料研判,这次行动或许是美洲政/府针对俄罗斯政/府的一次经济反击,他们试图靠经济方面的压力迟滞俄罗斯政/府的军事压力。”

“俄罗斯那边这次的受损很重?”

丁庆榕叹道:”全世界最重的,除了一些烟幕之外,对方几乎把压力都压在那里,这次股市重挫,至少打掉了俄罗斯30%的GDP,实际的损失还很难估计。”

“这么严重?”丁伟明讶道

“现在俄罗斯政/府几乎陷入瘫痪,还没人出来设法解决这个问题,灾难也一时没有爆发出来,但盖在底下的事实一旦被掀出来,俄罗斯的经济信心恐怕会受到重挫,到时就会有一波衰退出现,在核弹威胁之下,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沽空俄罗斯经济了,到时他们肯定乐得落井下石。”

“这件事要找人盯着,朱可夫可能暂时还回不去。”

“他回去也无济于事吧,要扭转这个局势,需要一大笔钱呢!我请北悦子和冰儿帮忙盯着这件事,经济方面她们比我强多了,能找到的资源也比较多。”

“好!”丁伟明确认了此事,又继续问道:”坐牛那边的追踪有结果了吗?”

丁庆榕答道:”酋长找到了一些痕迹,知道对方确实伪装成坐牛的人一起在攻击当天套利,而且下手比坐牛狠多了,很多国家都受到损害,但他们使用的帐号数量很多,分布又相当分散,帐号间有互相交错掩护的状况,我们很难进行追查,各国的银行体系都不可能开放给我们进去详查,但坐牛可以确定那些帐号跟他无关。”

“那就算了吧,不要引起额外的麻烦,我想…以对方表现出来的能力,我们就算取得帐号资料,用处也不大,这几天下来,他应该把钱洗得差不多了。”

“我也这么认为,要真追到他,除非破入骨干网络,取出骨干网络智脑留存的加密操作备份。”

丁伟明想了想:”除了蜜罐之外,你还想到什么追查方式吗?”

丁庆榕笑道:”没办法了,如果对方不动,我们根本追查不到他,他利用坐牛做掩护,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在最后阶段又把坐牛抛出去当诱饵,行动相当准确犀利,我们过滤了世界知名的骇客,没有任何符合条件的,所以我才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团体。”她顿了顿,又道:”如果他们没有政治目的,那他们做了这些事,一定有些特定的目的,酋长说他会去关注布达佩斯黑市的交易状况和新增的帐户资料,他在那边有些关系,花点钱就能弄到内线消息。”

丁伟明赞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路子,你们继续关注吧。”他顿了顿,问道:”有李锦的消息吗?”

“没有,那个笨蛋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丁庆榕忿忿地抱怨道

丁伟明安慰她道:”他不知道去了宇宙的哪个角落,只怕联络也不怎么方便吧,你别太介意,如果有他的消息也跟我说一下。”

“知道了…”丁庆榕显得有点情绪低落。

丁庆榕切了通讯,注意力回到康达身上,她正和酋长跟康达谈话,这阵子他们合力追踪陷害康达的幕后黑手,但效果不好,在很多地方都卡住了,对方显然靠着美洲骨干网络的安全功能阻止了他们的追查,这显示对方的行动能力很强,思维也很细密,不只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而且还能有效运用对他有利的一切资源。

酋长又把线索研究了一遍,揉着太阳穴坐在康达身边叹道:”状况好像卡住了,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康达一直苦思自己逃亡的过程,但他自觉自己所有事都做得很隐密,被追踪时也甩开了猎人,实在想不起在那个环节出了错。

酋长见他没有想到线索,叹道:”你被人出卖了,出卖你的人跟整件事情背后的推手一定有关系,至少他对你了如指掌,能把你的意图和反应猜测得如此透彻,你知道有谁符合这个条件吗?”

经过了充分的休息之后,康达的心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他本来以为自己是渔翁,想趁着世界大乱时夺取大量的财富,好去实现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自己的计划早就被人破解,那人利用他吸引注意力,不只执行了更加复杂的计划,夺取了超乎他想像的财富,还在事情曝光之后,把他当作诱饵抛了出去,试图迷惑那些追查的人。

那人的计划成功了,美洲政/府正尽全力以”恐怖份子”的名义追缉知名的网络骇客坐牛,但康达知道那些事跟自己无关,酋长他们把他骗了出来,让他不用背上黑锅,还救出了黑麋鹿,这份恩情可不小呢!

康达尝到了大失败的滋味,但他却没有颓丧,现在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因为他至少弄到一些钱,虽然还赶不上他原来的目标,但也多少可以做点事。在他的计划中,他要利用这笔钱来影响附近的几个国家的政局和决策,靠着衍生的获利来做一些他想做的事。事情如果顺利,或许他可以保留几个古老的非洲部落,让人类的一些古老文明获得记录和传承。

但这笔钱现在可烫手的很,康达不敢动用,幸好酋长也没跟他问过这笔钱的事,他想必知道康达弄到钱了,但他似乎压根不在乎这些钱,只是专注着想要追出那个耍弄康达的幕后黑手。在这件事康达倒是很乐意配合,开玩笑,他坐牛在黑暗网络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这次居然在不知不觉间给人当枪使了一回,这笑话要是传出去,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康达可比酋长更恨那个阴险的家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