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契约总裁不想离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陈暮星坐在医院的会议室里,紧张不安的盯着房门。这种度日如年的焦虑已经持续蚕食了她三个小时。明明对即将出来的检查结果有十足的把握,但心里依旧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定。

而这种不安在看到陈晞推门而入时,达到了顶点。

她来做什么?!

陈暮星心中警铃大作,而冷脸坐在一旁的沈清砚已经起身将人引到了自己身旁坐下。

“你怎么来了?眼睛刚好一点,就敢一个人往外跑?”

语气里的担心多过责备。

“我……很担心。”

陈晞摘下墨镜,用泛红的眼睛瞄了眼陈暮星,担心什么不言而喻。

“担心什么?”沈清砚讥讽的看了眼陈暮星,“我不过是想看一下,是不是真的会有人耍尽心机卑劣至此。”

陈暮星攥紧了汗淋淋的双手,并不去辩解什么。

从她不惜编造谎言,言说自己是在沈清砚与陈晞欢好后偷了垃圾桶里的东西,做的人工受孕那刻起,她就已经别无选择的上了绝路。

至于因为这个谎言,坐实了陈晞口中她不择手段心机**的形象,也没有心力去在乎了。只要沈清砚肯做亲子鉴定,只要能救自己的女儿,他们愿意相信什么,她就可以说什么。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有些话想和她说。”

陈晞盯着陈暮星,手指若有似无的摩擦着与一身衣着格格不入的黑色公文包。

“你我虽然同父异母,但好歹也我的姐姐,繁星也是陈家的孩子,没有人会对她见死不救的。你实在没必要撒这种一戳就破的慌。亲子鉴定马上要出结果了,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我会劝砚……”

“说什么实话?”陈暮星扬声打断,真是烦透了她的装模作样。

她与沈清砚年少相恋,在成年那天将自己交给了醉酒的他,并救他出火海,之后身不由己不告而别。怎么也想不到,这一走物是人非鸠占鹊巢。

陈晞用一双瞎掉的眼睛,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让沈清砚相信了那晚发生关系的是她救他出火海的也是她。

而她陈暮星,在他们口中就成为了,与野男人私奔,玩出孩子又想回来让沈清砚接盘的无耻贱人。

“说繁星是沈清砚的亲骨肉,这个你我皆知的事实?还是说那晚与沈清砚在一起的是我,将醉酒的沈清砚从火场里救出来的也是我。而你瞎了一双眼睛全是因为你过生日玩的太嗨放烟花导致山火蔓延了一天一夜,毁灭树木烧死山上生灵不计其数,更别说,还有一条人命。陈晞,你眼瞎是你的报应,和沈清砚没有丝毫关系。”

“我说了,你信吗?”

她又转头去问沈清砚:“你信吗?沈清砚,如果结果出来繁星确实是你的女儿,你肯信我一回吗?”

她神情咄咄逼人,但眼底流露出的脆弱渴求也没有去掩饰。

“你真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

陈晞根本不给沈清砚去思考的机会,打开手里的公文包,“有些东西我本不想给清砚看的,但你丝毫不懂得见好就收,我也不会无动于衷的让你胡搅蛮缠下去。”

说完扬手将里面的东西全数倒出,而就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沈清砚的助理林一恒推门而入。

“沈总,结果出来了。”

沈清砚没有第一时间去接他递过来的密封袋,而是伸手将飘到他手边的照片翻了过来。

画面入眼,手指骤紧——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的压在陈暮星身上,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坐在他正对面的陈暮星自然一览无余,她以最快的反应起身解释:“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人是我妈妈的情夫,他在试图**我。”

居高临下的位置让她看不到沈清砚的表情,只能听到他毫无起伏的声音:“打开,告诉我结果。”

林一恒动作平稳的拆开密封袋拿出检查结果,陈暮星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跟随着他的动作,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她却紧张到无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火烧般要窒息的心口。

从陈晞出现在这里开始,她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结果显示,您与陈繁星并无血缘关系。”

宛如晴天霹雳,陈暮星一下子愣住了,等陈晞讥笑出声她才反应过来的扑了过去。

“不可能……这不可能。”

颤抖的夺过鉴定报告,慌乱的眼睛瞅了好几下才最终在“沈清砚与陈繁星确认无血缘关系”上慢慢聚焦。

“怎么可能……繁星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她伸手去拉沈清砚的胳膊,“亲子鉴定一般都是要一周才出结果的对不对?这种加急的一定不准的。我们再做一次,再做一次好不好?”

