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京城,城北,海家。

一队皇城禁卫军,杀气腾腾的闯进了海家的府邸,刀已出鞘,枪已磨光。

跟在皇城禁卫军身后的,是皇上身边的贴身老奴喜公公。

喜公公单手托举着圣旨,一脸威严的走进了海家府邸:

“圣旨下~~~”

就是这三个字,拉开了一场席卷天下的浩劫。但古语有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天大的浩劫,何尝不是一次,天大的福缘呢?

海家,世代为官且身居要位,说是名门望族虽不中亦不远矣。

这次的圣旨,与皇上遇刺有关。海家,有莫大的嫌疑参与了刺杀。

具体来说就是,在刺杀皇上的杀手中,有使用海家绝学~大海无量、苦海无涯的人。

且!正好是海家这两招,让皇上受了点轻伤。

海家绝学,一般认为,只有海家人会,那么,刺杀皇上之事,海家就绝逃不了干系。

这不,海家全家,被皇上亲下圣旨,全部押入天牢,严加审讯!

海家,一直以来,人丁都不旺,到了现在,更是不堪,只有一女单传,连个儿子都没有。

除了一女,就是海家家主海大富和其夫人以及,退休在家的海爷爷和海奶奶了。

海家,就这五人。且忠心耿耿为官正派,你说冤不冤?

不管冤不冤,一入天牢,涂炭奈何!

……

海家独女,姓海,名晨星,芳龄二十一,待嫁阁中,体态优美,浑身上下挑不出一点瑕疵,可说是沉鱼落雁之色、闭月羞花之貌。

奈何,天妒红颜,人生的太美,上天都要惩罚!海家独女艳绝天下的脸上,有块特别大的胎记,黑褐色,占了多半边脸,非常的扎眼刺目。

就是这块胎记,将此女的颜值,从正无穷,直接一下,拉到了负无穷。

这!还不算完。

此女,完全无法修行,标准的凡人弱女子。没有法力,没有修为。

好在,此女出身不错,又是独生女,家里就她一个孩子,所以,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没吃过一点苦,没受过一点累。

纯享福,享到了二十一岁的今天。

然后,今天,进天牢了!

一进天牢,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直接傻眼,彻底懵圈。

天牢里有什么?阴冷,潮湿,难闻的异味。

这个,勉勉强强可以忍受,就当是不小心掉茅坑里了。

但是,没有软软的床,没有暖暖的棉被,只有硬邦邦的地面和一席,很残破的草席。在这深秋时节,她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弱女子,非冻病了不可!

第一天晚上,整整一夜,就没躺着,直接蜷缩在角落里,盖上草席,跟自己的贴身丫鬟搂在一起,不停哭泣。

真哭,声泪俱下的真哭,眼睛都哭肿了。

第二天一大早,肚子饿了,嗓子哑了,口还很渴。

但现实却是,不会有热乎乎的早餐,不会有解渴的清水,更不会有治嗓子的丹药。

入天牢的规矩,先饿三天再说其他!至于水,定时定量,让你不致渴死,但也肯定不会让你解了渴。

真的就是,怎么难受怎么来!

当接近中午的阳光,照射进三面透风的牢房里,已经习惯了天牢气味的主仆二人,终于多少,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夜风不再,草席残破,手脚……仅有一丝暖意。

能怎么办呢?

不能怎么办!

看着牢墙上的铁窗,看着三面铁栏杆围挡的牢房,好渴……好饿……好无助……

就这样,一整天,白天一整天,滴水未进滴米未沾。直接把海家独女和她的贴身丫鬟干绝望了。

这…………就是地狱吧。

到了晚上,具体时间不知道,总之,天已经完全黑了。一个牢兵,来到牢门口,放下了一碗水,转身,离开了。

那碗水,并不清澈,碗底有些许泥沙,碗沿缺了一个口,从缺口处,两道深深的裂纹,延伸到碗底,似乎随时可能散架。

虽然海家独女海晨星首先发现了那碗水,但奈何,自己娇生惯养,哪比得上那些一直干活的侍女丫鬟的腿脚。

晚了一步,那碗水,被自己的贴身丫鬟小柔,四脚并用的蹿到碗前,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

昨天晚上哭了一夜,嗓子哑喉咙干,白天,渴了整整一白天,贴身丫鬟小柔的行为,可以理解。

海晨星没说什么,默默的回到角落里,缩成一团,冷的瑟瑟发抖。

夜深了,气温很低,海晨星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贴身丫鬟小柔,毕竟跟着海家独女跟了很长时间。感情还是有的,且颇深:

“小姐,对……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渴了,一时没忍住就……没给你留。”

海晨星摇摇头,泪痕斑驳的脸上,一块超大号的黑褐色胎记,被垂下的长发稍稍遮挡:“没关系。小柔,我冷,你抱着我好吗?”

天牢里很潮湿,阵阵刺骨的夜风吹来,残破的草席根本起不到任何保暖的作用。

两个可怜的女子,抱在一起,裹着破草席,被冻得瑟瑟发抖。

这一夜,是真的难熬!比刚来的那一夜,难熬百倍。

刚来的时候,体力好,状态强,再加上只知道哭,不知不觉的,就哭到了天亮。现在这一夜不哭了…………其实还不如哭呢。

不哭,无所事事的夜,过的很慢很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漫长的煎熬。

这一夜,感觉跟以前过一年都漫长。不仅渴,饿,还冷,再加上时间过的特别特别慢。

海晨星感觉,这,真的就是地狱了。真的!

