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燕云大桥(求收藏求推荐)

听书 - 序列玩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跨江大桥又堵了,作为燕云主要的交通要道,堵车虽是家常便饭,可这长达数公里的车流停滞在桥面上,也太过夸张了。

不少被堵着的上班族急的龇牙咧嘴。

骑着破旧自行车的李长河,看着前面的车流,不由皱了皱眉眉头。最后沉思道:“元芳,你怎么看?”

一旁,豪车上的恬静漂亮的女孩横了他一眼樱色的嘴唇轻启:“我看今天我们班的全勤得扣两分啊。”

“哼!”李长河傲然一笑:“我有一计,可保全勤!”

“那么,狗儿蛋,代价...是什么呢?”女孩轻笑问。

“那得看你是在豪车里堵车等迟到,还是坐我自行车后面飞驰人生拿到全勤呢?”李长河继续傲然一笑。并在比自己年龄还大的自行车上拍了拍。

女孩趴在车窗上,下巴枕着白嫩的手臂,歪头轻笑:“我是宁在豪车里哭,也不再自行车上笑的女生哦。”

“这梗也太老了!”李长河挑眉。

“不....以我多年被你套路的经验来看。等我我下车后,你一定会骑车就走,气的我追着你跑到学校!你还会美曰其名的说是锻炼身体。”女孩轻哼。

“切!被发现了吗?当年追在我身后的小丫头也变聪明了....”李长河叹息说。露出一副落寞的表情,微微颔首露出新房四十五度的姿势。

“那就告辞了。”李长河看了眼女孩身边的司机。

脚下的自行车猛地运转起来,在拥堵的马路上留下一个转瞬即逝的身影。能难想象这是一辆自行车所能爆发的速度。

豪车司机看着直吸凉气。

女孩摇头笑说:“他就这幅德行,别在意。”

司机问:“我还以为...这小伙子和你这种条件的女孩是没有交集的呢。”

“那队长,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萧楠笑问。却不知为何称自己的司机为队长。

豪车司机回忆了一下李长河的身上衣着摇头说:“他的长相倒是挺秀气,但条件应该不是很好,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很便宜的地摊货,骑着的自行车更是比他年龄还要大吧。”

“嗯,差不多吧。”萧楠看着前面堵着的车流说:“和他认识很久了,这人性格很跳,朋友不多。除了和他同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同伴外,就是我了....他帮过我很多次。”

“我还以为他是上来搭讪的呢。队长我啊,还想着给你参考参考呢。”司机笑道。

“参考就不必了,我……他是担心,或者警惕吧。”

“警惕什么?”司机一愣,反应过来:“警惕...我?”

萧楠点头说:“他这人嘴上不说什么好话,但对朋友还是很照顾的。最近燕云‘事件’比较多,他也有些担心吧。看到我的司机换了一位,他估计就是来试探的。我刚刚要是表现出被挟持的异样,他也许就要砸车救人了。”

司机脸色微变:“怪不得这小子看了我好几眼,让你下车和他一起走估计也是试探吧?心思居然如此缜密,他真只有十八岁?他难道也是‘玩家’?”

“应该不是...”

....

另一边,李长河骑着自行车穿过拥挤的大桥。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交通堵塞了。

不是车祸。而是在大桥上跳...桥了?

即便遗体被带走,但留在地上的一大滩炸裂般的血迹无不表示,这是一场高空坠亡案件。

可这...李长河抬头,只看到大桥上的斜拉钢杆。最近的桥架也在五十米外,这人是怎么从大桥上跳楼的?或者说是怎么跳到这里来的?

而且地上还有一些羽毛,被粘黏在路面上,清理现场的警员们连这个都不放过,一根根慎重的放进自封袋中。

话说遇害者还带着宠物跳楼吗?不然哪来这么多羽毛?

而警员们也太过尽职了。李长河不由纳闷,有的羽毛上还沾着鸟屎呢,这能找出什么线索?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他呢喃着。

最近的燕云很不太平。

先是出租屋内女大学生失踪案,又是心理医生被害案,最后连郊区废弃工厂也忽然变成了一个诡异的大坑。

每次现场都是警察和一群黑衣人员调查考证。至今也没给出什么结果,最多是让市民们尽量少出门。

说是有变态杀人犯来到了燕云。

这也是李长河去和萧楠搭话的原因,那个司机太眼生了。小心点为好。打小就在就在孤儿院中培养出来的多疑,让他不辞辛苦的追上豪车说了一堆屁话。

李长河见警察们清理现场快结束了,开始逐渐恢复交通。就用手机给萧楠发了句语音:“皇城之路已开,今日紫禁之巅,不见不散!”

