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追上来的她

听书 - 侵入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林星洁正在午后盛烈的阳光下飞奔。

数分钟前的时候,她还在安静的教室里半梦半醒地打瞌睡。

林星洁在接到来自那个男生的灵界通讯后,本来由于试卷上密密麻麻的油墨小字而昏昏欲睡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所惊醒,醒来后便记不清梦的具体内容,只留下一丁点模糊的印象。

在梦中,她好像是被人抛弃了,只剩下孤零零一人……

的确是场很可怕的梦,因为这是好不容易过上了安稳而幸福生活的她最担心的事情。

幸好,梦只是梦而已。

林星洁定了定神,恢复冷静。

“这……向阳不是在学校吗?难道是——”

少女很快就发现,危险不在校内,而来自那栋鬼屋,这件事本身就不同寻常。

她一时间又变得心急如焚,丢下完成了大半的作业,在同班同学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一跃而起,从教室里飞奔而出。

她首先是去隔壁班寻找竺清月,却发现对方并不在教室内。

林星洁在路上拉住了几个从体育课回到五班的人,从他们口中得到了班长不在馆内和操场上的消息。

“……对了,向阳不可能一个人贸贸然就跑到鬼屋那边去。所以,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行动吗?”

得出结论的林星洁不再犹豫,她离开教学楼,飞奔着穿过整个操场,轻车熟路地利用墙角边垂落下来的树木跳出学校的门墙。

借助树荫的阻隔,目光四下逡巡,确定了一下周围没有别人后,她召唤出了旁人看不见的浊流,直接利用能力跃上了对面的居民楼。

深夜时分倒还好说,就算有人看到黑影从头顶一掠而过,只会觉得是自己眼花了、或者当作体积较大的飞鸟,而不会联想到是人;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像个使用轻功的武林高手那般飞檐走壁,暴露的风险还是挺大的。

不过,惹人厌烦的炎热天气,这个时候却成为了侥幸的理由。因为,很少有人会愿意顶着盛烈的阳光在道路上行走,不得不出门的行人们要么打着伞,要么只顾着低头干枯,只要别发出响动,就不会被发现。

……

奔跑、奔跑,奔跑。

迎面而来的暖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却吹不走万里无云的天气,烈日灼灼的热意。

脚下的水泥地面热得发烫,这种惊人的炙热甚至会穿透运动鞋的阻隔。

女孩身上的白衬衫被汗水打湿,隐约能见到内衣勾勒出的胸脯轮廓在剧烈起伏;她的脚步依然轻盈,高高跃起又落下,矫健苗条的身姿在一个又一个平台间跳动,就像是一只误入钢筋水泥构筑而成的城市森林中的鹿。

“现在,清月正和他在一起吧……?”

林星洁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放心点了。

但是,既然接到了来自徐向阳的通讯,她自然得二话不说赶过去。

就像林星洁曾经对徐向阳说过的那样,世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所以,当那位少年有需要的时候,她无论身在何处、做些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所有事务,朝着他的方向一路狂奔。

“现在,还要加上她……”

林星洁落在一棵树上,稍微放松了一下呼吸。她在抵达目的地前,便远远看望见了那栋矗立在道路尽头的房屋。

少女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他们俩……都不在。

看来是已经进去了。

林星洁回想起那次惊险经历,知道门从内侧是打不开的。

而在不久前,她从向阳口中了解到了事实:那是因为屋子处于另一个世界。

现在立刻闯进去吗?

不,在搞不懂内部情况究竟如何的前提下,最后的方法是里应外合。

最起码,要先给屋内的那两人发去“我已经到了!”的信号。

毕竟从时间上来看,他们俩应该还没有进去太久……

我还来得及吧?

和徐向阳一样,她很清楚竺清月的能力有多可怕。理论上说,说这栋屋子里应该没有能威胁到他们俩的邪灵,就算是鬼屋老人,当时不就是被清月她赶跑的吗?

但不知为何,女孩心中还是萦绕着一丝隐隐的不安。

林星洁很快做出决定,不再细想。

她深吸一口气,再次跃向空中,高举起纤细的手臂,漆黑如夜的长发在空中飞舞。

“去吧!”

她脚下的漆黑鲸鱼,在空中游弋一圈,一头直接撞上了这栋三层楼高的废弃鬼屋。

*

距离安宁街41号数百米外,有一辆停靠在巷尾的黑色越野车。

孟正坐在驾驶座上,时不时地拿起望远镜朝着鬼屋的方向张望;但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悠闲地喝茶看报纸。

表盘上的指针指向午后三点的时候,他听见一个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孟正在方向盘上摊开报纸,副驾驶座的门被拉开了,一个穿着便服的金发女子轻车熟路地坐了上来。

“真亏你能把这群人全都撤到外围区。”

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路上没人发现你吧?”

“是的……我好歹是个感知系,他们和鬼屋间都有一段距离,所以混进来还算容易。”

“靠得是我的头脑。”

孟正略显得意,朝自己临时的合作伙伴挑了挑眉头。

就在前几日,东南亚的顶级通灵者,代号“龙婆”的女性灵媒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入境访问,她的第一站就是锦江市,所以如今支队的成员们都在忙碌于接待工作。

龙婆是观星者学会的高级顾问,后者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大、声名卓著的通灵者组织,早已和政府建立了密切的合作联络;而龙婆本人又在十年前的巢母动乱中出过力,本身与国内通灵者世界的关系就不错,再加上她拥有实质意义上的区域代表的地位,受到大家的重视和热情款待是理所当然。

