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可真是一个善良的魔头

听书 - 武极魔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上一世,王强自幼便生活在天魔宗中,与无数魔头为伴,魔性凛然,进境迅猛,短短万年便已经达到魔道极致,被人尊为武极魔尊。

但最后还是没有渡过九九天劫,只能兵解转世。

他也直到转世的前一刻才明白,自己虽然进境迅猛,堪称魔道近百万年开最杰出的天骄,但却因为未历红尘,窥不破最为关键的那一丝人性。

世间万物,自有其法。

神魔鬼妖,皆自人中来。

这人并非单指人族,而是人世间的万丈红尘,是凡俗里的七情六欲,是人伦纲常。

他身为魔尊,从来没有到红尘了走上这么一遭,自然不通人性,想要度过天劫便是千难万难。

“转世之后,修为尽废,唯一留下的就是这道印记。”

王强伸出右手,掌心之中有血色莲花一闪而逝。

这是他陨落之前,以大法力凝聚成的心莲。

心莲上的血色代表的便是魔性,血莲十瓣便意味着他如前世一样,仍然魔性十足,不通半分人性。

这一世如果想要平稳度过天劫,却是不能再走以前的老路子了。

修行之余,红尘炼心也是关键。

转世之后区区二十年的经历,和曾身为魔尊的九万年经历比起来就犹如落入大海中的一滴水,还是薄弱了些。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眼下还是要尽快凝聚出第一缕血神真元,重新修行【血神经】才行。”

“可惜转世后的身体还是太弱了一些,气血匮乏,强行凝聚血神真元,也只会令身体亏空,得不偿失,最好是能找到一些上好血食来辅助修行”

“但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王强掏出手机拨通了赵莹的电话。

三年前,母亲重病,急需一百万医疗费救命,而赵莹正面临着和杨家二公子联姻的局面。

机缘巧合之下,他和赵莹签下合约,母亲的医疗费用由赵莹负担,而他则入赘赵家,替赵莹争取三年时间摆脱家族控制。

这才有了后来的天元地产。

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三年前签下的合约截止今日就彻底到期了。

是时候和赵莹离婚,和赵家做个了断了。

堂堂武极魔尊,可从来没有给人当狗的习惯。

“嘟…嘟…嘟……”

手机中传来一阵忙音。

无人接听?

王强眉头微皱。

以她对赵莹的了解,赵莹的电话从来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根本不可能出现打不通的情况。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强拽掉受伤的吊针,转身就朝病房外面走去。

电话打不通,他就去找赵莹本人。

无论如何,今天这个婚他都离定了。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湖畔小区别墅区附近,王强穿着一身病号服从上面走了下来。

赵家在这里别墅上下三层,占地三百多平方米,精装修,放在整个青州市也是价值七八百万的高档住宅。

但是这别墅却并非是王强老丈人他们自己买的,而是洛京赵氏在青州市置办的产业。

就连赵莹掌管的天元地产,洛京赵氏也占据了六成以上的股份,甚至就连董事会中的席位,也基本都被洛京赵氏的族老叔伯所占据。

说白了,王强的老丈人赵长河在整个赵家中根本就不受宠,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边缘人。

三年前赵莹拒绝和杨家联姻嫁给王强之后,她们一家人更是被发配到了青州市这种地方。

“吱!”

别墅的大门被推开,王强从外面走了进来。

玄关处一片杂乱,鞋子,包包扔的到处都是,不过这里面并没有赵莹的鞋子和包包。

客厅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斜躺在沙发上,上身一件单薄的不能再单薄的低胸衬衣,露出一片白腻,下身一件牛仔热裤包裹着浑圆的臀部,两条大白腿相互交错。

这少女正是王强的小姨子,昨天将王强当狗一般拴在门外的赵雅。

“你姐呢?”

王强目光只是微微一瞥,就恢复了淡然。

身为魔尊,他什么样的绝色没有见过,落在他手里的魔女、妖女,仙子更是不知几何。

世俗皮囊在他眼中早就已经如同枯骨。

不过她这小姨子体质异于常人,放在魔修眼中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份不错的血食。

“我姐?”

沙发上的少女了冷笑一声,眼神中带着明显的嫌恶,“这是你一个废婿该问的问题吗?”

“你这是不准备说了?”

王强眼中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猩红色光芒,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在【血神经】没有入门之前,魔道中有那些手段可以施展。

“想让我说也可以!”

赵雅眼珠子咕噜噜一转,转身进了卫生间,隔了几分钟拿着一个纸杯走了出来,里面盛满了淡黄色的液体。

一股颇为刺鼻的尿骚味从杯子中传了出来。

“喝了它,我就告诉你我姐去哪了!”

