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他们什么关系?

听书 - 南城暖风不及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他们到兰姨住的别墅时,程子峰还没有来。

听到动静,兰姨连忙出门查看,看见门口竟然站着苏荷和洛霁尘两个人,她吃了一惊!

前几天苏荷失踪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她才给洛霁尘打了电话。

当时洛霁尘只说苏荷没事,她大概猜测得到,他们是在谋划着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原本以为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再见到苏荷了,没想到她今天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兰姨有些激动,拉着苏荷的手问长问短,问她这段时间吃得好不好,过得怎么样,但唯独没有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又住在哪里。

“兰姨。”苏荷见到她,心里暖暖的,笑着回答说:“你不用担心我,我一切都好,只是还不能随意走出来。”

“那你今天,来我这,没关系吗?”兰姨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指着洛霁尘开来的车问道。

那辆车车窗都是透明的,她坐在里面一路过来,肯定会被人看到。万一有人注意到她,认出来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岂不是就前功尽弃了。

苏荷看出了她的想法,回答道:“没关系,我们一路古来都是山路,根本就没有人。”

“何况我也想您了,趁着今天天气好,过来看看您,也好让您放心不是吗?”

“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兰姨慈爱地看着她,拍怕她的手背,“我知道你们有事情要忙,也用不着特意抽空来看完。等事情办完了,有时间了记得来,我就很高兴了。”

她是真的把苏荷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也是真的关心和心疼她。

只要她和洛霁尘都好好的,哪怕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孤独终老,她也是心满意足的。

“来,快别在门口傻站着了,进来坐吧。”她才想起来他们都还在门口站着,忙把两人往里面迎。

虽说她这里一年到头也不见得有人会路过,但苏荷现在情况特殊,还是保险一点,先进去再聊比较好。

“其实我们今天过来,一是来看看您,二是有别的事情需要借您的地方用一下。”苏荷

边跟在兰姨身后往里面走,一边说道:“待会林江会去接一个人过来,这个人,兰姨你也认识。”

“谁呀?”兰姨笑笑,没有太在意她说的话,只是随口问道:“不会是陈芙吧?”

她在南城认识的人就他们这几个,听苏荷这样说,也没多想,只当是他们几个人想借着她这地方僻静,聚一聚,又或者是商量些什么事情。

苏荷和洛霁尘对视一眼,朝着兰姨神秘地一笑,摇摇头回答说:“等人来了,您就知道了。”

她敢保证,兰姨见到程子峰一定会大吃一惊。

“什么人呀?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兰姨听她这么说,反倒是起来好奇心。

自己认识,却不是陈芙,那会是谁?

任她想破脑袋也再想不出第三个人来,追问苏荷,她却只是满脸的神秘,却什么也不肯再说。

兰姨无奈,只好放弃。

反正人快到了,到时候见到了就知道是谁了。不管怎么样,苏荷和洛霁尘总归是不会害自己。

没过多久,林江就到了。

程子峰坐在轮椅上,被他缓缓地推了进来。

兰姨看到他,惊讶地微微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两人之间沉默的对视,苏荷心领神会。

她猜的果然没有错,兰姨和洛霁尘的舅舅果然是旧相识。从两人对视时的眼神来看,他们之间还不是普通的相识那么简单。

他们之间肯定有故事!

苏荷已经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怎么样?兰姨,我没骗你吧。”苏荷拉过兰姨,介绍说道:“这位就是之前跟您提起过的霁尘的亲舅舅。”

然后又对程子峰说:“这位就是兰姨,之前也跟你提起过的。”

“不过,你们之前也已经见过面了,也算是早就认识了。”

她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两人的神情变化。

程子峰面不改色,平静地点了点头,说:“确实见过一次,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上次的款待。”

“既然您是霁尘的亲舅舅,那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快进来坐吧。”兰姨只在最开始,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也是神情自然,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表现。

但她那一瞬间的不自然却没有逃过苏荷的眼睛,苏荷心中已经有数,也没有戳破。

一直没有说话的洛霁尘此时突然走上前来,从林江手里结果轮椅的扶手,把程子峰推到了沙发旁边。

然后拉着苏荷,面对着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舅舅,我们今天找您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您,关于我母亲的,还希望您能如实回答我。”

他神情严肃,让程子峰一愣。

林江接他来的时候,只说带他出来散散心,顺便见一下苏荷,却没说是有事情要问,而且还是关于程凝的事情。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兰姨,端起桌上早已准备好的热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让林江大老远把我从医院带到这里来,不会是散心那么简单,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兰姨听到洛霁尘的话,身子僵直了一下。原本准备去厨房给他们做一些糕点,现在也完全忘记了。

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洛霁尘,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好,那我就直接问了。”洛霁尘眯起眼睛,盯着程子峰,一字一句问道:“我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

程子峰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里面还没喝完的水洒了一些出来,溅到了他的手上。还好水温已经不是很烫了,他几乎都没有注意到。

“出车祸,尸骨无存。”他淡淡地抬眸,看着眼前这个当年无助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遇事果决,手段凌厉的男人,不禁叹息一声,“你应该都知道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怎么突然这么问?”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有的事,有的人,永远也过不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