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真假陆仁甲的作用

听书 - 名侦探修炼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个魔术想要完美,那就要欺骗所有人。

可其实大多数魔术中,被选中参加魔术的观众,多多少少都会发现一些魔术的马脚,特别是大型的魔术。

就比如这场【魔药】魔术。

相比于全场几千名观众的感官,其实陆仁甲一个人的感受如何,真的无关紧要。

就算是你发现了魔术的奥秘,那也只是你一个人发现的,你一个人无关紧要。

你......其实就是魔术师选上来的一个让其他几千人安心的‘托’而已。

但是如果魔术师是个完美主义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这场魔术的魔术师,明显就是一个强迫症一般的完美主义者,因为他不单单想欺骗那几千名观众,就连唯一的一名被选中上台的幸运儿,也想要欺骗。

而且,为了让陆仁甲经历和台上一模一样的场景,魔术师真的是大费周章。

还记得一开始的那个【真假陆仁甲】的手法么?

就是用一个假的陆仁甲,替换真的陆仁甲,然后用两名双胞胎分别带着两名陆仁甲,走到两个位置完全不同的篝火台的操作。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操作,至今为止还没有展现出他的作用。

是啊,如果只是想让陆仁甲掉进篝火台下方的箱子里,那根本用不着两个主持人啊,也用不到两个篝火台啊,更加不需要让假的陆仁甲去迷惑观众啊。

都用真的不就好了么,效果是完全一样的。

但是,如果都用真的的话,就会出现一个很尴尬的现象。

那就是陆仁甲在跌落篝火下方之后,是没有办法瞬间移动到舞台之上的。

所以,想让陆仁甲的感官经历,和观众们看到的场景一模一样,那就只有一种办法。

就是把舞台移动到陆仁甲的方向。

没错......一个假的舞台!

为陆仁甲一个人准备的舞台!

此时此刻,周言与林溪已经走到了演出会场之中,刚才在救护车里与陆仁甲交谈,花费了周言20多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搜证科的警员们还没有完成手中的活。

数十人依旧在舞台上忙活着,采血,用白色的粉末勾勒舞台上的血迹,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

一走进演出大厅,其实就会被舞台的灯光吸引,视线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方向望过去。

然而......周言看都不看舞台一眼,他闭上眼睛,在脑海里直接构建出了整个演出会场的构造,然后视线飞到空中,从上到下的俯视......

当时舞台上,木门缓缓打开的画面就这样出现在了他脑海之中,光的角度,木门开启的方向,以及观众的视线,这些东西很轻松的就能在思维的世界里重现。

一分钟之后,他睁开了眼。

然后望向了舞台侧面的一个方向......

那里,漆黑一片。

而这时,周言也丝毫不惊讶的看到,林溪也望着那个方向。

很显然,林溪和自己想的,是同样的问题。

而且她和自己也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是那里么?”周言问道。

林溪点了点头:“应该就是那里,只有那个方向,才能让陆仁甲先生感受到舞台现场的同时,又不让观众看到那团假的篝火,因为光的角度只能射到那里。”

好吧,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估计根本听不懂这俩人在说什么。

这就像是考试对答案一样,两个学霸在探讨最后一道大题,而一旁的学渣连插嘴都没办法插,毕竟压根听不懂。

但是如果,两个学霸都得出了同一个答案的话,那也基本就能确定,这个答案是正确的了。

所以这俩人相识一眼,都不再迟疑,赶紧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那个位置正好是观众席的一个角落,和当时燃烧的篝火方向相对,如果观众望向篝火,那么这个方向,就是视觉的死角。

周言来到那个方向的尽头......这里,也有一块幕布,只不过比正面舞台上的幕布小了很多。

林溪的速度比周言快一些,她先来到了幕布的前方,想都没想,直接一把扯开幕布......

那后面......是一块幕镜!

可能有人不知道幕镜是什么,其实说白了,就是镜子。

在舞台剧中,有很多情况下,需要让光线集中照射到某个点,但是如果舞台上的灯光设备太多,就会导致遮挡物拥挤,影响观看效果。

这个时候,就需要幕镜了。

这些镜子普遍很大,而且下面带着轮子,能轻易的反射光源,并且不同的幕镜,还能通过构造和角度,让光源呈现出不同的感官。

这里也不需要太细说,反正,在周言和林溪面前的,就是一块长达五米,高度足足三四米的巨大幕镜!

这!就是陆仁甲看到的东西!

没错,一面镜子而已。

那么如此一来,就把【为什么陆仁甲会经历和舞台上一样的场景】这个问题解释了一半了。

为什么是一半呢......

因为这面镜子只能解释箱子之外的场景。

回想一下,当时陆仁甲的看到了缓缓敞开的箱子门,还有照射进来的光,以及一截脖子。

在这个过程中,这截脖子无疑是最吸引陆仁甲视线的东西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在木门缓缓敞开的情况下,陆仁甲会不会下意识的朝着木门外望去。

所以,在木门外,魔术师就必须准备好一个和‘站在舞台上向下观看’时差不多的视角。

那么这面巨大的镜子,便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当时舞台下方的观众席是没有灯光的,而站在舞台上时,灯光却很足够,当时周言被叫上台的时候,也只能勉强看到前几排的人。

而陆仁甲那时候在黑暗的箱子里呆着,突然光射进来,他即使往外看,视线也会光线所遮蔽,而且箱子的门就那么大,这就保证了陆仁甲的视线,只可能是一个狭窄的广角,他除了面前的镜子,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这里却有一个细节。

那就是,如果陆仁甲当时走出了箱子,那么他就能很轻易的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不在舞台之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