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你是认真的吗

听书 - 师妹她身怀绝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大师兄。”

萧叙发现自己的手都是抖的。

他已经一日内连续做了两次,自己这辈子都没法做的事。

“师妹,我先出去了。”

王蕤换了衣服出来,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时辰。

她主动喊了一声萧叙:“大师兄你没事吧。”

萧叙摇了摇头,解释道:“师妹我不是故意的。我敲了你的门的。你没有回答我。我以为你和二师弟一样,我转背你就去床上睡觉了。所以我想进去叫你……”

王蕤只是在萧叙进入房门的那一刹那有一丝呆滞。随即她就恢复了原本的情绪。

索性屋内有屏风,她躲在屏风后面换衣服,萧叙也没能看到什么。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只是大师兄以后还是别这样了。我是一个女孩子,要是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萧叙完全可以叫一个门派中的师妹来喊她的,没必要亲力亲为。这样她还能找借口不起来。

萧叙这样来喊她,她不仅非要去赤松子面前,还得听赤松子念叨一整天。

想起赤松子的“一本正经”,王蕤就头秃。

“到了。师妹进去吧。”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到了赤松子要求的地点。

萧叙叫住了王蕤,让她进去。

王蕤在外停住了脚步。

她听到萧叙的声音,才稍微挪动了一下步子。

进到院内,赤松子已经坐在里头喝茶了。

他见到王蕤和萧叙到了,板着脸道:“王蕤你今日怎么不主动来为师这里?难道你忘了昨日为师说的话了吗?”

她当然没有忘记,只是她也没准备记得。

王蕤听到赤松子“正经”的发言,道:“师父徒儿在想,若是那狼妖同蛟龙都被我派关押起来。会不会给我派带来麻烦。”

赤松子听不懂王蕤的话,他赶紧给了萧叙一个眼神。

萧叙道:“师父,早课应该开始了。”

赤松子摸摸了自己嘴上一尺长的胡子:“快开始,快开始。”

王蕤道:“师父你还没回答我呢。我们……”

“你到底是来这里练功,还是来这里玩耍的?”要想逃离听不懂的问题,就得好好按照自己的模式来。

王蕤被萧叙拉到了一旁:“师妹,你不是有很多修行上的问题吗?现在就开始练习,我帮你看看。”

她修行上的问题,只同赤松子说过。难道赤松子把事情都告诉萧叙了?

她狐疑地看着赤松子,赤松子假装看不到王蕤的眼神,他又给自己的茶杯里添了一杯茶。

“好。”王蕤没有问萧叙怎么知道自己修行上有问题的。

她向萧叙展示了自己最近在练习的几个基础功法。

萧叙发现王蕤在练习过程中没有错误,甚至还能算得上完美。可为何听师父的口气,九师妹的进展不顺?

一旁“喝茶”的赤松子也发现了王蕤的不对劲。

她的功法练习,分明没有什么错处。甚至算得上优秀了,可她却说没有什么攻击力。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萧叙让王蕤又试了其他几种功法。出现的问题同他最初发现的一样。

他有点疑惑了,难道师妹是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想要在下一次的比赛中惊艳众人?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个猜测罢了。

他也不知道王蕤到底是怎么样的。没有同她交过手,不过之前狼妖同王蕤交手,并且自己倒在地上了。

难道说师妹练习的功法出现了防御力?而丢失了攻击力?所以才会有狼妖自己倒地的情况?

萧叙从未在书上看到过这类情况。他不解地看着赤松子。

赤松子拿了一块石头,放在王蕤面前。

“师父你拿块石头给我做什么?”王蕤被赤松子的举动惊到了。

因为这是一块同她等高的石头。

看赤松子的表情,应该没什么好事情。

“为师觉得你的功法练习没问题,既然你说你的功法没有攻击性。那你就试试为师给你准备的石头,看看能不能把它打碎。”

赤松子觉得这种石头,对于一个修炼初期的千云门弟子来说,打破它那是分分钟的事。

王蕤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千变万化了,她内心相当复杂。自己说没有办法攻击,师父竟让她打一块石头。

难道说,日后她就对着一块石头打?

“师父,我都说了,我练习的功法出了问题,没有攻击性。您为何还让我把面前的石头给打碎了。您这不是在同我开玩笑吗?”

赤松子摆了摆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你说你没有攻击性,那是因为你没有试过这块石头,你把法术打在这块石头上,很快就能知道结果了。”

他很快又正襟危坐在一旁。

王蕤正想拒绝,萧叙在一旁鼓舞道:“师妹,你可以的。狼妖蛟龙这样厉害的角色,你都有办法解决他们。这块石头算什么,它什么都不算。在师妹面前,这块石头不过就是一粒尘埃罢了。”

王蕤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萧叙的彩虹屁。如今再听一遍,她的感慨,已经变成了癫狂。

师兄这该死的感觉良好,到底是从何处得来的。她快要被这感觉弄死了。

“大、大师兄,你是认真地吗?”王蕤面部抽搐,神情也颇为不自然。

萧叙伫立在一旁:“自然是认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师妹我相信你!”

可她不相信她自己啊!

王蕤念了几个口诀,始终不能把赤松子拿出来的拿块石头劈碎。

赤松子忽然下了命令:“你上前用手劈。”

什么?现在是法术不行,徒手劈石头了吗?

那种存在乡野的表演杂耍,就要这样被她领悟了?

她忽然有了一种,这个世界很美好,只有她是傻子的感觉。

不带这么玩的!

“听为师的,你用手劈开,很快就能领悟了!”

她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赤松子是不是真的懂指导初级功法。

“师妹你听师父的,他说的还从来没有错过!”萧叙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一直在王蕤身边鼓励王蕤徒手劈开那同她等高的石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