在这种时候,孟正主动提出要进入鬼屋,就不容易受到太大的阻挠。

自从那支灵媒小队折戟沉沙后,安宁街41号的危险度被调到了次高级,只有像他这样的甲级灵媒才有资格申请调查。

当然,在通常情况下,他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的商讨和计划制定。不过,孟正这个外来者“顾问”的身份本身就比较尴尬,在队伍里不受欢迎,这点从那位周行健队长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锦江市特别行动支队的人手捉襟见肘,其中由全员灵媒构成的小队不过四支,上个月便直接折损了其中之一,让局势更加雪上加霜。

牺牲并不可怕,几位专业人士无声无息地死去才能说明问题所在,就连总部那边都不得不重视起来。

如果能把安宁街41号的烫手山芋扔给自己,对他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而这种想法,正是他的机会所在,以“避免危险和控制伤亡”为理由,孟正将其他人都暂时支开,由自己来监视。

“原来如此。”

玛丽小姐点点头。

“不过,你确定这次能得到答案吗?辛格·坎那现在就在龙婆的随行成员当中,不如……”

她口中的辛格·坎那是一位印度人,自称是有着古老传承的瑜伽师。不过,他的真正本事在于其独特的灵媒能力:那就是能在现实中,观测到另一个世界的“庞然之神”的投影。

有他在场,只要能当面见到那个疑似神媒的目标,就能判断出真伪。

“龙婆的目标太大了,那个咖喱佬想在人眼皮底下溜出来并不容易。”

孟正却摇了摇头。

“不如由我们这边提出证据,这样一来他们才会更加重视。”

“所以,你想通过一栋危险度较高的鬼屋来激发神媒的能力显现?”

金发女人摇了摇头。

“鬼屋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未必是一回事,你巨鲸想等到何时?”

“呵呵,你的质疑很有道理,毕竟万一里面的人已经度过了很长时间,这种做法就没有意义……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

他很肯定地说道:

“我看到进去的是两个人,其中还包括那个我见过几次面的男生。既然神媒有可能是这个男孩的友人或是恋人,她为了保护他,一定会选择在第一时间全力出手。到那时,我们很容易能观测到结论。”

“进去的那个就是……”

“未必,有可能是还没赶到。”

“看来你很有信心。”

玛丽小姐叹了口气。

对方的做法与其说是寻找神媒,倒不如说是为“已经能确认神媒身份”的目标寻找佐证。

这些年共事下来,玛丽知道孟正是个思维缜密、行事谨慎的男人,绝不会无的放矢。

他之所以会在此事上如此肯定,难道是他的手上掌握着某种学会不了解的情报渠道吗……?

虽说是“合作伙伴”,之前又当过一段时间的同事,但孟正的确选择正式脱离学会,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放心,不会太久的。”

孟正似乎看出了她的困惑,安慰道。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玛丽定了定神,回答道。

“万一你看错人了……这栋屋子的事件到最后还是无法解决呢?没有进入过的你会不会被怀疑?”

“无所谓,我可从来没保证过要有多少收获。更何况,房子本身又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长腿跑掉,留下来说不定还能有下一次测验的机会。”

他笑了起来。

“反正,那位周队长本来就不相信我会尽全力——”

“等等!”

女人脸色一变。

她的邪灵——一团白色的肉袋子扑到了车窗上,像食肉植物般张开口器,发出尖锐的嚎叫声作为提醒。

与此同时,两人的心头都被笼罩上了一阵沉闷的情绪,就像暴风雨即将来临前,天地晦暗一片时的景象。

“这种沉重的压迫感……是那天在商场天台的感觉,又来了!”

两人都来不及下车,但他们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不需要望远镜,用肉眼就能观测到的漆黑色的巨大鲸鱼,从一片盛烈的阳光中凭空跃出,摇晃着尾巴一头撞向鬼屋的惊人场景。

怪物与房屋火星撞地球般的碰撞,看似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

“唔……!”

玛丽痛苦地捂住了额头。

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浪潮。

巨型的鲸鱼状邪灵与鬼屋相撞,两者的力量碰撞在远境中掀起了惊天狂澜,无声的尖啸席卷了人们的意识。

如果是普通人路过,可能只是“脑袋有点发晕”的程度,可要是大脑长时间与远境相连、沉浸在另一个世界过久的通灵者……

再加上状况突如其来,没有防备的灵媒自然会受到恶劣影响。

与此同时,孟正手上拿着的记录仪器发出“刺啦”的声响,冒起了闪亮的电火花,直接短路失灵;周围数公里内的电器都在这次碰撞的余波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男人的头脑深处同样传来一阵阵刺痛,但他的嘴角却不自觉扬了起来。

“玛丽,你看见了吗?”

鬼屋没有因此而消失,可他们全都能感觉到,那股笼罩在房屋上方的阴冷氛围,像是被一股飓风刮走,暂时消退;屋子周身甚至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说明受到了剧烈的外部冲击……

这还只是第一次冲撞,巨鲸已经调整头颅,继续下冲。

“这是……”

玛丽小姐一脸难以置信。

“哈哈哈,你看见了吗!那种能让远境和现实两个世界之间的壁垒都为之动摇的力量!”

孟正大笑起来。

“除去神媒,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轻易做到这种事情吗?”

说话的同时,他的瞳孔牢牢注视着鬼屋的上空。

玛丽顺着他的目光方向望去,在屋顶的上方发现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模糊身影。

由于隔着相当一段距离,她看不清对方的具体面貌,只知道似乎是一位有着飒爽长发的年轻女孩。

少女身上穿着的这个国家最常见的夏季校服,上面是白衬衫,下面是黑长裤,却依然看得出卓然的气质。

玛丽忍不住又转过头去观察孟正,发现男人的表情已经变得极为狂热,瞳孔中焕发出惊人的神采。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端,玛丽。现在的她,还未曾发掘出真正的力量……”

那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亲眼目睹了长年以来都崇拜着的神明,降临人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