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偷偷藏着坏心思

听书 - 昆仑小师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能用神念感知到的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洛阳不由勾起唇角,先收起玄黄塔,回想着那些看过的奇妙景观,效仿着开天神的道术运转方式探手抓下,破碎毁灭的天剑完好无损地出现。

同时断去与万法本源的联系,与开天神一同出手。

没谁看到那一剑如何斩下,恍惚间开天神就已坠下虚空。坚不可摧的古神道体当空炸散,化作数不清的晶石散入夜色,那等气机波动叫诸多散修意动,争先恐后的抢夺。

两个大罗境界的老者抢在众人前夺下晶石,没等遁走,周身燃起业火,待到火光散去,已变作狰狞的无腿异灵,双臂修长粗壮,背后火翼震动,向着人群飞去。

“一念花开!”

洛阳提剑横与身前,随着剑指寸寸划过,天地间生出三千剑莲,精致的花瓣落下,气机迥异的剑光飘摇而起,同着晚风散向八方,剑气翻滚,火光尽数泯灭!

与此同时天师收敛神念,正打算催动垂天钓追寻晶石,却再寻不见任何一块,本以为是被洛阳摧毁,可没等开口就听洛阳传音问道:“总记三千九百一十八枚晶石,交出来!”

“不是被你毁了吗,事关重大,莫要玩笑!”

洛阳剑眉轻挑,扩大神念,没等推衍出晶石下落觉得周身如刀割般抽痛,自从天际坠落,被南诺抱在怀中。

“小贼,你需要什么药,我给你找,小贼……”

这是洛阳最后听见的声音,意识随即沉入到幽暗中,南诺紧张地飞向昆仑,未待回去被清风卷到外道。

混沌魔神蹲在戈壁间,小心翼翼将最后一块石头罗好,打量着完美无缺的石塔,笑了,回头说道:“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买卖,人给货你付钱,若是坏了规矩就会付出代价……”

“他就坏了规矩,并非神体,更非圣体就动用极境开天剑术,估计有段时间醒不来了,就算醒来恐怕也拿不起剑。”

“拿不起剑?”

南诺慌了神,以前总希望他能放下剑,两只手都用来抱她,可现在六界需要他,他不能放下剑,若是放下剑,那苍生该如何,除了小贼,又有谁能担的住此方天地?

周缘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再睁开眼便看到无止境的幽暗空间。试探着向前摸索前行,在耐心将要耗尽时终于得见朦胧的光晕,像是透过厚重阴云的暖阳,璀璨动人。

再走近些,再走近些,终于看清那光的真实模样。

并非是初升的晨曦或将落的晚霞,那是一尊巨神。

体外有着无尽道韵凝实成的金灿辉耀,双腿蹲屈,踏着混沌浊气,歪着头,将混沌清气抗在肩头,靠有力的臂膀将其高高托起,注视着瞩目可见的美好未来。

“现在,你懂了吗?”

被岁月沧桑过的低沉声调打破旧有的沉寂,周缘循声望去,背后走来健壮的生灵,长发披肩,那眉眼与擎天踏地的神明相差不多,气机也是一模一样,他们是同一生灵!

“日后您的荣光当是我的性命,周缘愿为您的意志倾尽所有,哪怕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无怨无悔。”

开天神问的究竟是什么周缘不清楚,但他能看清眼前的局势。

六界的那句俗语说得很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成为神裔本来的目的就是变得更强,现在有比阴爻神更值得信奉的存在,又有什么理由可以去拒绝呢?

“很好,此后你将百劫不侵,万古不朽,在我神光沐浴所在你当不死不灭,秉持着我的剑锋,征讨叛逆。”

开天神朗声说道,言出法随,一道道彩光落入周缘体内,同时间那些古神道体破碎生成的晶石融入他的躯体,在空空如也的骨骼上刻画玄之又玄的咒言,将道韵刻入血脉,与生俱来。

再醒来时已是正午,晴空无云,湛蓝而深邃,周缘缓缓坐起,感知着有过的强大力量,看见了渴望的未来。

“去找到那件东西,当我归来时,万物皆灭,唯你永恒!”

传音在周缘耳畔响起,他起身化作流光遁入混沌,循着气机指引落在一方无名而荒芜的混沌,锐利的眸光扫过重重浮星,探手抓下,层层剥离石块,盯着那块漆黑色的石碑,嘴角不断勾起,露出的笑容叫人不免心惊肉跳。

“第一块,还有九块,洛阳,这次换我毁掉你的所有!”

