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炼狱艺术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曾经有人说——

生命在面对极度危险的刹那,偶尔会超越时间的限制,看到自己记忆中所藏的一切过去。

这句话是对的。

当那滴血落下来的时候,柳平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一生,直到最终的那一刻——

那是承平一百八十一年。

万仞平原。

术法飞摇,刀剑乱鸣,血光乱世。

喊杀声连绵不断。

人族与妖魔的决战正逐渐进入白热化。

某一刻。

妖魔们齐齐爆发出震动天地的嚎叫声,响彻整个战场。

众人族修士心有所感,不禁转头望去——

却见几股汹涌的妖魔大军突入人族主将营地之中。

直捣黄龙!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眼看连主将营地的旗帜都已摇摇欲坠。

“快来救主营——”

有人高声呼唤。

咚!咚!咚!咚!咚!

战鼓声急如骤雨,从人族主营之中响起,传遍整个战场,向所有修行者们发出了求救。

营地四周的修行者们拼死抵挡,形势却岌岌可危。

众修行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整场战役分胜负的时刻到了!

人族的命运悬于一线!!!

同一时刻。

战场外,天空深处,层层白云之上。

一名闭着双眼的男子站在云端,面前漂浮着一朵小白花。

男子伸出一只手,轻轻扯着花瓣。

“不救他,他死。”

“救他,我死。”

“不救他,他死。”

“救他,我会死。”

男子每念叨一句,便扯下一片花瓣,任其随风飘去。

终于。

最后一片花瓣被他扯下来。

“不救他,让他去死——看来天意如此。”

男子将这片花瓣握在手中,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随手一挥,打开一条通道就要钻进去。

突然。

大地上传来声震如雷的战鼓声,无数道惊呼嘶喊声随之响起:

“主将危险!”

“它们攻进了主将营!”

“完了,我们完了。”

“防线已经崩溃!”

“快来人,谁来救救我们!”

“救主将啊!”

男子身形一顿,俯身朝云下望去。

主将营地中尸横遍野,还在抵抗的修士们已经越来越少了。

人族兵败如山倒。

男子静静看着,面上露出难忍之色,喃喃道:

“师父……”

这时鼓声已残。

男子取出一片薄如蝉翼的白玉面具戴在脸上。

只见他身形一振,整个人化作一抹迅若闪电的灵芒,穿过重重叠叠的云层,朝天空之下俯冲而去。

半空中,层层妖魔立刻有所感应。

它们朝着那道光冲上去——

却听那光中传来男修的怒喝声:

“挡我者死!”

霎时间,他身侧现出一团一团的黑雾。

黑雾漫天。

一名名身穿黑衣的蒙面修士从雾中出现,纷纷迎上了那些妖魔。

趁这时,那抹灵芒如游龙一般,迅速穿透天罗地网,从远空骤然袭来,落在刚刚陷落的人族营地之中。

轰!!!

无数妖魔被震飞出去。

流光散尽。

戴着面具的男修站在阵地中央,也不出手,只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似乎是某种讯号——

虚空打开。

十六名黑衣蒙面修士从他背后一跃而出,将一名刚刚夺下人族将旗的妖魔斩成数截。

十六人将男子护在中间。

男子上前几步,将营地中一名伤重的老者搀扶起来。

这一刻,整个营地的修行者死伤惨重,再无任何抵抗之力,而无边无际的妖魔却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老头儿,差点死掉的滋味如何?”

男子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手势。

他背后的虚空再次动了动。

数百名黑衣修士次第显现,落在他背后的阵地上。

这些修士似乎早有准备,一出现便奋不顾身的迎上了妖魔大军。

男子这才搀扶着老者,转过身,朝着营地的另一边突围。

十六名蒙面修士紧紧护在他周围。

但这里可是战场!

四面八方,涌上来的妖魔越来越多——

这是一决胜负的冲阵,妖魔大军蓄势良久,绝不会轻易放弃!

男子皱了皱眉,轻唤道:

“都来!”

只见一簇簇蒙面人从虚空冒出来,迅速在四周排列成阵,纷纷捏诀施法。

一息。

所有法术就绪,只等一声令下。

“杀。”

男子吐字道。

所有法诀齐齐释放——

天地一片逆乱灵光,轰鸣般的千万道术法朝四周奔袭而去,从万千妖魔的围攻中打开了一条缝隙。

“走。”

男子将伤重的老者背起来,如流星般飞退。

十六名蒙面修士紧紧护住男子四周。

一路上无数妖魔杀来,却被众多黑衣蒙面人左抵右挡,竭力打开一条生路。

从远处望去,整个逃生的队伍如同一条黑鱼在惊涛骇浪里上下游荡打滚,历经七冲八突,几次差点被碾碎当场——

终于,众人拼死杀出一条路。

男子带着老者落至另一处严阵以待的人族防御壁垒之中。

传送法阵早已就绪。

男子带着老者一站上去,顿时从众人眼中消失不见。

整个战场上,所有修士们忍不住轰然喝彩。

——有人救下了主将,化解了妖魔的偷袭!

一时人族士气大振,大举反攻。

数千里外。

一座荒弃的城池。

尸横遍野。

寂静。

老者和男修一同落下来。

灰袍老者勉强撑起身子,打量着面前的男修。

男修已摘下脸上的面具。

只见他闭着双目,独臂笼在袖子里,张嘴打着哈欠,脸上浮现出百无聊赖之色。

尽管身上战甲破碎,到处是触目惊心的划痕,但看他这幅样子,仿佛才刚刚睡醒。

“孽徒,你何必多此一举。”老者皱眉道。

男修叹了口气:“卦圣大人,我费心费力救你,你就不能多念念我的好?”

