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桃源小农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嘎吱”一声。

一辆破旧的大巴车猛的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身后扬起一阵翻滚的灰尘。

车里传来一阵报怨声。

车门口,一个挎包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冲着外面大声叫着。

“快点,快点,桃源村5块,沙窝村6块,快快……”

文浩扭头望了一下窗外,不由得眼前一亮。

一个扎着马尾,穿着铅笔裙的女孩在人群里格外靓眼。

17、8岁的样子,虽然岁数不大,但却前凸后翘,皮肤皙白,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让文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女孩上来之后,环视了一下车上,文浩本能的冲着她笑笑,挪到了里面的位子。

女孩有点羞涩的看了一下她,竟然真的走了过来。

人未到,香味已经到了。

望着那裙摆下的大长腿,文浩不由得心跳加快。

这女孩也太漂亮了。

文浩之所以放弃城市的高薪工作,来这个贫困的桃源村,是因为一个名叫蓝小草的好心人资助他上完的医科大。

接受社会的恩馈,他也要把这种爱传递下去,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那个化名叫蓝小草的好心人就在这个小河镇。

所以他才自愿来到这小山村里做一名乡村医生。

一是回报社会,二来就是找到那个叫蓝小草的好心人,好好报答恩情。

没想到,还没到这村里报道呢?就遇见了这么标致的女孩。

文浩心想,这妹子不会也是桃源村的吧?

……

“谢谢!”

女孩说完便要挨着他坐下。

还没等坐下,身后突然伸来一只大手,把女孩拉了起来。

“哟,老妹,来来,坐后面,后面地方宽敞……”

说着便强行拉起女孩的手扯了过去。

女孩也急了,转头一看,就见这人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让开,我就坐这里。”

女孩粉脸吐怒,用力的扯着。

“听到没有,让开。”

“哟,还是个小辣椒啊,哥也告诉你,我说让你坐后面,你就得坐后面,过来吧你。”

这家伙二话不说,便要拉过去。

女孩用力挣扎着,刚好看到坐在前面的一个妇女,便大声尖叫着。

“二嫂,二嫂快帮帮我,他是个流氓。”

那中年女人一听,把头扭向一边,嘴里还嘟哝着:“这谁家小丫头啊,到处认亲戚,认错人了吧?”

“二嫂,是我呀,我是春……!”

“哈哈,老妹,想吓唬哥,你还嫩了点,这种老套路,哥呀见多了,哥还没女朋友,咱们就先处几天试试,哈哈。”

说着便硬拉了过去。

“救命啊……”

车子里的人,人人自卫,生怕惹祸上身,没有一个吭声的。

文浩虽然心里也害怕,但是做为一个热血男儿,怎么也不能视而不见。

“住手。”

这一嗓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都扭过头来,心想,这谁家傻小子啊,这回有好戏看了。

“我靠,小白脸,你他麻的少管闲事儿,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说着便冲着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目露凶光。

“我让你放开那女孩,听到没有。”

文浩这时装做底气很足的样子,紧握拳头一副揍他的样子。

不过这小流氓果真彪悍,二话没说,上来就打。

文浩接了几下,最后一个没躲开,打在脸上,鼻血便流了出来。

那小子又是一脚,文浩的身子打了几个趔趄,倒在地上。

当他倒在地上的时候,脖子里露出他带了好多年的血玉葫芦。

“哟,这是个啥东西,看上去不错啊。”

小流氓一看,顿时精神了,一下扯断抓在手中。

“王八蛋,还给我。”

这个血玉葫芦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唯一念想,他记得奶奶说这可是传家宝,一定要保管好。

所以便想着抢过来,可哪知一下没抓好,掉在了车厢里。

就在他刚抓住血玉葫芦的时候,就见这小流氓一脚踩了上去。

“啊,我的手……”

“麻的,你松不松手,松不松手。”

血玉葫芦是空心的,所以这一脚下去,便碾碎了,文浩的手一下被碎渣子扎破。

疼得他汗珠子直淌,浑身打着哆嗦。

“快让开,手都流血了,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女孩这时赶紧拉开小流氓。

见那葫芦碎了,这小子也松了脚。

继续转向女孩。

而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文浩疼得痛不欲生的时候,那血玉葫芦上的血气却又化成了一丝血雾之气,一阵清凉之后,融入伤口。

当血气融入体内之后,那地上的碎渣却变成了透明色。

文浩一愣,咦,奇怪,明明是个血玉葫芦,为什么没了颜色。

再看手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文浩做为一名医生,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只手。

而车上的人,都在偷偷的看那小流氓调戏那女孩,压根没人注意他。

就在这时,车子一声急刹。

站在走道上的小流氓一个没站稳,一P股坐在地上。

“我次奥你麻,怎么开车的,要死啊?”

“打劫,快开车门,不开老子就砸了。”

再看公交车被几辆摩托逼停。

五六个家伙,手里拿着钢管,匕首把车子围起来,不停的拍打着车窗。

“秃头,他麻的赶紧开门,要不然我们可真砸了。”

这乡道上的公交车都是私人承包的,要是砸了那可在血亏了。

所以这司机就想着赶紧冲过去。

不过没等待他启动冲过去的时候,便“咣咣咣”几声,两个车窗被砸了个稀烂。

此时整个车上,乱做一团。

司机也真怕了,最重要的是这几天的收入可都在身上呢?

要是让他们闯进来,非得吃干抹净不可。

就在他刚想挂档冲过去的时候,却感觉到脖子一凉。

一把锋利的碎玻璃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