赵雅将纸杯推到了王强面前,面露戏谑,同时拿出手机准备开始录像。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王强笑了笑伸手拿起纸杯。

赵雅眼神中闪过一丝丝兴奋之色,连忙开启录像模式。

她都已经想好了,等会就将视频传到几个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上,让所有人都看看王强到底有多废!

对了,这个视频到时候再传给王强她那个穷鬼妈一份,让她向自己的儿子学习一下要怎么喝尿。

一念至此,赵雅的嘴角都忍不住扬了起来。

“其实我觉得还有更好的玩法。”

就在这时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几根犹如钢铁铸就的手指猛然扣赵雅的下颚,极为粗暴的掰开了她的嘴。

王强手中的纸杯对准了赵雅嘴,缓缓倾斜,淡黄色的液体化作一条细长的水线裸土赵雅口中。

“呜呜呜呜……”

顿时间,赵雅双眼暴突,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声,手脚并用死命挣扎。

可惜却根本无法对王强造成半分影响,王强甚至于还有精力引动自身气血不断刺激赵雅吞咽,以防这杯中的东西从赵雅嘴里溢了出来。

几分钟后,王强放下杯子,将赵雅扔到沙发上,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东西已经喝完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姐去哪了吗?”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赵雅一落地,便如同疯了一杆朝着王强扑了过来,鼻涕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他是赵家贵女,家世不凡,本身又生的标志,不管走到哪身边都时刻跟着一群舔狗,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过?

更何况给他强行灌尿的还是一直都没被他放在眼里的楚江。

区区一个废婿,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这一刻,耻辱、愤怒、恶心……重重情绪一同涌了上来。

此时的赵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楚江这个废物。

“看来你是想食言了,这样不好,我很不喜欢。”

楚江看着扑上来的赵雅叹息着摇了摇头,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甩了上去。

“啪!”

赵雅整个人都被扇倒在地上,唇角开裂,左半边耳朵更是嗡嗡作响,脸上迅速浮现出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来。

赵雅呆住了。

她平日里是是飞扬跋扈、无法无天惯了,可脑子却没什么问题。

王强这一巴掌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将她的满腔怒火都彻底扑灭了。

此时的王强和平日里唯唯诺诺的王强根本就是判若两人,身上透露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魔性,令人不由的心生畏惧。

而且家里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王强如果起了歹心,她根本无力反抗。

爸,妈,你们在哪?

赵雅心底发出了绝望的呐喊,看向王强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现在说说可以你姐去哪了吗?”

王强蹲下身子,一手轻轻拂过赵雅肿起来的左脸,声音也极尽温柔之意。

“凤求凰,和盛的张经理约我姐去凤求凰谈合作。”赵雅此时都已经快被吓尿了。

王强自打破胎中之迷,觉醒前世记忆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再是赵家废婿了。

而是曾经纵横北斗星域九万年的武极魔尊。

那种已经深入骨髓的魔性,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的。

即便此时他还是一个没有开始修行的普通人,这种有意无意间泄露出来的魔性仍然不是一个被惯坏了富家小姐能够承受住的。

“和盛的张经理吗?”王强起身自言自语道。

他记得这个人,青州市几大龙头企业之一,和盛集团的一个中层领导。

一直对赵莹心怀不轨,恐怕合作是假,想办法耍手段将赵莹骗到手才是真。

王强瞬间就猜到了这个张经理意图。

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他也懒得搭理。

他和林莹签下的合约已经到期,这些事情已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恢复自由之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知道赵莹在什么地方后,他也该走了。

王强扔下赵雅朝着外面走去,赵雅心中顿时一松。

“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就忘了!”

王强还没走出两步突然就折了回来,赵雅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惨白。

她该不是想要杀人灭口吧!

正想着,一根狗绳就套在了她的脖子上,正是昨天套在王强脖子上的那根狗绳。

“来,把这个指纹换一下,免得等会你自己跑了。”

几分钟之后,别墅外面的露天区,狗绳的另一头绑在了篱笆墙上。

将头埋在地上的赵雅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在院子的另一头,赵雅的手机已经在某鱼开起了直播。

看着眼前这一幕,王强不由得感叹起来。

“兵解转世之后,本尊果然善良了好多。”

“放在以前,像这种血食本尊怎么可能会放过,到时候血液用来辅助修行,身体练成尸傀,灵魂铸造魔器……”

“没想到我武极魔尊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善良的魔头,或许这就是本尊前世求而不得的人性吧!”

王强满心唏嘘的出了小区,搭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凤求凰。

而就在他前脚刚刚离开的时候,丈母娘开着她那辆红色小mini回来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