周缘的心语声穿过无尽的时空后在洛阳耳畔响起,沉睡三天的少年蓦然惊醒,翻身坐起,打量着陌生的石屋,抚摸着身上的被子,没有松口气反而皱紧剑眉,眯起丹凤眼。

发生了很不真实的事,他的气海消失不见了,识海也消失不见了,思念感知下整个六界尽入眼帘,心思念动却难以牵动如此浩荡灵力,尽是老马拉重车的蹉跎感。

如此境况别说解救六界苍生了,随便一个不朽绝顶可能都能要了他的命,坐拥宝山而不能入,原是如此凄苦。

“醒了呀,不错嘛,能活着就很好了,知足吧。”

虚掩着的木门缓缓洞开,混沌魔神踏步进屋,带来些许寒意,洛阳不由恍惚,自从成仙后可许久没有感知过冷暖了。

现在他不是剑仙,也不算凡人,这是个什么境界?

“糯糯呢,她去那儿了,为什么不在六界中?”

洛阳感知着人间境况,顺便寻找着心上人,可寻遍黄泉碧落都没能见到她,更找不到蛛丝马迹,不由得心慌意乱,直觉的周身传来刀割般的刺痛,四下虚空竟开始扭曲!

“定,散!”混沌魔神张口吐出两个简短的字节,不安分的时空道则平静下来,但只有短暂瞬间便再度波动起来。

那少年低着头,双拳紧握,身躯颤抖着,再痛也不出一声,疯狂催动神念,不惜代价想要斩出剑光,借此证明自己不是没了爪牙的病虎,还有威慑力,还能保护想保护的人!

“还真是熊孩子脾气,她没事,用不了太久就回来了。”

混沌魔神没有再出手,她知道洛阳的性情,就和她们相同,骨子里,血脉中刻画与生俱来的力量,不是某种道韵,而是不屈的意志,哪怕仅剩一口气就会抗争,永不屈服。

“我不信你,说,她究竟去哪了,为什么要去那儿?”

洛阳咬牙切齿的说道,忍着痛,费力地挪动身体,挣扎起身,举起拳头,像过去在街头时,即便被打倒一万次,还是很会站起来,然后挥出最重的一拳,直到敌人倒下。

拳风折起明光,须臾间划破长空,在虚空间刻下一道笔直的线条,是拳,更是一剑,能够崩山摧城,是洛阳当前能斩出最强大的一剑。

混沌魔神仅仅歪歪头就避过这一拳,青丝随风,闪耀着璀璨的辉光,没能伤到丝毫。而洛阳却觉得脚下一软,险些没能站稳,却还是低吼着再挥出一拳,尽情宣泄倔强。

“你闹够了没有,都说了她很快就回来……”

混沌魔神撇撇嘴,抬起右手,稳稳接住洛阳的拳头,任由剑光在掌心破灭,见洛阳还要再出拳,失去所有耐心,随心意将他抡起,像是破布口袋般掷在地上。

石屋被升腾而起的灵气波动震踏向,飞沙走石,滚滚烟尘腾空而起,恰似潜龙腾渊。在悉悉索索的石块碰撞声里洛阳再度昏死过去,等睁开眼,又回到床上,熟悉的石屋,熟悉的场景,分不清方才的是梦还是眼下的是梦。

身躯上传来的疼痛却是相同的,秋蝉先觉没有动静,根本无法凭此界定真实与虚幻,更没办法感知到天剑,若不动用灵力就与正常人无异,可只若升起念头,便有刺痛不散。

寻不到根源,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不同之前,这次等了许久也不见混沌魔神过来,由此了然,那不是梦。

又一次昏死后醒来,似乎调动灵力比曾经更难,至于现在的体制……洛阳试探着捏住剑指点向就近的青石,戳面团般留下两个深洞,很锐利但远远不够。

“你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周缘凝炼几万年的万法本源在你体内,开天神的生平感悟也在你体内……”

“力量是完全足够突破那个界限的但身体差得远,不是古神体,没了天书的加持,只是个凡体。”

“所以你没办法趋使那股力量,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想办法成为我这样的生灵便是,在过去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由超脱一方天地到蹉跎整个混沌。”

“成为混沌的主人,约束改变它而不是被它约束改变。”

混沌魔神慵懒轻柔的声音不断传来,洛阳起身,神念展开落向屋外,探查到的场景很是奇异。

三尊混沌魔神围坐在一处,尽数封闭神念灵力,手中分别握着纸片,小心地藏着不想叫彼此看见,在玩某种游戏。

“具体的呢,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另外糯糯去哪了?”

风沙卷过,洛阳下意识眯起眼眸,说着走到混沌魔神的身边,记下所有分身的卡片,偷偷藏着坏心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