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魔君你又失忆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盟灵大陆,泽丰城。

“啊!墨公子!墨公子来啦!”

随着一声激动的喊叫,顿时人潮涌动。

街上的人流纷纷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凰久儿手上刚买的冰糖葫芦,此刻只剩下光溜溜的一根竹签。而竹签上的葫芦已经躺在地上,被踩的惨不忍睹。

这可是她拿明玉珠换的,还没来得及尝一口。

若是跟他们计较,会不会有失身份?

一阵香气飘来,凰久儿动了动鼻子,舔了舔粉红的嘴唇,“好香!”

遁着香气走去,看见一个大大的竹筛子样的东西一层扣着一层,最上面盖着个竹盖子,袅袅热气自缝隙里蒸蒸日上。

摊子前是一位年过四十的大婶,有些无奈的看着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大街,瞬间就已经变成三五两人,好生萧条。

大嫂看着走过来的凰久儿有些意外。

这姑娘倒是没有跟着去看墨公子。

忍不住问道:“姑娘,你怎么没有去看墨公子啊?”

“他是谁啊?我为何要去看他啊?”

就是他害的我的冰糖葫芦都没了。

还要我去看他,想的挺美。

大婶惊讶的说:“姑娘,你不知道墨公子啊?他可是咱们泽丰城第一美男子啊。”

第一美男子?

能有多美?能美得过辰叔叔吗?

凰久儿浑不在意的淡淡“嗯”了一声,指着蒸屉好奇的问:“这里面是什么?能吃吗?”

“这个是包子,很好吃的,你尝一个。”大婶打开蒸笼,拿出一个白花花的包子递给她。

凰久儿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接过,又递给大婶一个明玉珠,“谢啦。”

大婶咽了咽口水,两眼冒金光的看着晶莹剔透的明玉珠。虽然她很想一把抢过明玉珠,但还是有些良知的拒绝了凰久儿,“姑娘,一个包子不值这么多钱,你给三个铜板就好了。”

“铜板?那是什么?我没有。”

大婶:“…”

“大婶,你是个好人。”

凰久儿说完,也不理会错愕的大神,将明玉珠放在摊子上就转身离去。

大婶被冠上一个“好人”的称号,又得了这么一颗明月珠,顿时感觉今天是不是走错了片场。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啊,墨公子”

“墨公子”

一阵阵嘈杂刺耳的尖叫声由远及近,一浪高过一浪。

凰久儿揉了揉耳朵,皱着眉头,烦恼的朝声源看去。

又是墨公子!

只见一堆人,如山洪猛兽似的朝这边移过来,这些人凑拥着的中间是一辆由四匹高头大马拉着的宽大的马车,有一黑衣护卫骑着马在前面开路。

凰久儿啧啧惊奇的瞧着这些激动的无以自拔的人。

女人也就罢了,可是里面居然还夹杂着几个男人。

瞧他们几近癫狂的模样真是一点也不输给那些女人。

况且这个墨公子连个衣角都没露,他们是瞧空气吗?

凰久儿准备找个偏僻点的地方躲避这场灾难,好巧不巧的是一肥胖女子跑过来刚好挡住了凰久儿的去路。

“都给我滚开!不许你们靠近墨公子。”肥胖女子大声吼道,声如轰隆雷响,震的凰久儿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她惊悚的看着面前的人肉泰山,竟一时间忘记了动作。

人族的女子都这么可怕的嚒!

人群被她这吼声也都惊的停止了前进,转过头只瞧了她一眼,不屑的甩了个眼神,尖叫声复又响起。

凰久儿欲绕过女子,却被她一把抓住,眼含凄切的看着凰久儿,说:“姑娘,我能求你个事吗?”

凰久儿本欲不想理会,可是这女子一副伤心的模样,让她有些不忍拒绝。

斟酌再三,问:“姑娘,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肥胖女子小声的在凰久儿耳边说了几句,说完还娇羞眨了眨眼睛。

凰久儿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犹豫的说:“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吧。万一……”

“不会的,墨公子可温柔了,绝对不会忍心伤害人家的。”

若是单听这娇滴滴的声音,兴许还能有几分的怜香惜玉,但是配上这样的身材,凰久儿觉得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她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参与的好,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是肥胖女子却是不肯了,拉着凰久儿质问:“姑娘,你是不是怕墨公子被我迷住,所以才不愿。你放心墨公子若是娶了我,我可以让他纳你为小妾。”

凰久儿皱了皱眉,甩开女子的肥爪,冷声说道:“没睡醒吧你。”

肥胖女子更是变本加厉,凰久儿被她缠的烦了,生出一丝怒火,抓住她的肩膀,往上一扔。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好了。