“我记得你在妖魔中有很多朋友,还专门发过誓,决不上战场搏杀。”被称为卦圣的老者冷笑道。

男修从尸堆里挑出一个约莫膝盖高的魔怪头颅,端端正正摆在地上,然后坐上去,接话道:

“这么美好的世界,你们却要打打杀杀,我当然不参与。”

“但你今天来了。”老者道。

“我没出手。”男修道。

老者一回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忍不住问道:“各宗门的中坚力量全被抽调到前线,你又从哪儿弄来了那么多好手?”

“我找到隐杀楼,要了十六名死士,令他们一路近身护持。”男修漫不经心的道。

老者质疑道:“隐杀楼都是见不得光的刺客,并不擅长战阵搏杀……”

“所以我从邪修谷调了三百名武道修行者,专为抵御妖魔的冲阵。”男修道。

“妖魔从四面八方而来,其中不乏一些邪恶至极的术法,仅凭武道修士恐怕抵挡不住。”老者道。

“所以我又去了一趟极北圣教,找了几百名精通术法的圣魔高手。”男修道。

老者问:“后撤的时候,妖魔的几位首领隐藏在路上,光凭你这些人手——”

男修翘起二郎腿,得意道:“当然,我也觉得还差点意思,所以提前派了大批高手,专门去了一趟妖族皇廷,救下了被废黜幽闭的前代妖王,约定它为我护持这一场,我则帮它创造机会报仇——估计我们刚才走的时候,它已经跟那几位推翻它的妖魔首领拼起命来了。”

老者默了数息,长叹一口气道:“徒儿,你终究还是收伏了那些邪魔外道,成为了魔道之主。”

“不,除了救你,我没有打算做任何事。”男修道。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给你卖命?”老者问。

“因为我有钱。”男修道。

老者一怔。

“我一向信誉良好,付账爽利——这次给的报酬大约是他们平常生意的三倍。”男修比着手指道。

老者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男修懒洋洋道:“我早就算了一卦,老头子,今天是你的死劫,不过幸好有我——等此劫过后,你要请我喝酒。”

“算我的死劫花了多少?”

“十年寿命。”

“完全不划算,”灰袍老者摇头道:“臭小子,今日是我的死期,恐怕没机会再请你喝酒了。”

“那可未必。”

男修伸出独臂,从储物袋里摸出一粒丹药。

那丹药刚冒出来,顿时放出五彩之光,照亮了四周虚空,氤氲成一片蒸腾雾气,煞是好看。

灰袍老者望向那颗散发着淡淡光华的神丹,神情凝重道:

“天上地下……这丹药只有一颗,绝不是你用钱能买来的。”

“没错,这是我亲自动手,从七大派禁地取来的。”男修道。

“你盗走神丹,必是破了七大派的禁制——待老夫身陨之后,那些门派一定不会放过你。”老者道。

男修闭着双眼,不屑道:“他们抓不到我,再说我已算过天机,有了此丹,你的死劫可以安然度过。”

说着,他将丹药抛出去。

那粒丹药飘飘荡荡,无声无息的落在灰袍老者面前。

这时老者脸色越来越差,忽然吐出一口血。

男修忙道:“老头儿,别装高手了,快把神丹吃下去,不然一会儿你可就真死了。”

老者望着手中神丹,脸上露出艰难的笑容。

“老夫是不成啦。”他说道。

男修终于露出焦急之色,喝道:“我算过天机,有此丹在,足以助你渡过死劫。”

灰袍老者摇头道:“时也命也,就算老夫渡过此劫,也无法改变一切。”

男修不解的望向老者。

灰袍老者感慨道:

“天下修行者多如过江之鲫,然通晓六艺者寡。”

“数百年来……”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真传弟子。”

“你一定要记住——”

“我们会的东西太多,不仅妖魔欲杀我们而后快,就连人族之中的各大门派,对我们也半是敬畏,半是怀疑。”

男修站起身,厉喝道:“少说这些没用的,快把神丹吃下去!”

老者轻轻一笑,眉间的皱纹渐渐抚平,眼神却锋利起来。

他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

“……徒儿,你仔细听我说。”

“你的天资独一无二,却又为天地所嫉,生下来便盲眼、独臂、经脉有缺,不能为道法所治愈。”

“你命数早已前定,这么多年来,就连老夫也一直无法为你改命——”

说着,灰袍老者忽然用尽全力,伸手狠狠打在男修胸口。

男修未曾防范,顿时被打得心脉尽碎。

临死之际,他睁开灰暗的眸子,不能置信的望向老者。

“我……的……死劫……原来……”

他勉强说道。

老者却将神丹塞入男修口中,后退几步,双手合了个印。

一道道玄奥的、散发着惊人力量的波动从老者身上散发出去,凭空凝结成灵纹,又纷纷没入男修体内。

“徒儿。”

“用神丹助你改命,这是为师唯一能做到的事。”

男修勉强提着最后一口气,说道:“为什么……”

“因为这场战争只是开端,而结局早已注定。”

灰袍老者叹息道:“虚空中藏着大恐怖,它已经盯住了我们的世界,我苦思许久,却没有一丁点应对之法——我甚至连真相都看不清就要死了。”

“徒儿,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