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聊斋小相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林凡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处破旧的茅屋,四壁空空如也,身下的土床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草垫,散发出刺鼻的发霉味道。

他尝试着略微移动身体,体内的经脉马上传来阵阵撕裂疼痛,林凡闷哼一声,又重新坐回原处。

片刻前经历紫金雷劫的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无数金紫色的天雷从天而降,击中林凡的身躯,摧毁了他的丹田气海,撕裂他的周身经脉和血肉骨骼。

林凡忍受着阵阵剧痛,清澈的目光中依旧保持清醒。

“我只是正常的凝聚金丹,为什么会引来紫金雷劫?若不是天玑石把我带出雷劫,这次真的要身死道陨。”

林凡抬起右手,他的手腕上用一根红色丝线系着一块似玉非玉的石头,这是他师父天玑子飞升之际留给他的护身符。

之前在雷劫即将毁灭林凡时,这块天玑石突然破开虚空,将林凡传到这一处所在。

昏暗的茅屋中,白色的天玑石散发出淡淡的微光,随后一股信息流注入林凡的脑海。

“师父在天玑石中留下了信息。”

林凡眉略微有些吃惊:“原来他在飞升之前已经预见到我会经历紫金雷劫,预先布下了后手。”

轰隆隆——

一阵闷雷声在远方响起,林凡抬头望向茅屋的破窗外,远方天际线上一片厚重的乌云正在逐渐凝聚,道道雷电在其中蹿动,发出隆隆巨响。

林凡的眉头微微皱起:“雷劫,追来了么?”

天玑石虽然将林凡带出雷劫,但并不能替他消去此劫。

雷劫乃是天道因果,会一直追踪林凡,直至将他彻底湮灭才算圆满。

好在天玑子当初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并提前为林凡寻找到了一种可以躲避雷劫的方法。

一阵喧哗声在茅屋外渐近,片刻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林凡咬了咬牙,双手强撑着身躯从床上起身,步履艰难的走到门口,打开破旧的门扉。

门外站着数人,为首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材略胖,身上穿的是华贵的丝绸长衣,举手投足间显出大户人家的雍容。

这男子连同他身后的那群仆人,此刻七八双目光聚集在林凡身上,一个个表情各异,像是在观看什么奇珍异兽。

林凡轻呼了一口气,强忍住周身的剧痛,摆出一副平和的表情:“请问诸位有何事?”

对面那名中年男子愣了一瞬,但马上回过神来:“请问你是林凡林贤侄么?”

林凡点了点头,脸上故意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在下林凡,请问阁下是?”

中年男子面上现出笑容:“林贤侄,总算找到你了!”

边上一名随从上前一步:“这位是金华城方家的方世谦老爷,我们今天奔波了一百余里到这处山村,就是为了找你!”

林凡依旧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金华城方家,找在下又有何事?”

方世谦哈哈笑了两声:“林贤侄,方家和林家祖上是至交,只不过这几十年来断了联系,我们最近得知你的下落,特地赶来此地相见啊!”

林凡转头望向天边,那一片翻滚的雷云已经退去,重新现出明亮的天际线。

金华城方家,就是师父天玑子为林凡找到的破解雷劫之法。

方家是金华城中首屈一指的富贵人家,历经九世富贵,一直好善乐施,积累了九世善缘。

林凡只要躲在方家人的身边,借助他们的至善血脉就能避开雷劫的追迹,保证自身的安全。

至于进入方家之后要如何,师父天玑子只是留下了八个字——随遇而安,蛰伏再起。

这些念头闪电般在林凡的脑海中转过,他摆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对着方世谦作揖一躬:“原来是方伯父,小侄多有怠慢,请进来一坐。”

方世谦观林凡言谈之间颇识大体,看来是读过书的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入茅屋。

他身后的那些随从则都留在原地,彼此面面相觑,不敢擅入。

踏入茅屋就是一股刺鼻的霉味,方世谦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他抬头扫视四周,这屋子里就只有一张铺着茅草的土坯床,此外就是堆放在墙角的一堆破旧书卷。

连桌椅都没有。

林凡露出一丝苦笑:“家境贫寒,连杯茶都没有,怠慢伯父了。”

方世谦摆了摆手:“无妨。”

随后他走到墙角近前,低头查看那一堆书籍。

论语、孟子、大学……

这些书的封皮都已经破烂不堪,有的已经散落不成册,可见平日里被翻看了不知多少遍。

方世谦转头望向林凡:“贤侄寒窗苦读,可有去考取功名?”