不知什么时候,应该是后半夜吧。海晨星感觉自己被冻僵了,冻僵到不能动,动一下就疼的跟针扎似的,很难受很难挨…………

突然,牢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很杂乱,来的人不少。

没多久,牢门被打开了。

一阵期待,在海晨星的心底涌现,很真切,很清晰。

是来…救我的吗?

怀着这样的心情,海晨星被带出牢门,带进了一间密室。

没有言语,没有交流。直接三十大板。

三十大板,一下,仅仅只是第一下,就皮开肉绽鬼哭狼嚎了。

整整三十大板,海晨星细皮嫩肉的,晕过去四回。但,都被冷水泼醒了,接着打。

打完三十大板,牢兵架着海家独女海晨星,架回了牢房。

然后,毫不怜惜的扔到坚硬的地上,扑通一声,海家独女一阵哀嚎。

这回,真的是地狱了,很深很深的地狱。

丫鬟小柔看傻了。

小姐,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屁股上,鲜红的血液湿透了衣物,蹭到地上,血迹斑斑。

伤,很重。这是丫鬟小柔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把牢房里唯一的破草席,轻轻盖在小姐的身上,丫鬟小柔蹲在小姐身旁,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太狠了,下手太狠了。这是往死里打呀!小姐没有灵根,毫无修为,这伤,要命了。

哪怕有修为,练体期练气期受了这等重伤,要是没金创药清理包扎伤口,一旦感染,小命必没。

金创药,这里是天牢,怎么可能会有!这里连包扎伤口的绷带都没有!

这里,连水、连吃的、连保暖的都没有!

这里,一无所有。

这里,只有绝望!浓重到令人窒息的绝望!

一个小时之后,海家独女的哀嚎渐渐微弱。丫鬟小柔伸手一摸小姐的额头,好烫!发烧了。而且是高烧!

去牢门口喊了一会儿,因为嗓子太哑太干,实在是受不了,以及,完全没人搭理自己的这个现实,丫鬟小柔不得已,回到小姐身旁,默默的抹起了眼泪。

“别哭。”

丫鬟小柔一愣:“小姐,你醒了?”

“别哭。”

“小姐……”丫鬟小柔继续抹眼泪。

“我还活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牢门被打开了。

丫鬟小柔急忙站起来,不停诉说着自家小姐发烧了,发高烧了……

奈何,没人理她。

小姐再次被带走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小姐又被抬了回来。

屁股上的伤没好也没做任何处理,双手十指,被刑具夹伤了,又红又肿。两条腿,也被刑具弄到皮开肉绽,鲜血渗出。

犹如一滩烂泥一样,海家独女海晨星被丢回了天牢里,丢的很随意。

摔的很瓷实。

丫鬟小柔吓的呆愣了好长一会儿,才轻手轻脚的走到小姐身旁,伸手,探了探鼻息。

还好,有气!

亦或者是,很糟糕,竟然有气。

这回,应该是死定了。

浑身上下,痛入骨髓。嗓子干的冒烟,口渴的要命,高烧不退,伤口严重感染。

再加上快要活活饿死的感觉。海家独女,细皮嫩肉的海家独女,此时此刻,极度渴望着死去!

真的极度渴望!多活一秒,都是煎熬。

天牢里很冷,地面很硬,一个方形的小窗户安在高高的牢墙上,外面是夜空,繁星满天。

牢里,三面铁栅栏,空空荡荡的,阴森感浓郁,暗与黑缭绕心头。只有小窗户那里,星光明亮。

一碗水,一碗碗底满是泥沙的水,被放在了牢门口。

这次丫鬟小柔没有自己喝,而是端到了小姐身旁,给小姐喂了一口。

嗓子没那么干了,海家独女海晨星挤出一个笑容:“谢了。”

丫鬟小柔抹着眼泪,自己喝了一小口。低头,喂小姐一口,然后自己再喝,然后再喂,再喝…………

不一会儿,一碗水就喝完了。

把碗放回去,回到小姐身旁。轻手轻脚的贴着小姐,钻进残破的草席里。小姐一阵呲牙咧嘴的吸气声。

“对不起,碰到你的伤口了?”

海家独女微微侧头,目光柔和的看着丫鬟小柔:“没事。”

然后转动眼珠调转目光,看向牢墙上,那唯一的一个小窗户。

窗户外面,夜空很亮,繁星点点。

很巧,刚刚好,海家独女看到了一颗流星,划破夜空。

流星!?

娘亲说冲着流星许愿,愿望一定会成真的。

我许愿,我许愿,让我死了吧。让我快一些死了吧。

流星,求求你,让我死!让我死!还有,让我来生,不要再当人了。

我不想再当人了。真的。我不想再当人了,当人,好冷、好疼、好难受。我!不要再当人了!

窗外,流星划过,然后消失,很正常。千百万年以来,都是这样。没什么不同。

流星划过,海家独女看到了,许愿了。

然后一个声音,响彻海家独女海晨星的脑海:不想当人了?可以。完全可以!

那你就…………成圣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