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南城暖风不及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两小时的时候,位于南城富人区的翰林别苑前后脚响起了两道车子驶进来的声音,保姆听到这声音赶紧拿了一把伞迎了出去。

两辆车子并列停下,苏荷下车的时候洛霁尘的司机也正好下来,看到她的时候恭敬的叫了一声夫人,她点头应了,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洛霁尘的车窗。

保姆拿着雨伞进了车库,担忧又无奈:“南城最近雨多,夫人总是忘记带伞,这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的了啊。”

苏荷清淡一笑,接过她手中的雨伞,此时洛霁尘也下了车,司机的目光在苏荷和洛霁尘之间转了一个回旋,迅速从车上拿出了雨伞。

苏荷的只是短暂的和洛霁尘对视了一眼,点了个头就和保姆出了车库,两个人生疏的不像夫妻,倒像是萍水之交的陌生人。

保姆的絮絮叨叨苏荷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看似如同往常一冷漠淡定,但心中早已拧成了一股乱麻。

夜半时雨依旧未停,苏荷房间的门被人推开,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她身子微微一震,心中已然清楚,今夜会经历什么。

陈曦要回来了,这些天苏荷的脑子里总是不断有个声音在提醒她这件事,车库和洛霁尘对视的那一眼,让苏荷心如刀割,同时也让她终于作出决定。

男人熟悉的味道将她掩盖,黑夜里苏荷眼角溢出一滴眼泪来。

“什么时候换的洗发水?”男人的唇拂过她的耳边,有些不悦。

苏荷没有回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要将男人身上的古龙水味可进身体里,下一刻,她像跟自己较劲一样,胳膊用力的攀附上了洛霁尘的肩膀,整个人极具主动。

最后一次吧,她心里暗暗的想。

洛霁尘迷恋苏荷的身体,面对她的主动,这个向来冷静的男人在此刻也有些丢盔弃甲,这具身体带给他的诱惑在这一刻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但他却只想沉溺其中。

“你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嗯?”洛霁尘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沙哑,又带着浓浓的嘲讽。

苏荷不说话,她太懂如何取悦洛霁尘了,一个轻而易举的动作,就能让这个男人完全沉溺,可她一直觉得,那样的自己很廉价,但这一刻,她放弃了一切尊严。

“洛霁尘,男人真的可以,迷恋一个女人的身体,心里却还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吗?”极具冲刺的时候,苏荷的声音摩擦过男人的耳廓,一阵电流划过脊柱,快意的让洛霁尘根本无暇顾及她的话。

室内活色生香,空气中令人激奋的空气因子久久不能消散,女人清冷的脸陷在被子里,呼吸间曼妙起伏,黑暗中男人的眼睛里再次透出火花来。

又是一场情韵消散,男人起身,却被细长的胳膊从后背紧紧抱住,鼻尖传来一阵清淡的香味。

洛霁尘眉头一皱,不悦很快浮上他的眉头,他下意识的以为苏荷是要求和,要挽留,他甚至感受到了她抱着自己的时候的颤抖。

可背后的女人忽然一笑,明明身体颤抖,说话的声音却冷静至极,她轻柔地开口,对他说:“洛霁尘,我们离婚吧。”

空气凝滞了几分,洛霁尘眸眼微眯,很快又恢复往日的镇定。

“嗯。”良久后,他起身穿衣,感受到她的肌肤最后划过他的身体。

“离婚协议书明天会发送到你的工作邮箱。”不知是心冷还是身冷,苏荷打了个寒颤,才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她的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男人的脊背,眼泪无声的划脸颊,只有在这个时候,完整的黑夜里,借着暗夜的微光,她才可以肆无忌惮的表露自己的感情。

“苏荷,你知道离开我,对你来说代表着什么吗?”男人到底没有忍住,冷声说了一句。

苏荷的声音清冷决绝,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像是刺进了洛霁尘心里,她说:“解脱。”

“砰!”的一声,房门被用力的关上,好像在这里多呆一刻就会让他感到恶心。

苏荷终于捂住了脸颊,任由情绪翻滚。

第二天,苏荷少有的没有去上班。

自从进了洛氏,除了几次洛霁尘出事,她从未请过假,公司没有人知道她和洛霁尘的关系,走到今日设计部总经理的位子,每一步都流着她的血泪。

苏荷先去了疗养院,不知道离开多久,为了保险起见,卡里的钱可以确保住在这里的人做手术和之后的疗养费用。

“苏小姐,兰姨的后续治疗我会一直跟进,只是,您确定不需要跟您汇报吗?”医生问苏荷。

苏荷看了一眼远处的女人,很快恢复了理智:“不必了,若是想知道,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见她有难言之隐,医生也不便多问。

从疗养院出来之后,苏荷在车里打了几个电话,这三年来,她从底层做起,越来越像个女魔头,甚至工作上面对洛霁尘的时候也是不留一点情面,有时候她会刻意作出一种和洛霁尘不和的假象,但实际上,这三年她一直在暗中帮洛霁尘铺路。

“等我走后,所有行动都可以开始了,他知道是迟早的事,不用刻意瞒着。”说的有些口干舌燥,苏荷心中浮上一抹沉痛,但一想到洛霁尘在洛氏很快就可以彻底站稳脚跟,又觉得有些兴奋。

挂了电话之后,苏荷准备开车回一趟苏家,虽然这三年来他已经和那家人断绝了关系,但从某方面来说,苏子玉还是她的父亲,这点血缘之情让她心里想着再去见他一面,毕竟这一走,她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车子刚刚发动起来的时候,苏荷接到一通电话。

“苏小姐,据我所知,陈曦小姐并非明天回国,她已经回国一周了,而且,她似乎已经见过洛先生了。”电话那头的人着,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不能百分百确定那个人是洛先生,毕竟……”

“没事,回来就好。”苏荷打断了那人的话。

这一刻她才明白过来,昨晚自己提出离婚的时候,洛霁尘之所以会表现的那么平静,是因为陈曦回来了,洛霁尘其实巴不得她如此主动的离开。

苏荷心里想着,只觉得心如刀绞,这种疼痛不知道怎么让她感受的如此真切,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察觉是真的在痛,小腹坠痛的感觉让想来能忍的她很快就浮上一层冷汗来,从后视镜看到自己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苏荷放弃了自己开车去医院。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决定和洛尘渊离婚的前一天,竟然会查出来已经有孕三个月。

她用了半个小时接受和消化这件事,想起这三个月来洛尘渊每一次的激烈她就心尖一跳,昨晚自己又那么主动……医生说,这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了。

“以后千万不能再剧烈运动了,尤其是……你懂得吧?”医生皱眉提醒苏荷。

突如其来的母性让苏荷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小腹,几乎是很短的时间里她就作出了一个决定,她笑着,轻声对这个小生命说:“宝宝,有你陪着妈妈,以后的生活,妈妈忽然有了更多的期盼了。”

修整过后苏荷放弃去苏家,回到别墅,她专门挑这个时候,洛霁尘肯定不在,每天这个时候保姆会出去买菜,她的行李早已经收拾好,也就一个小箱子而已,离开正是时候。

将东西搬上车,苏荷邮箱里的定时邮件也准时发送到了洛霁尘的工作邮箱。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原以为的淡然离开,会变成她的夺命之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