林凡摇了摇头:“家中贫寒,难以凑足赶考的路费,而且父母亡故,我需在坟前守孝,不久前才满三年。”

方世谦点了点头,知书达理,仁心奉孝,从这一眼来看,林凡是个不错的孩子。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样子,还要再多观察一段时间才可下定论。

心中念头转动,方世谦望向林凡:“方、林两家乃是世交,如今林贤侄沦落在此地受苦,不若随我回金华去吧。”

林凡当然是要随方世谦去金华方家,但他明白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急切。

林凡对着方世谦一躬到地:“多谢伯父,但父母尸骨安葬在此,林凡怎能离去。”

方世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不到这林凡还有些迂腐,果然是个读书人。

“你已守孝三年,不应再荒废光阴。随我回金华去,若是将来你能出人头地,便可衣锦还乡,还可为你父母风光大葬,那才是真正的尽孝之道。”

林凡显出恍然之色,再次一躬到地:“伯父教训的是!小侄浅薄,竟然忘了大义!”

方世谦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林凡还算通情达理,读书没有把脑子读傻:“你快去收拾一下,随我去金华。”

林凡答应了一声,说是收拾家用,其实这屋子里也没什么东西,他找来一块破布,把那一堆书包起来打了个结,就算是收拾好了。

林凡背着一包书,随方世谦走出茅屋,外面那群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

林凡停下脚步:“临行之前,小侄要再去拜祭一下父母。”

方世谦笑着点了点头:“应该的,去吧。”

林凡放下包裹,转身向屋后走去,方士谦留在原地,微微叹了口气:“今早父亲突然和我说方林两家的事情,真是令我大吃一惊。”

“这林凡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只是小檀那孩子性格好强,恐怕很难同意这门亲事。”

后方一名仆人凑到方世谦近前:“老爷,这林凡看上去面色惨白,走路步伐不稳,怕不是有痨病在身吧?”

方世谦回头瞪了这名下人一眼:“林贤侄家境贫寒,难免身体虚弱,就算他真的有病在身,我们回金华后找医生替他诊治便是,不要在背后议论短长。”

那名下人被吓得一缩脖子:“是,老爷!”

其实不怪这名仆人怀疑,林凡刚刚经历过雷劫,丹田损毁、体内经脉尽断,比起普通人还要虚弱很多,看上去的确像是病人。

片刻之后林凡从后院返回,和方士谦行礼后,众人离开这处破败的茅屋,走到远处的几辆马车边上。

方士谦把林凡带到最后一辆马车前,马车边上站着一名丫鬟,一身翠绿色的衣服,年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一双大眼睛眨啊眨,圆圆的脸上洋溢着笑,十分俏皮。

“贤侄,你乘坐这辆马车,有什么事情吩咐阿狸。”

林凡再次道谢后走到马车前,想要迈步上车却有些力不从心,他体内伤势极重,凭借超乎常人的毅力才能坚持到现在。

但面前这三尺高的马车,却仿佛登天之难。

“公子,我来帮你。”

阿狸走到林凡身后,单手托住他的腰身向上一举,直接把林凡整个人抬入马车中。

好大的力气。

林凡坐进马车中,略微松了一口气,眼前这第一关总算是过去了,接下来到金华方家后,还不知道又会遇到些什么事情。

也只有像师父说的那样,随遇而安了。

在林凡思索之际,丫鬟阿狸一个纵身也跳进马车车厢内,坐在林凡的对面,上半身前倾,对着林凡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公子,阿狸等你好久了。”

噗的一声,两只火红的狐狸耳朵从阿狸发髻中支了出来,左右摆动了几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