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仙人抚我顶

听书 - 炼狱艺术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道道流光从天而落,降临在小镇上。

——几名身穿白衣的少年修行者,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他们气宇轩昂,志得意满,手持各类兵器,站在小镇中央朝四周打量。

“我们走吧,这些凡人在修房子,灰这么大,一点意思都没有。”一名女修捂着鼻子道。

“李仙子说走,我们就走。”一名男修道。

“是的,这里有什么意思?师姐想换地方玩,我们就换地方。”第二名男修道。

“走吧走吧。”第三名男修道。

“这里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走!”第四名男修道。

几人腾空而起,瞬间便去的远了。

柳平看着他们消失在天空的云层之中,脸上露出了深思之色。

这些人手中的兵器,最差的也是宝器。

就兵器而言,修行界分为利、宝、灵、法、道。

道器最强,利器最差。

能飞行,至少需要金丹修为。

修行境界的划分,由低而高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身、封圣、神照。

神照一成,即可飞升。

眼下,在二十出头的年岁就能拿着宝器出来炫耀、且修为至少是金丹境的修行者,几乎都是大门派弟子。

换句话说,这些人来头不小。

那个女修似乎在门派内挺有地位,不然为何都顺从着她的意思?

也许是都在追求她?

酒保走上来,拍着他肩膀笑道:“这些修行者可看不上我们小镇,没事的,我们很安全。”

柳平笑笑,没说话。

那些修行者既然能到这里来,便已经说明问题。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对于修行人来说,有哪一件事是没有因果的?

柳平忽然发现,这些局外人完全不懂什么是修行者。

一个平凡的人,心中往往求的是财富,是伴侣,或求平安,如果所得遂愿,便心满意足,就算没有如愿得到,也只是失望的叹叹气,继续生活下去。

修行者不是这样。

他们想要超越一切苦厄,成为永恒。

他们竟然敢去求长生!

——所以他们是天下欲望最炽盛的一群人。

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们会浪费时间来一个世俗小镇?

这时有人进入酒楼,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喊道:“小二,来。”

柳平便拿着菜单上前,笑着问道:“客官您想吃点什么?”

那几人点了菜。

柳平默默记住,到后厨去报了菜名。

菜很快端上来。

那几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起了饭菜。

又过了一会儿。

几名年轻人走进了酒楼。

柳平照例上前,笑着问道:“几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那几人看了看菜单,点了菜。

柳平正要走,却被其中一人拉住。

“小二,我打听个事儿。”那人压低声音道。

“您请讲。”柳平道。

“你们对面的青楼,哪位姑娘最美?”那人再次压低声音道。

柳平微微一怔。

在他对面不远处,酒保的眼神一凝。

糟糕。

柳平才刚进入暗雾镇,对这一套根本不熟,也对青楼一无所知,如何能为这些人推荐姑娘?

“客官,这话您就问错了。”柳平笑笑,说道。

“怎么错了?”那人挑眉道。

“有道是各花入各眼,依小的来看,青楼的每一位姑娘都很漂亮,但客官您眼光可比小的高得多,也许在您眼中,那些姑娘都是庸脂俗粉呀。”柳平说道。

他朝酒保使了个眼色。

——别过来。

酒保刚听完他的解释,这时还有些犹豫。

“妙,有道理!”那人抚掌大笑。

旁边几人也笑起来。

一人点头道:“说的没错,在我们眼中,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庸脂俗粉。”

“此话值得喝一杯。”

“来。”

几人齐齐举杯。

柳平目光低垂,不着痕迹的扫过几人。

……很好,这几位都是易容乔装而来的。

而且掩饰了身上的灵力波动。

但这种程度的掩饰,又如何瞒得住柳平?

他略一感应,心中便有数了。

“这种程度的敛息诀……既可以掩盖灵力的波动,又可以让人身上的神光透出来,使人看上去明明是个普通人,却显得丰神俊朗……这种不要脸的路数怎么这么熟悉……”

“咦?这好像我编撰过的那一部玉树临风版敛息诀,记得当年买的很火,不少人支持正版订阅。”

“不过几年之后盗版玉简泛滥,我不得不在这一部的基础上做了很多改进,重新拿出来卖……”

柳平暗暗思量着,将手笼在袖子里,不动声色的捏了个诀。

悄无声息间。

他识海中的灵觉顿时起了玄奥变化。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看破了酒桌前几人的敛息之法,察觉到了这些人身上的灵力波动。

……看他们身上的灵力波动,似乎与之前飞来的那几名修行少年一一吻合。

原来是他们!

