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无敌邪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深夜时分。

桌上摆放着一盏烛火。

豆大的烛火自从点着以后便摇曳不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

烛火旁则有一个木盒,一个似乎即将腐朽的椭圆形木盒。

木盒在桌上摆放了不知多少个年头,并且自从摆放的那一刻起便从未有人移动过。

木盒上布满了灰尘和蛛网,因而使得它看起来老旧而又斑驳,特别是被苏然抬起手肘清理掉表面的灰尘以及蛛网的那一刻,他甚至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霉臭味。

木盒想是因为在桌上摆放了太久而都没有移动过的缘故,又或者是其本身材质的确有些特殊,因而与桌面紧紧粘在了一起,甚至可以说它们已经彻底融为了一体。

苏然想要将木盒与桌面分离,但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做到,于是只得放弃。

接下来,苏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略显泛黄的牛皮纸,并将其摊开,摆放在了木盒旁边。

借着微弱的烛火,他按照牛皮纸上记录的古老文字尝试着将木盒给打开。

不过直到他花费了半天功夫以后,木盒才发出喀喀两声脆响,继而才启动了一处机簧。

紧接着,木盒应声而开。

随后,苏然便看到木盒里静静的躺着一把刀,一把木制的短刀。

短刀自然并没有锋利的刀刃,因而看起来倒像是孩童的玩具。

然而,即使只是一把木制的短刀,但它的意义却很非凡。

苏然看到木制短刀之后足足愣怔了半晌功夫才反应过来。

难道这就是当年先祖斩杀神王的那把短刀吗?

怎么可能?

苏然思索的同时略微颤抖着手指将木制短刀给拈起。

此时兴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苏然全然忘记了先祖留下的一条祖训。

木制短刀很轻,苏然拈在手中之后丝毫感觉不到它的重量。

木制短刀长三寸二分,苏然也从未见过如此短的短刀,而这把短刀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只是一把暗器而已。

木制短刀的刀身薄如蝉翼,且在刀身边缘还带有不易觉察而又细密的锯齿,苏然甚至觉得它的材质根本不是什么木头,反而整个刀身倒像是由一片树叶制成。

木制短刀的外表更是呈现半透明的状态,而据苏然不久前才离世的爷爷所言,这把木制短刀原本如同宝石般晶莹剔透,不过自从沾染了神王之血才变得浑浊不堪。

苏然将木制短刀拿在手中仔细地端详和摩挲,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思忖:如今爷爷尸骨未寒,若是按照这里的习俗,我当守孝至少三年才是,但是他老人家临终之前却万般叮嘱我带着这把斩神刀赶快离开这里,而且走得越远越好,难道这一向宁静而又安详的小山村不久之后便会发生变故不成?

不管是否如此,苏然都不得不遵从他爷爷的临终嘱托。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离开便听到了一阵犬吠声。

那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只猎狗的叫声。

本来几年前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这只猎狗便没有再吠过,不过今时今日它却突然叫出了声,当真是出人意料。

此时此刻,苏然身在一处地窖之中,而这里看起来似乎暗无天日。

听到犬吠之声后,他断然将桌上的烛火给吹灭。

地窖顿时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犬吠声依然连绵不断传来,在苏然的耳边阵阵回响。

与此同时,他悄然摸索到了地窖入口处,准备趁着夜色离开小山村。

不过在苏然还没离开多久便有数人闯进了地窖之中。

当他们发现斩神刀消失以后,便开始在全村进行搜索。

此时此刻,村民们都关门闭户。

他们当然知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在苏冠还活着时,这些人还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地闯进村子里。

如今似乎是听到了苏冠撒手人寰的消息,这些一直对村子虎视眈眈的家伙便毫无顾忌地闯了进来。

不过,他们接下来翻遍了苏家所有的住处,但都一无所获,似乎苏家早就已经家徒四壁了。

于是,他们便开始挨家挨户地逼迫村民们打开屋门,并在进屋之后翻箱倒柜,希冀能够找到斩神刀的下落。

然而,他们注定是要扫兴而归了。

此时此刻,苏然已经带着斩神刀以最快速度进入了离小山村不远的密林当中。

听着小山村里的动静,苏然当然能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以前他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这些家伙哪敢轻举妄动,如今在他看来,他们八成是冲着斩神刀而来。

既然如此,他便遵从爷爷的临终嘱托,带着斩神刀远走高飞。

不过话说回来,他至今都还不知道如何去使用斩神刀。

或者是因为出于某些特殊原因,苏然一直都只是在小山村里成长,同时每当他想要离开小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都被苏冠给阻止。

如今他已经是十五岁之龄,若不是苏冠猝然离世,他可能还会继续在苏冠的膝下承欢。

因此思及此处,从未离开过小山村的苏然心底不禁有些迷茫。

曾几何时,他听闻外边都是修炼者的世界,且弱肉强食,竞争很大。

可是如今他的爷爷在临终前居然嘱咐他带着斩神刀离开小山村。

不过想到爷爷给了自己一个锦囊,并叮嘱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打开,苏然踌躇了半天之后,毅然决定打开锦囊来看。

毕竟,如今他似乎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貌似与走投无路并无多大区别,或许在这关键时候锦囊能够助他一臂之力,替他指点迷津,从而找到未来的出路。

锦囊之中并无其它物品,只有一个古老的卷轴。

卷轴本来卷在一起并不占多大空间,然而苏然将其一点一点摊开来之后便发现卷轴似乎比他想象之中要大上很多。

此时此刻村子里已经静谧无声,就连猎狗的叫声也早就停止了。

拂晓似乎也已经过去,晨光乍现。

借助蒙蒙亮的天色,苏然顿然发现一个动物图案跃然卷轴之上,仿佛是要从卷轴之中跳脱出来一般。

卷轴上画的是一只羊。

这只羊的头顶并没有角和耳朵。

不仅如此,这只羊同样也没有四肢。

苏然盯着这只古里古怪的羊看了半天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莫非是爷爷在开自己的玩笑吧。

一只不伦不类的羊居然还成了锦囊妙计?

苏然自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天,渐渐亮了。

他也随手收起了卷轴。

虽然那一伙人或许早就已经离去,但苏然还是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因此,他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村子,结果却发现村子里似乎已经没有活人了。

猎狗不知所踪,一具尸身落在他的眼帘之中,因其倒在了血泊之中,故而看起来惨不忍睹。

苏然自从出生以来哪曾见过这种场面,因此出于本能而睁大了眼睛。

同时他也因为恐惧而不由自主地往后急退了好几步,紧接着便感到一阵恶心,随即躬身开始呕吐,恨不能将肠子都给吐出来。

与此同时,他的眼泪开始在眼眶之中打转,然而终究还是没有流出来。

直到许久之后,他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当然,此时此刻他甚至由于恐惧而不敢再继续往下查看。

因为,他害怕看到村民们全部惨死的模样。

虽然他隐隐猜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做好丝毫的心理准备。

很多时候,很多人因为恐惧而选择了逃避事实,苏然如今涉世未深,自然也不会例外。

然而,他转念想到这些村民不能就这么惨死而无人收尸,应该让他们入土为安才对。

毕竟,他可是在爷爷的谆谆教导之下学了很多的文字和知识,因此这些基本的人情世故他还是懂得不少。

于是,苏然开始壮着胆子四下仔细查看了一番。

事实果真如他所料,村子里的村民竟然无一生还。

在感到恐惧的同时,苏然竟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平生第一次,他竟然感觉到了无比得愤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