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基础的重要

听书 - 绝世名伶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叶澜把下午的《游龙戏凤》重新演了一次。她闭眼想想那位的唱腔,自己拿了双筷子当成扇子,开始拷贝下午的表演。

她一会男一会女,三小只不吃了,一块抬头看着,看叶澜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真的一脸呆滞了。

“你怎么会这么演呢?”老太太看完了,她绝对相信,叶澜一定是演得一模一样。

“就觉得若是我是正德帝,什么样的女子能吸引我?再说,那时兄妹一块开小酒馆,不是不可能养出一个清纯的佳人来。但是,这可是出粉戏,不可能是那样的。所以上了台,我们不该先想自己,而该想剧中人。”叶澜顺口说道,把筷子放回了桌上,看向了丁大师,“怎么样?”

“你进步了!你正旦有四级了。”丁大师笑了,想想,轻轻的摇摇头,“那位只怕已经七级了。”

“七级?”叶澜一怔,她刚刚完全按着俞老板来的,她不觉得特别好。但她是聪明人,老爷子一提,立刻明白了,“所以,我小看俞老板了,她是在配合我,她不想压我的戏,这样,我们看上去就会很协调。”

“所以不要轻易瞧不起人,那位赤手空拳的闯进京剧界,四十岁有了一席之地,这是大本事。”老太太点头,笑了一下。她就不说,叶澜没正式入门,她就是玩票的,那位好歹也是成名的艺人,谁也不会那么没脸,去压一个票友的戏。这几乎都是行规了。

“小青让我去魔都,跟那位一块闯天下。可能是觉得离开京城,在魔都束缚会小一点。”叶澜想想看着老太太和丁大师,他们今天特意避开她,而那位也没说去见见,中间应该有些事的,小心的看着两位的神态,小声说道,“那位说,她认识我爸妈。”

“你爸就喜欢乱认识人。”老太太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自己端起汤喝了一口。

“老大,你刚刚演那个女的很好看啊!”天奇看老太太不说了,忙抢着说道,“比你演杨贵妃还好看。”

“你这感觉就对了。”叶澜点头,杨贵妃身上的娇,是傲,也是贵。美是有点距离感的!而李凤姐就是身边的,那种风情是触手可及的。对这三小只来说,当然,李凤姐更有吸引力。

“奶,现在你就觉得我‘生’最好吗?”叶澜看着老太太。

“应该说,你武生最好,老生那天《空城计》你唱腔一般,不过你演得好。你那部戏里倒是把观众带进去了。所以技巧这东西,还真的挺说不准的。”老太太想想,“你今天演得也不错,你没入戏,但是你把梅派的感染力演出来了,特别好,对不,老丁?”

“上了台,不该想自己,要想剧中人。这话有点熟!”老爷子想想,回头看着徐淑。

“叶朝说过,他说在中戏看人演化剧时,人家一直强调这个。你不是你自己,上了台,你是剧里的人。他把这个带入了自己的戏里,其实梅老板当初也说过类似的话,意思是,你是戏,戏也是你。”徐淑说道。

“这话,有点意思。好像周总理在一次会议上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不是针对的我们京剧。”丁大师点头,自己想想,“我们京剧这个不是说用不上,但是,我们也是讲技巧呢?我们的戏,是很难着于书本,更重传承。”

“其实我被你们教坏了,我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传统的戏台上和观众们接触了,我现在觉得观众的喜好更重要。之前的刘利华还在现在的李凤姐,对了,还有我今天唱的《铡美案》,我竟然又回到你们那个传统了。我和俞老师也说了,我可以按自己舒服的方式来演,但是我喜欢重要,还是观众喜欢更重要?我才十九岁,我能了解什么世情?我凭什么认为我比老先生们更明白这戏要表达出什么意思?所以最近,我表演的都是回归传统了。”

“你觉得自己错了吗?”丁大师看了一眼叶澜,想想问道。

“我对俞老师说了,我若是一周前,就不会这么处理。但这一周,我给一群群众演员们唱了好几天戏,我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同,他们慢慢的在接受。今天连伍斯特教授看了戏都很激动,我能看得出,他喜欢。他听不懂,可是他喜欢这个表演。”叶澜想想看,看着两位老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的,但是和观众零距离,我能看到他们的眼睛,我觉得我不能把自己当神,我得给他们想要的。”

“你进步了。”丁大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乖乖,拜在我门下吧,你明明武生最好。”

“武伯伯,明天我大姐和二姐要来!”叶澜看着丁大师,敢让她们俩知道这里一群人在劝自己回来做武生传人,估计得弄死她。

“我还怕他们不成?”丁大师给了叶澜一个白眼,“他们来做什么?”

“看把我们四个卖多少钱合适,弄不好,我们四个会被换到普林斯顿。”叶澜跟三小只说道。

“换到普林斯顿是什么意思?”王小悦皱了一下眉头。

“我们还是我们各自学校的学生,但是我们会去普林斯顿学习,我们以后的成功,背后都会有各自学校的名字,证明我们是他们的培养。”

“你想去吗?”

“原则是,我不想去。说实话,我连京大都不想去了。没意思!”叶澜迟疑了一下,“我觉得心累。”

“可是你妈要你的大学文凭。”老太太瞪着叶澜。

“我有信心说服她,但是你们三个要听清楚,我有但是!”叶澜顿了一下,想想,自己喝了一口水,“伍斯特教授说得是对的,我们系统的学习还不够。若是他来指点,我们的证明至少可以省六步。就跟我学京剧,我现在无论怎么改都没人敢说我是乱来,那是因为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是一票跨时代大师们共同打造的。我的基础,是现在那些京剧演员们所不能想像的。但是数学,我们差得远。我们需要有地方开始学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