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史上最快飞升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罗胜远坚持到外面来单独谈,李乘风问了几次,他都迟疑的只说车祸情况,显然是有顾虑。

不过李乘风却没有耐心,继续让他绕弯子了,无论是任何人害了他父母,都必须死!

罗胜远稍一犹豫,慎重的说道

“所有疑点,都指向了秦氏!”

李乘风一怔,紧紧的看着罗胜远的眼睛问道

“你是说秦氏?秦博和宋曲岚?”

“咚!”

罗胜远还没有回答,一声重物落在草地的声音,虽然轻,却清晰的传入了二人耳中。

旁边有人?二人立即看了过去,只见一道清丽绝美的倩影,双手捂着自己的红唇。

布满水雾的双眸,睁得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而她的脚尖前,还静静的躺着一个玉盒。

秦青回到自己房中,正要修炼稳固自己的修为,突然看到放在梳妆台上的玉盒,那里面还剩余一些灵泉。

她知道李乘风将灵泉看得很重,又刚刚消耗了那么多,现在她都已经练气三层了,也不用在浪费这种好东西。

所以她打算,将剩下的灵泉还给李乘风,让他留着自己修炼。

抱着玉盒出了房门,却没看到李乘风,而别墅大门却没有关。

她去关门的时候,看到李乘风的背影转进了休闲区,便跟了过去,想先把玉盒给他。

可东西还没给李乘风,却让她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如果有可能,她宁愿一辈子都没有听到,她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或者说是自己听错了。

可她知道,自己没有听错,更不可能是在做梦,只能呆呆的愣在了那里,连手中的玉盒,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发现。

当发现旁边的人是秦青,她的表情已经说明她什么都听见了。

李乘风知道,听到这个消息,自己是最愤怒的,可最难受、最痛苦、最不知所措的那个人,必定是秦青。

他走过去,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温和的说道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房中稳固修为吗?”

这个温暖的怀抱,是秦青渴望已久的,但现在她却无法去感受这份温暖,她轻轻推开李乘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慌张的弯腰捡起玉盒,心乱如麻的说道

“我......我是来给你这个的,我已经练气三层了,不会再有哪个高手能伤害到我,所以还是你留着吧。”

李乘风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默默的将玉盒推回去,故作轻松的开了个玩笑。

“我这里还有,你留着吧,口渴了还能解解渴,呵呵......”

用灵泉解渴,在修真界肯定会被人笑掉大牙,这牛皮吹得太大了。

可现在,却没人笑得出来,连李乘风自己都只是干笑两声。

罗胜远站在一旁,浑身不自在,他同样理解秦青,秦青的温柔善良,与之接触过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可她的亲身父母,竟然是害死了,对她恩重如山的养父母,这么残酷的事,对秦青的伤害和打击有多大?

别看她现在,表面上还算平静,她的心中有多痛,绝对是他人无法想象的。

“咳咳!”

罗胜远实在在这里待不下去去,干咳两声道

“李先生,秦总,我局里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事情还没说完,现在却不适合再继续了,李乘风点点头道

“罗先生请便。”

罗胜远刚走两步,秦青却叫住了他

“罗局长请留步。”

“秦总,还有什么事吗?”

秦青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罗局长不用顾忌我,这件事早晚得说清楚,我也早晚会知道,你刚刚说的话,有确凿的证据吗?”

罗胜远乃是公安局长,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但秦青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希望是他弄错了。

罗胜远看向了李乘风,见对方微微点头后,才说道

“那家汽修厂,在车祸之前就被查封了,那段减速带出现大量的铁钉,那就必定是他人所为,而当时只有,李朝宇先生和郑秀兰女士的车出了意外,可见对方不但是蓄意而为,更是对李先生夫妇的行程了如指掌。”

当时的乘风药业,接了这么个大单,知道的同行应该不少,可要清楚的知道他们动向的,绝对不会多,以秦氏和李家的关系,很可能会知道。

罗胜远继续道

“因为事情过去太久,在确定是人为后,我们从李家出事后,谁能获得最大利益开始反向查证......”

那批货是苍晗制药厂下的订单,当时还有好几家药材公司,找上门想要竞争下这笔订单,秦氏却不再此列。

可最后李朝宇夫妇身亡后,秦青接手了公司,因为无法交货,她去苍晗制药厂,把各领导都求了一个遍。

人家才在同情之下,答应她降低了违约金,宽限了交货时间。

秦青又回去秦家求助,秦博和宋曲岚当场表示,李家帮了秦家太多太多,还把秦青培养得这么优秀,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帮乘风药业度过难关。

最后,秦家果然在期限内,弄回了一批货,挽救了乘风药业。

秦青对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立即说道

“罗局长,你是不是弄错了,当时是我极力恳求,我父母才找来那批药材交货,还因此背上了巨大的债务。”

罗胜远摇摇头道

“苍晗制药厂需要的那批货,数量不小,凭当时的秦氏,哪怕背上债务也吃不下来,否则他们也会去争取这份订单了。”

秦青一想也明白过来,只要能拿下那笔订单,贷款负债又如何?很快就连本带利都回来了,只要有一丝希望,秦家肯定会去争取一把。

秦家却没有参与竞争,显然是没有这个能力去竞争,那他们又如何弄来的那批紧俏药材?

罗胜远继续道

“秦总你在好好想想,秦氏在李朝宇夫妇的帮助下,虽然公司算是发展起来了,但其规模远远不到如今的程度,他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发展壮大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秦青一震,不就是从交付了那批货之后吗?

是秦青自己去求的父母,秦氏背负债务帮助乘风药业度过难关,那笔交易她自然,顺理成章的转给了秦家,弥补秦家的损失。

秦家因此而快速发展,李家的货物不翼而飞,再加上秦家在关键时候,拿出了他们没有能力弄来的货物,这中间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

想到这里,秦青的脸色苍白得吓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