还好没让酒保来——

酒保一脸不在乎的神情,肯定以为这几位是普通人。

修行者心高气傲,倘若被凡人呼呼喝喝,面上就算不说,心里也过不去。

到时候打起来,酒保死不死还得两说,万一暴露出酒保身上种种与修行世界不同的异术,整个小镇都麻烦了。

——毕竟这些修行者一看就不是散修。

他们是有门派的。

在修行世界,门派是这样一种组织——

师弟不行师兄上,

师兄不行师父上,

师父不行长老上,

长老不行掌门上,

掌门还不行?

大家一起上。

——这种事已经远超所谓的E级,根本不是暗雾镇招惹得起的。

柳平默默叹口气,心中飞快想着应对之策。

这些事说来慢,实则只在一息间。

几人刚刚喝完那杯酒,把酒杯放回桌子上。

柳平给几人斟满酒,然后手捧酒壶,侍立在旁。

一人道:“每日用功实在是苦,我早就想去青楼听听曲儿,美人在畔,放松放松。”

另一人同意道:“说的对,路漫漫其修远兮,若不懂得劳逸结合,说不得哪天绷断了弦。”

又一人握着筷子道:“来来来,吃菜吃菜,每天都吃那些东西,嘴里苦巴巴的,哪有这些饭菜过瘾!”

——这几人倒也实在,心性算不上坏。

应该不至于惹出什么乱子。

柳平心中想着,面上就露出微笑:“各位客官,没事的话,小的先下去忙了。”

开头那人从怀里摸出一块银锭,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说道:“你这人机灵,就在这里候着,爷重重有赏!”

柳平看了那银锭一眼。

钱什么的真没意思,我一点都不爱钱。

你不拿出一座灵石山来,我都懒得多看你一眼。

但现在人在死亡世界,随时会有危险,还是不能直接谈价格。

——保命要紧。

“多谢大爷!”

柳平将银锭塞入怀里,大喜道。

他拿起酒壶,给几位修行者一一满上,顺便不着痕迹的朝酒保使了个眼色。

酒保是何等的人精,原本正准备过来看看,这时见了柳平的眼神,略一咂摸,立刻转身走回柜台内,埋头拨弄手中的算盘,再也不打算过来。

与此同时。

小镇的另一条街道。

某座府院之中。

守夜人首领脚步一顿,低声道:“坏了,酒保传递消息,说柳平似乎发现了什么麻烦事。”

“怎么办?”老K小声道。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拿能量守恒置换器来。”首领道。

几人立刻取出一个小巧的装置,将其打开,递给首领。

首领将那装置放在口袋里,摁下开关。

嗡——

下一秒,他身上的魔力被转化为灵力,随之呈现在外,散发出修行者独有的灵力波动。

——他变成了一名修士!

“按照修行世界的标准,我大约是元婴阶段的水准,这件事只有我出面,才能控制住场面。”

首领肃然说着,换上道袍推门走出去。

酒楼里。

“先别高兴,这银子不算什么,大爷有话问你,你若答的好,大爷还有赏!”那男子道。

“您请讲。”柳平道。

“店小二,你能在这镇子上最大的酒楼当小二,必然是结识了不少英雄豪杰,知晓许多附庸风雅之事。”那人道。

这话说的中听,柳平不禁点点头。

其实作为他这样一名店小二,结识许多地痞流氓,知晓许多庸俗下流之事才是真。

——捧我何为?

“小二,你说说看,若我们这些人进了青楼,如何才能显得像花丛老手,不至于被人看扁?”那男子压低声音问道。

酒桌前,其他几名修士喝酒吃菜,一幅毫不关心的模样,但耳朵全都竖了起来。

柳平听了这话就是一怔。

什么啊。

原来是一群雏儿。

也是了,他们本就是一群少年。

——第一次出来玩,紧张惶恐期待加害羞,对不对?

话说回来。

你们真是够可以的,死都死了,还想着逛青楼。

不愧是修行者。

“哈哈哈,大爷你可问对人了,这事儿好办,但需要银子。”柳平笑道。

“银子你不操心,且说说看。”那男子道。

柳平道:“你们再叫几个菜,满上两壶酒,我这就去青楼请几位姑娘过来唱曲儿助兴,你们边喝边聊,姑娘们跟你们熟悉之后,剩下的事情还不好办?”

“剩下的事儿怎么办?”男子茫然道。

“姑娘会带你去啊,等你进了青楼,不用理会任何人,姑娘直接带你到她房里去。”柳平道。

“妙!”男子大喜道。

其他几人也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男子一翻手,将一袋子银锭摆在桌上。

“钱你拿着,快去快回。”男子道。

“好。”

柳平收了银袋,笑吟吟的道。

他一路朝酒楼外走去,迎面跟酒保对了一眼。

酒保看着他,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明明是店小二,怎么当起龟公来了?

柳平不屑的瞪他一眼。

——连对方是修行者都看不出来,我若不救场,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穿过街道,走进对面的青楼。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