“陈暮星!你该闹够了吧!”

陈晞一把将她拉开,“白纸黑字,你还想狡辩?”

她踉跄两步,跌坐在地上,喃喃念着:“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

“到了黄河心还不死吗?”陈晞顺手挑了张露骨的照片举在她面前,“陈繁星不是清砚的女儿,而是照片上这个男人的。你小小年纪勾引妈妈的情夫,出卖身体换取物质,自己玩怀孕之后还想甩锅给清砚。陈暮星,现在已经不是五年前了,你以为还有人会看不明白你玩的什么把戏打的什么算盘吗?”

“不是的!我和他没有丝毫关系,我只有过你一个男人。沈清砚,你信我,你再信我一次……”

她根本不去看陈晞,只死死的盯着沈清砚,声色微颤满目悲戚,神情中尽是走投无路的卑微祈求。

“陈晞,你先去复查一下眼睛吧。”

沈清砚突然开口。

“清砚……”

陈晞刚想说她昨天才复查过,但是看到他紧绷的背影和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的手指,知道他是刻意要将自己支开,虽然不甘,但还是识趣的点头说好,和助理林一恒一起走了出去。

“清砚……你相信我,是不是?”

陈暮星仰头看着她,自欺欺人的开口。

“我给过你机会的。”

沈清砚抬眼看她,里面毫不掩饰的暴戾,让陈暮星一颗心急速下沉。

“陈暮星,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所说的,盗取了垃圾桶里的东西去做人工受孕的鬼话?我给过你机会的,结果呢?”

他愤怒的将桌子上那堆不堪入目的照片扫下,“结果你回馈我的就是这些照片和那张鉴定!”

“你可真厉害,在学校里一副楚楚可怜坚韧脆弱的模样将我迷的神魂颠倒,回到家就是人尽可夫的妓女给钱就可以上。现在带着个身份不明的孩子,就要我负责。陈暮星,你还当是五年前,我爱你疯魔,即便亲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苟合依然洗脑自己你是被迫,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陈暮星眉头紧皱:“你看到了什么?什么苟合?你什么时候看到的?不可能!沈清砚那绝不可能!我只……”

她想说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这辈子也只会有你一个,但对上沈清砚的满目嘲讽,一下泄了气。

“我什么都不求的沈清砚……我不求你再爱我了,我不求能和你在一起,我也不愿去插足你和陈晞之间。我只想你救救繁星吧,就当日行一善,就当可怜一只小猫小狗,行不行?清砚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救她。”

沈清砚垂眸看她,语气凉薄:“相信我,那孩子就是死,也不会想做你这种人的女儿。不如放过她。”

一句话彻底抽光了陈暮星心中那点仅存的希望。

他信了……

即便在她说出偷垃圾桶里的东西来人工受孕的时候,沈清砚都没有对她说过这么决绝的话。

而现在……

面对着亲子鉴定结果和桌子上根本就没法洗的铁证,他彻底信了,信了她人尽可夫,信了陈繁星是个野种。

她颓然坐在地上,看着沈清砚冰冷的双眼,曾不止一次的认为是自己将病痛带给孩子的自责感,以前所未有的气势一瞬间将她包围,她空洞的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的似要说服自己,“不是的……她说过喜欢妈妈,她说过愿意做妈妈的女儿……”

“咚咚”

“沈总,陈小姐刚刚复诊似乎出了些问题,您要出来看一下吗?”

林一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有生之年,不要出现在我百米内。否则,我会让你的女儿求医无门。”

他丢下这句话,甩门而去。

陈暮星神情恍惚的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手机叮咚响起,郑医生如往日一样给她发来陈繁星的日常小视频,她才缓缓回神。

她一遍一遍的播放着这段不足一分钟的视频,泪眼婆娑的看着她瘦小的女儿一粒一粒努力吞下药丸,笑着对镜头说“今天繁星也有好好吃药哦”。

她的女儿患有重度地中海贫血,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手术,可能活不过七岁。

她的女儿一直在努力的活下去……

没有任何人可以剥夺这项权利。

她抹掉自己满脸的泪痕,虔诚的亲吻屏幕里的天使,然后拨通了陈斌声的电话。

“爷爷,我想好了。我的要求是……嫁给沈清砚。”

既然老天赐给了我这个女儿,我就绝不会让他轻易收走。沈清砚,对不起,但是,我不想自己后悔,也不想看你后悔。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