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棺材铺二叔

听书 - 逆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啊?”我被爷爷的话吓了一跳。

“少废话,你不是要开学了吗,明天收拾东西就走,到了那边之后去门城的二街找一个棺材铺,到里面找一个叫张乾坤的,他会给你安排短工,平时你就跟他打打短工来赚学费和生活费吧!”

“还有,我会特地跟你爸妈交代的,不会让他们给你钱,所以你也不要想什么歪点子,你已经19岁了,成年了,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不能再靠着家里了!”

爷爷这么着急把我赶走,我感觉多半跟今天来的那伙人有关,我想开口问爷爷,但是又不敢,哪怕是到现在,我心里还是特别害怕爷爷的。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心里别乱猜,他们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你也该去面对将来的生活了,至于将来你能走到哪,这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和你自己的努力了!”

爷爷说完这些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小屋里,然后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个早已收拾好的包递给我。

我没多问,径直的接过包,然后刚想说话,爷爷再次说道:“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到了那边有什么不懂的完全都可以问张乾坤!”

我点了点头,拿着包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我转过头看着眼前的爷爷,跪在地上恭敬的给爷爷磕了几个头。

爷爷看到我磕头,气的直接是拿起一旁的铁锹就要向我打来,口中还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我特么的还没死呢,你跪个毛呀!”

我吓得是赶紧拿着包就往家跑,不过我知道爷爷此刻心里绝对也不好受,虽然平时爷爷对我特别的严厉,没有好脸色,但是我能感觉到爷爷还是非常关心我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我爷爷和我爸妈的争吵,吵得声音非常的大,我虽然没太听清楚,但是我知道肯定是因为我才吵得架。

第二天一早,我爸妈早已经为我收好了行李,看来昨天的吵架他们并没有取得好的成效。

临走之际,我妈哭的不行,抱着我不想松手,如果不是在旁边劝说,估计可能会没完没了。

我妈还偷偷的塞给了我一些钱,我爸本来想制止,但是看到我妈那几乎杀人般的目神,吓得立马是憋了回去。

我拿着爷爷早就为我买好的票坐上了车,就这样离开了生活长达19年的小村子。

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而且还是一个人,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好奇和激动,还有一丝担忧和对未来的迷茫。

省城距离我家比较远,我坐了足足常达六个小时的大巴车才到了省城,我背着包按照爷爷的吩咐,到了门城的二街找一个棺材铺。

整个门城就一家棺材铺,就这也浪费了好久的时间才找到,我来到棺材铺的门口,已经累的不行,放下手中的包,赶紧的是从包里拿出一瓶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喝完了水之后,我把水放进包里,然后轻轻的敲了敲店铺的门便开口问道:“您好,请问有人在吗?”

“门开着,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背着包,小心翼翼的走进去,进了棺材铺,首先让吸引我的是店铺西北角落的一口棺材,那口棺材竟然是立起来了,棺材材质也比较老旧,地板也是有些凹痕,显然这口棺材已经摆在这里很久了。

棺材店卖棺材一般都是摆在里面,大部分都是平放,想这种摆在外面的,而且还立起来的,我也是第一次见。

紧接着,我看到一个身穿短袖背心,手拿一柄破的不行的蒲扇挡在脸上,整个人是悠哉的躺在躺椅上,脚上还有一双已经黑透了的拖鞋,身上传来一种说不出的恶臭,不时的还有苍蝇在围着他转。

看到这个家伙,我一阵的皱眉,这家伙感觉都已经好多天都没有洗澡了一样,这家伙难道就是张乾坤?

“你是二叔吗?”我疑惑的对着眼前的这个人问道。

张乾坤就是我的二叔,如果不是爷爷告诉我,我压根就不知道我爸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

如果不论其他的情况,单从眼前这家伙的轮廓来看,确实跟我爸长得很像。

张乾坤拿开手中的蒲扇睁开了眼睛看向我,笑着说道:“你就是张无命?”

张无命是我的名字,也是爷爷特意为我起的。

我冲着二叔点了点头。

二叔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好小子,没想到竟然真有你这个人,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真以为那个老东西骗我的呢,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活下来!”

对于二叔的话,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是尴尬的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外传来声音:“老张,老张,来生意了!”

听到这个话,二叔连忙是对着我说道:“大侄子,你先随便找个地方坐坐,我这来客人了!”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刚才说话的是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这家伙对着旁边的女的说道:“这位就是有名的驱魔大师张乾坤,无论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找他,包你满意!”

鸭舌帽的男人显然是属于介绍生意的中间人,苦主则是旁边的那个女人。

女人看到眼前的张乾坤,有些皱眉,捂了捂鼻子目光看向二叔也是露出一丝怀疑的目光。

鸭舌帽的男人没好气的冲着二叔喝道:“老张,你怎么回事,让你注意点,注意点,你这样会把客人给吓跑的!”

“我这里又不是夜店,我打扮的那么好看干嘛,供人挑选消费吗?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还得招呼我大侄子呢,我大侄子刚才乡下过来,我还没招呼他呢!”二叔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鸭舌帽男人连忙是尴尬的冲着旁边的女人说道:“你别介意,大师一般都这样,而且张大师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驱魔大师,口碑那可都是相当的好,这点你完全可以放一百个心!”

那女人这才跟二叔说了下大致的情况。

二叔听后,便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我说道:“大侄子,放下包,跟我走吧,正好我也带你见见世面!”

听刚才那女人的讲述,二叔此行过去的目的就是去抓鬼。而那个鸭舌帽男的则是叫陈三,平时就做一些帮二叔介绍生意的活。

那女人说她老公最近别女鬼给缠住了,整天萎靡不振,两眼血丝,而且神经特别的古怪,时不时还做出一些无法理解的动作,感觉就像是中邪了一样,之前也找过几个驱邪人,然而都没有用,甚至还把驱邪人给吓疯了。

听到这些,我心里一阵好笑,把驱邪人都给吓疯了,这驱邪人是个江湖骗子吧,这点心里素质都没有也来做这一行,这不是扯淡吗。

我们来到了这女人的家中,女人的家中没什么异常,整体的风水摆设也都没什么问题,看来多半应该是外来因素的影响。

紧接着我们来到了卧室里,我看到一个男子此刻正在被捆在凳子上,而且绑的是结结实实的,嘴中还被塞着步,简直就是非人的对待。

我从眼前的这个男的头上隐约看到天庭带有一丝黑气,双眼周围也都是黑气环绕,显然已经被邪祟附身,最起码已经有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个玉,玉上有淡淡的裂纹,如果不是有这块玉,估计这男的早就是被邪祟夺了身体,不过好在现在时间也不算太晚。

一旁的二叔则是冲着我笑着说道:“怎么样?你可以解决吗?”

我听到二叔的话,愣了一下,难道二叔想看看我目前的实力情况,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对付这种情况,并不需要多大的本事,比较简单。

我正准备过去动手的时候,突然出来一声娇喝:“住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