她用手在眉骨上架起一座拱桥,观赏着女子以一个极优雅的飞翔姿势朝着马车飞去。

不料被人一脚踢在脸上,皮球一样的又飞回来,掉在地上后,滑翔了十几米才堪堪停住。

女子姿势怪异,四叉八仰的趴在地上。

凰久儿:“…”

只差一点,真是好可惜。

而那踢人之人,黑衣猎猎生威,翩翩然的又落身回了马背上。

“墨林,出了何事?”马车内传出低沉又温和的声音。

黑衣墨林回道:“公子,有刺客,已经被我解决了。”

“嗯,走吧。”马车内的人,眸色幽深,神情淡然。

执书静坐,姿势慵懒随意,邪魅又清隽。

尖叫声又拔高了一层似的突然响起。

“啊,墨公子说话啦!”

“我听到墨公子的声音啦!”

墨君羽深邃的眸闪过一丝不耐,闭上眼,只一秒,再睁开,已是一片清明。

须臾间,就已调整好情绪。

窗帘随着马车的走动而轻轻摆动,风拂过,掀起一角。

一白衣女子的身影若隐若现,这女子倒是没有跟其他女子一样激动喊叫。

墨君羽不免多瞧了几眼。

身形看上去也就十五岁左右的样子,戴着毡帽,遮住了容颜。站在这群人中间好似有星辰笼在周身,如落入凡尘的仙子,让人如沫春风,心生欢喜。

此时的凰久儿却没有留意这些,她抬脚踢了踢地上的人肉,没反应,再踢了踢,还是没有反应。

“不会是摔死了吧?”凰久儿心中大惊。

正准备去探探她的鼻息,一丫鬟带着两个抬着担架的府丁急急忙忙的赶来。

“不好了小姐又晕过去了。”

挤开凰久儿,吩咐道:“快,将小姐抬回去。”

两府丁使出全身力气将人肉搬上担架,颤着腿,费力的将人肉抬走了。

凰久儿拍了拍被丫鬟碰过的胳膊,抬头看,阳光甚好。

虽然日子似乎选的不太妥当,但天气不错。大好风光,万不可辜负。

一场小小的风波,并没有打扰到凰久儿逛街的雅兴。她一路逛到街尾,买了不少稀奇玩意。

可是这些商贩看见明玉珠就没有那么好的定力,良心更是早早的就喂了狗。

眼露贪婪的盯着明玉珠,点头哈腰的送走了凰久儿,“小姑娘,欢迎下次再来啊。

泽丰城来了这么一位豪的霸气的富家女的事很快传开了。一时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之谈资。

毕竟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尚品居酒楼是泽丰城最豪华的一家酒楼。一楼为大众大厅,二楼,三楼是豪华包厢。

即便是大厅装修的也是非常雅致。镂空雕刻的窗柩,古香古色的案椅,穿插其中的屏风,或题诗、或绘山水花鸟。还有淡淡的古檀香充斥周身。

凰久儿选了个极巧妙又隐蔽的位置。巧的是能透过屏风的空档瞧清楚邻里几桌的情况。妙的是自己的位置正好被隐在了隐蔽处。

二楼某个包厢里,墨君羽看见进来的凰久儿,微微上扬的眼角里眸光微动,“是她?”

墨君羽的这个包厢好像是被精心安排好的一样。两面窗台,一面脚下是一条比较幽静的小街。

平日里这条小街人流稀少,非常安静。

今日不知怎的,他刚一坐下,楼下就传了一阵尖叫。

他低头瞧去,十几个人女人仰着脖子一脸花痴样的盯着他。

惊的他赶紧收回身子,换了个位置,还不忘吩咐墨林将窗户给关严实了。

墨君羽换到了另一个窗台边,这个窗台侧对着大门。

正好看见凰久儿进来,看见她正好寻了个离自己前方不远的位置坐下,正好又是面对着他。透过屏风的上方,在二楼的墨君羽正好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凰久儿刚坐下就听到有人在小声讨论。寻着声探去,原来是左前方那一桌客人。

一中年男子呡了一口酒说道:“你们猜是哪家千金,如此豪横,一下子能拿出十几颗明玉珠?”

“在咱们泽丰城当属墨家财力最为雄厚,当之无愧的富首。可是,这墨家只有一位公子,没听说有什么千金啊?”旁边一位瘦小男子说道,“难不成是这墨家主在外面的私生女?”

“呸!墨家主为人正直,对墨夫人又更是情深义重,岂是你说的这种风流小人。”一中年大妈十分鄙夷的骂道,“你以为天下男人都跟你一样。我跟你讲,你要不把那个小莲处理了,我跟你没完。”

“夫人,这好好的怎么又说到我头上来了。”瘦小男子似乎有点畏惧。

这两人显然是一对夫妻,男的好色,女的泼辣。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