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去荒凉山

听书 - 乱世幻想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图通又道:“那位域师能打败上木,确是人才,我倒想见识见识他。”

重林道:“只是域师现已闭关修炼,谢绝任何往来。”

图通道:“如域师能到访我火域,我将热烈欢迎。”

重林道:“我可将图通域主的意思带回去,待他出关后,是否有意来火域访问。”

图通道:“多谢重使者!”

随后,图通开席宴请重林,重林就在火焰城住了几宙天,暗自派手下打听火域火族的下落,不时就有消息返回,重林认为目的已达到,就辞别了图通,返回了木域。

重林返回木域城后,及时来到了木域殿,此时,正好恒子、总林、头林都在,

总林见到重林回来,就立刻问道:“情况怎么样?”

重林道:“幸亏我们将曲火的死讯散布出去,那图通早就怀疑曲火是火域火族人。我在火域在几宙天心摸到的火域火族的情况。”

恒子齐道:“哦,说来听听。”

重林打开一张地图,道:“火域火族都被逼进了这里。”

总林道:“荒凉山,这里是无人区,这图通怪恨心的。”

恒子看了看地图,道:“这里好像离木域很近。”

总林道:“看起来,是很近,但有没有路通过来,还真不知道。”

重林又道:“图通还特邀请域师出访火域,我就用域师正在修炼之由,加以推辞。”

恒子思考一下道:“好,既知道火族人的地理位置,我就带曲火到达那里。”

总林、头林、重林齐惊道:“带曲火去。”

恒子道:“是的,我和曲火暗暗去那里,火域人是不会知道的。然后曲火召集他的族人。然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总林道:“这可要冒很大风险的。”

恒子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马上去曲火那里,让他准备一下,我们即将起程。”

总林道:“那好,那好。”

恒子道:“这张地图,我就用了。”

重林道:“好,好,你用它与曲高人好好研究一下行程。”

恒子道:“是的。”

恒子来到曲火处,见曲火悠哉悠哉地躺在床上,吃着什么。

恒子见此就道:“你这小子倒悠悠自在,怎么不利用这么好的机会,好好的修炼,而在床上吃东西,我看再过一段时间,就怕你路都走不动了。”

曲火一听是恒子来了,就道:“大哥,我修炼才下,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修炼关口被卡住了,正要请你指导呢。”

恒子道:“重林出使火域,已打探打探到你族人的下落。”

曲火高兴道:“哦,那太好了。”

恒子道:“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与你的族人分开了?难道你的族人不保护你这小王子?”

曲火道:“当时,图通击杀我们火家时很乱,我自己逃出来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剩下了我一个人了,就隐藏在火焰城里,这就与我的族人失去了联系。”

恒子道:“据重林说,那图通很想见到我,我准备去火域一访,并将你带上……”

曲火还没把话说完,惊叫道:“大哥,你这不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吗?他们想抓我都抓不到。”

恒子道:“你先别激动吗!你大哥就这么坏?如是那样,那我何必救你?你等我把话说完,再发表你的看法也不迟嘛。”

这时曲火才笑道:“好,大哥,你说吧,我听着。”

恒子道:“这样子,你现在不是已修成宙乙功了么,你可授你易容术,将你容貌改一下,不就可跟我一道去了。”

曲火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但我还是不想见那图通,见到他,我一怒,说不定露出真相。”

恒子笑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这次行动,我们是不见图通的,我是想让你去见一见你的族人。”

曲火道:“这还差不多。”

恒子打开地图道:“你看,你的族人在这里。”

曲火靠近一看,怒道:“这个地方为荒凉山,经常有怪物出现,这是一无人区,这图通真是搞的出来。”

恒子道:“他能不将你火族杀光,将他们赶到荒凉山,已算对得起你们火家了。不过,从地图上看,这荒凉山离木域很近,如召他们来到木域,那就好了。”

曲火道:“为了我们火族,我就是再苦再累,也得去。再说有大哥与我同行,我很有信心能将他们召在我们的麾下。”

