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欲望大于理性的人渣

听书 - 我在玄幻世界开物理外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听到秦洛一句戏谑的话后,齐元凯整个人都吓傻了,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生怕被秦洛所谓的占心秘术看穿。

他现在很痛苦,浑身止不住的哆嗦,都快吓死了...

可反观秦洛,竟还说自己不是来恐吓的。

所以他也算看清了...

从秦洛这货进门开始,就压根没把他当人看。

“齐王大人,你要跪到什么时候?”

秦洛笑吟吟的望着齐元凯,真如如同对待智障般,开始了主动的圆场宽慰。“你不是自己也说了嘛,你我两家被奸人挑拨,实则就是个误会,这不正是个和解的好机会吗?”

“对对对,你我两家本无过节,没了那极武宗从中挑拨,日后定可以交好的。”齐元凯可怜巴巴的爬起身来回应,满是卑微与侥幸。

秦洛也不多言,翻手就是往桌上一拍,然后快速搓开。

四张金闪闪的卡牌,全部都是汉服版。

“这...这是?”齐元凯感觉好似在冲浪,是一懵未平一懵又起,根本不知道秦洛又想干什么。

不过...

他自然能人的出桌上的变装卡牌,并且也眼馋了许久。

但怎奈一直苦于苏家的会员制度,根本就搞不到手。

秦洛也不多废话,指着身后的三女道:“齐王啊~!实不相瞒,这次我家这三位姑奶奶,包括我本人在内,都会参加本次招生。”

“既然咱们不打不相识,又有交好的打算,何不从今日开始?”

齐元凯都不敢说话,望着卡牌更是不敢碰。

本沉稳的心思乱成了一团,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想些什么?

而秦洛见状,则不由撇了撇嘴道:“齐王不会以为有诈吧?”

说着,也不待齐元凯开口,便从桌上抽了一张卡牌,递给身后的馨儿。“馨儿,换一身儿。”

“好的洛哥哥。”馨儿乖巧的点头,接过卡牌念起口令。

一道金光闪过,身上的汉服变了花纹款式,比刚才那身更加符合气质。

齐元凯还在懵逼中,瞪大眼睛缓不过神儿来。

“怎么,还不信啊?!”

秦洛自顾说着在抽走一张。“莹儿,换一身儿。”

莹儿同样是干脆接下,从一身粉色汉服变成了鹅黄色。

呦呵?

还不知声是吧?!

秦洛手速奇快,连声都懒得在吱,又是拿走了一张。“凌嫣,换一身儿。”

金光再次闪过。

苏凌嫣这个汉服模特,也是重新换了一身。

原本四张卡牌。

短短几息之间连少了三张。

齐元凯也终于有了反应,赶忙按住最后一张卡牌。“秦小兄.弟慷慨,虽然选拔不能作弊,但是给好友一些便利,这些小权自然还是要有的!”

诶~!这才上道嘛!

秦洛笑呵呵看着齐元凯,起身拱手作揖道:“那既然如此,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便先行告辞了。”

“慢走,各位慢走。”齐元凯点头哈腰满脸推笑,如同送神一般将秦洛送离。

而直到目送几人登上马车离开后,才从暗处叫出了眼含泪花的赵宏广,满是疲惫道:“你今晚就去通知九番那边,明日计划取消,顺便让九番的人带话,将秦洛的消息禀报那位大人!”

“小的明白。”赵宏广心情同样低沉,应声后与齐元凯一起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而在秦洛这边...

马车内。

馨儿丝毫不掩饰心中的崇拜,眨着星光闪闪的眸子问道:“洛哥哥,你那个占心秘术,能不能教教馨儿啊?”

对于秦洛口中的冷读术,她已经向往到了一定程度,并且也天真的认为,秦洛是真的能够看透别人的内心。

哪里有什么占心秘术?

只不过是掌握了更多的信息,玩的是心理和脑子罢了。

秦洛心里很诚实。

但为了欲望,他不说!

一脸严肃的看着馨儿道:“我这门秘术啊,传授的条件非常苛刻,首先必须要年满十八岁,而且必须要在深夜传授。”

“馨儿呐~!你要是想学的话,等个两年之后,洛哥哥一定手把手教你。”

“这是什么奇怪的条件啊?”馨儿信以为真,不解中还带着些许失望。

而在看秦洛,此时已经将目光盯上了苏凌嫣,眼中深藏着欲望,诱惑道:“凌嫣呐~!这门秘术你现在就能学,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没兴趣。”苏凌嫣三字回绝,无比的干脆。

秦洛不干,一副必要倾囊相授的样子,急道:“就学一下嘛~!哪怕一夜...呃...我是说技多不压身嘛~!”

“什么技法还必须深夜传授?以为别人看不出你下流的心思?!恶心!呸!”莹儿怒指秦洛,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怎么哪都有你?!

秦洛咬牙切齿的回瞪着莹儿,恨不得扑过去狠狠咬这女人两口。

苏凌嫣见此失笑,望着秦洛主动开口道:“人能看透的太多,也并非好事。”

“喂!我怎么感觉你在咒我?”秦洛从莹儿那收回了眼神,又是瞥起了苏凌嫣。

苏凌嫣温婉一笑,别有深意道:“不,我是在心疼你。”

心疼我?!

秦洛根本没时间多想,脸上顿时布满了感动与惊喜,开口就道:“那...有什么奖励吗?”

“你说。”苏凌嫣还是那么大方,美丽的眸子中满是有求必应之色。

哦吼?!

又给我机会了是吧?!

秦洛神色猛收,这一次并没有着急,而是总结了下上次翻车的原因。

为什么上一次自己会被苏凌嫣从房中赶出去?

就是因为话没说明白!

当时他太过于含蓄,只说了要苏凌嫣去自己房中,但并没说要干什么,所以才让苏凌嫣钻了空子!

归根结底...

就是言语不够直接,需求不够明确,目的不够胆大!

一个聪明人,相同的错误,岂会犯两次?

嘶——!

想到此处,秦洛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苏凌嫣目光沉凝,无比冷静的直言道:“让我摸一下胸!”

轰隆隆~!

短短的六个字过后,车厢内只剩下了马蒂奔腾的声音。

三女寂静无言,看着秦洛皆是变了神色。

纵是她们都大概了解秦洛无耻的性子,却也万万没有想到...

这货竟然已经到了这种毫不掩饰的地步。

这就是贼心与贼胆共存,欲望大于理性的男人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