提醒她前路畅通。

却忽然间感受到一股寒意降临,李长河哆嗦一下,下意识抬头看了眼,一个黑色的身影在高耸的桥架上穿梭而过。

“这是.....眼花了吗?”李长河定睛一看,却没有什么异常。也不在意,揉揉眼睛就骑车而走。

本以为这就是一场普通的事故,李长河也没放到心上。

直到...放学时。

“狗儿蛋,晚上回去小心点!那个杀人犯又出手了。就在一桥那一块。”有人皱眉说:“要不晚上去我那住,不用过桥。”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何峰,两人都是同一家孤儿院出来的...院友。

在离开孤儿院后,两人互相扶持打拼。

总算是进入了同一家学院并且顺利的升到高中。

何峰还好,为人坦荡,特别是在女生中名气不错。在男生中除去那些妒忌他的,都和他说的来。

李长河就抓瞎了。

问一个唐代贞观历史类的题目。他能把李二怎么玄武之变抢老婆,讲到怎么被儿子李治抢老婆,说的绘声绘色。听得男学生们直流口水,让历史老师巴不得劈开他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个二胖。

问一个直流电和交流电的问题。他能把爱迪生和特斯拉的爱恨情仇说个三十分钟,最后得出两人相爱相杀的诡异结论。让物理课老师巴不得给他也通个电!

....

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能扯淡,是个很聪明却又很难让人适应的家伙。这是老师们对李长河的统一看法。

扯远了,回到现在。

何峰皱眉说:“今天一桥的事情知道不?”

“看到了,有人想不开嘛。”

“不...是他杀!大桥上往哪跳楼啊?总不是爬到桥架上吧?”何峰咧嘴说:“我就住警局边上,有熟人告诉我的。死者摔死后还在遭受伤害,眼珠都没了,内脏也被掏空,反正手法十分凶残!按照警局老哥说的,一桥那一块到郊区都是犯人活动范围。你可小心了。要是有人跟着你,立刻跑,安全了再报警。要不晚上睡我那?不用过桥。”

“哼,他能看得到我的车尾灯?”李长河也知道何峰不是开玩笑,难得认真的说:“我是体育特招生啊。给我辆自行车,我能秀到他头皮发麻!你自己小心就是。”

这不是假话,李长河成绩还行,但要进入这所学院远远不够,于是他走的是体育特招生路子。体能很好,没少帮学校拿奖牌。

人送外号骑乘A

要是那犯人盯上李长河,估计还真看不到他的车尾灯。话说他那破车也没车尾灯来着。

“况且,我一没钱,二没权。杀我干嘛?”李长河淡笑:“他要劫色,那我就不说什么了。美丽即是原罪!若帅是一种罪过,我便是罪孽滔天。”

何峰皱眉半响,寻思着那杀人犯估计不会找这脑子有坑的家伙。只好摆手说:“反正你收拾好后,早点回去。”

“放心!”李长河不在意的回应着。

却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后悔万分。

夜间的燕云还是挺漂亮的,就像是平时不爱打扮的女孩终于穿上那绚丽的衣装,璀璨的灯火让人浮想连连。

李长河却没什么心思欣赏夜间了,脚下不停,自行车在大桥上飞速穿越着。冷汗却是渐渐渗出。他已经在大桥上骑了半个小时了。

在确保自行车不散架的情况下,他的最快速度是60码,得益于他体育特长生的身体素质,他可以维持这种速度二十分钟。

而跨江大桥全长也就六公里左右,李长河却是怎么骑也骑不到。

一开始他也不在意,直到身边的车流越来越少,到最后一辆车也看不到的时候。他才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跨江大桥是燕云的交通要道,每天起码有十几万市民要经过这里上下班的。即便是半夜,这里也不该空旷才是。

发现不对的李长河牟足了颈开始冲刺,而景色却丝毫没有变化,明亮的路灯衔接如通天大道,而大道上只有李长河独自一人。

李长河回头看了眼,高高的桥架还屹立在他不远处。上面灯光耀眼仿佛擎天巨人。

明明记得自己是在过了桥架后加速的啊。二十多分钟的加速都没摆脱,这桥架是长了脚吗?

李长河又看看四周,这里...就是上午堵车的源头。那位跳楼者的发现现场。

想起上午那阵阴冷的感觉,以及那道转瞬即逝诡异黑影。

李长河阴着脸,从书包中拿出一瓶矿泉水,看都不看丢下桥延。

几秒过后。

“啪!”明明丢下大桥的矿泉水瓶,却在不远处坠落炸裂。

正好是上午那位受害者的位置!

“果然啊,我就说人是怎么摔死在桥面上的。看来我刚刚要是想跳桥逃生的话,会摔成人饼。”李长河呢喃着。

看着破碎的矿泉水瓶,他知道,不出意外,他明天也得躺在那了。

“那丫头又得堵车了,可惜,明天就没人问她要不要带她一程了。”李长河的心渐渐下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