恒子道:“你好好的准备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起程。”

曲火问道:“好的,不过我去火域,总林他们也同意。”

恒子道:“我与他们都商量过了。”

第二天早晨,天还蒙蒙亮,恒子就和曲火从合木城出发,飞行来到火、木边境,他们避过边境守军的监视,越过高山峻岭,来到了荒凉山。

荒凉山有些像恒子去过的异界,一片荒凉,人在那里,很难生存。

曲火告诉恒子道:“这荒凉山原本也是绿色一片,后来只是这一带出现了烈火,将所有的树木全部烧烬,这才出现了这一带荒凉的景象。”

恒子问道:“这烈火是如何出现的?”

曲火道:“是由火龙喷出的。”

恒子一听,这火龙岂不是犯通曾说过的火域火龙宝贝?

恒子道:“据说,这火龙是火域的一大宝贝?”

曲火道:“是的,火龙这东西有好有坏,如能得到它,让它长大成熟后,就会吐出火龙果,这火龙果给人吃了,就会升功,但火龙在吐出火龙时,就会不断地从口喷出一种火来,人很难接近,火龙吐出火龙果后,就会立即死去。”

恒子道:“这种动物还真是奇怪。”

曲火道:“所以这火龙越来越少,原来在火域还有人有时看到,自火龙喷火烧了荒凉山这一带后,几乎没人见到这火龙了。”

恒子道:“哦。”

曲火又道:“自火龙在这一带喷火烧毁森林后,说来也怪,这里就一毛不拔了。”

恒子道:“这很可能是由于火龙所喷之火,所散出来的能量过于强大,将所有植物连根烧毁,而造成这一后果。”

曲火道:“有可能。”

恒子又问道:“这火龙吐出火龙果后,就会自动死亡,那火龙是怎么繁殖的?”

曲火笑了笑道:“你提的这个问题,至今没有人弄清楚,有人说,火龙是由一种火龙树演化成火龙的,不知是真是假。”

恒子惊奇道:“植物树还能演化成动物?”

曲火道:“传说是这样的,但至今也没人证实它,也没有人见过什么火龙树。所以说,火龙这宝贝,非常稀少,现在可能都灭绝了。”

恒子道:“好东西真是稀有的。”

他们走着走着,曲火突道:“啊呀,我肚子疼,内急!”

恒子笑着,指了左边的一土堆道:“来时,你吃多了,快去那边,我就在前面等你。”

曲火道:“好的。”

曲火说罢,就快速跑了过去。

恒子就向前走去,也没有开启神觉,边走边欣赏着荒凉之地,这地方除了荒凉,但有很多的小土坡,土墙等之内东西。

忽从一土墙边跃出一人,没头没脑地向恒子杀来,恒子连忙挡下,接着就是对打四五个回合。

恒子急忙跳出战圈,仔细一看,原来那袭击他的人是位装饰奇葩长相漂亮的姑娘,就问道:“来者可人?为何要偷袭在下?”

那知那姑娘一声大笑,反问道:“你是何人,敢来我荒凉山?去死吧。”

那姑娘没等恒子回答,就亮出功力,顿时那姑娘火光闪闪,手一伸便有二把大刀在手,就向恒了擗来。

恒子一看,这姑娘功力了得,已达宙丁功。因此,恒子急忙升功,与她对等,也升到宙丁功,双手向那姑娘拍出一掌。掌风与她所持大刀相碰。

“轰隆隆……”一声巨响,火花四溅。

双方倒退三步,但二人功力没减,那姑娘的火光与恒子的金光互相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道独特的景观。

姑娘一起身又向恒子扑去,想二次与恒子较量,就在这时,二道声音响起。

“花君主,不在打了,自己人!”

“花妹,不能打了,他是我们的大哥!”

喊声正来之于曲火方便的土堆旁,那姑娘听到喊声,立即停止了向恒子的攻击。向那土堆旁看去,便收了功力,大叫一声“哥哥!”立刻跑了过去。

曲火刚方便过,裤子还没系好,就被冲来花妹险些将裤子冲掉了下来。

那花妹见曲火那狼狈的样子笑道:“你怎么来了?我还指望这一辈子见不到你了呢?”

曲火连骂道:“呸呸呸呸,闭上你的臭嘴,你哥不是活的好好的么?”

站在一旁的高长老笑着道:“我见到你们兄弟能再次相逢,我火族就有再次崛起的希望。”

这时,恒子就走了过来,见到曲火他们如此样子,就知道,他们已找到荒凉山的火族了。

恒子道:“你们兄妹相逢,就把你大哥晾在一边了。”

曲火立刻介绍道:“花妹、高长老,这是我与你们离开后,所结识有公孙恒子大哥,如没有他,可能就像花妹刚才所说那样,真的这辈子我们不能相见。”

那花妹起紧转过身来,细瞧着恒子,那知他是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成熟男子,他说上前,不好意思地拱起双手道:“曲火妹花火,先前不知是大哥来到,多有冒犯,还请大哥多多包涵!”

恒子一听花火,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王芳花,一阵忧伤感突然袭来,愣了一阵,那花火又道:“花火多有冒犯,还请大哥多多包涵!”

恒子这才回过神来,笑道:“噢噢噢,花妹,我们这叫不打不相识嘛?”

恒子这一句话引起了四个的大笑。

高长道:“我们被图通所逼,不得不躲进了这荒凉山,但我们一直警惕着图通他们派人来荒凉山,前些日子,图通就派人来过,多亏花君主的一身功夫,我们火家才在这荒凉山站住了脚跟,所以你们俩一来到荒凉山,就被我们察觉到了,我们还指望图通又派人来了,我就和花君主按排好族人后,就靠近你们,后又发现你们又分开,我和花君主也分开,分别应对你们俩,没想到是少域主回来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呀!走,我引你们见族长去。”

高长老说罢,就和花火在前面带路,恒子和曲火就在后面跟着。

恒子笑道:“好啊,曲老弟,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妹,对我一声都不说,险些我命丧她的刀下。”

曲火道:“大哥,切莫怪罪,当时我们火宾家遭到通家追杀,我这妹武功虽在我之上,再怎么样,也对不过图通,她生性刚烈,我以为她定要单独找图通一斗,生死未卜,也不知她能否活在世上,我和你说她有何意义呢?没想到,她却在我火家遭到最危难之际,放下了自己的性子,护着族人来到这荒凉山避难,真是难能可贵,她的这种异于平常之举,定与长老劝导有关。我这妹妹虽是有点鲁莽,但心肠倒是很好。”

恒子道:“哦,难怪她见到我就不问清红皂白就打。”

曲火笑道:“是啊,她不像高长老那样,他靠近我后,先问我是谁,然后才有其它行动。如像她那样便打,那我大便未好,就受挨打,那肯定要吃亏的。”

恒子又道:“你们是亲兄妹,为何你妹的功力比你还高?”

曲火又笑道:“我这个妹妹呀,从小生性不但刚烈,而且好动,我父母就生下我们兄妹俩,母亲生下我妹时,就暴死。所以对他对我妹特别痛爱,什么都依着她,久而久之,我父主就管她不住了。一气之下,就将她送给宙上月老管,没想到,她却学炼了一身功力,达到了宙丁功后,返回来到了我和父主身边。随着父主死去,内乱突起,就发生了通家署杀我火家之事。”

恒子笑道:“你们火家的故事还真不少。”

恒子和曲火边走边聊,忽听到众声唱起:“拜见少域主!能见到少域主平安归来,是我族之福!”

恒子有些吃惊,这声音是从他的身后传来,他急忙转过身一看,只见一般人都跪在那儿,向他和曲火俩人的方向拜着。

恒子一见急忙闪身避过,心道,他们是跪拜曲火,与他无关,如不避过,那有多尴尬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