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九洲仙武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花失容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精美绣图,它跃然眼前、活灵活现。

这幅绣图,一针一线织就在一块丈许宽的白色的薄纱上。

如云胜雪般的薄纱,罩在花失容躺倒的床顶上空,只要一睁开眼,就能看到。

这是一组飞禽,共五只,随着针线的游走,将它的站、跃、飞、腾、扑等等各种形态,尽情展现,无不透出它的凶猛、霸气、独尊。

这是一只花失容完全陌生的飞禽,红嘴、金爪,黑羽,似雕,但体型高大、剑羽锋利,不知比雕大出多少倍,堪比朱罗纪时代的恐龙。

身下,不再是出租房内那张破旧、软蹋的席梦思,它更舒适、温馨,被褥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透发出一股家的气息。

花失容轻转有些昏沉的脑袋,打量房间: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十平米左右,呈设简单,除了自己躺着的这张大床外,紧闭的窗户前,摆有一张枣红色的实木书桌,桌上整齐着摆放着文房四宝。

墙角立有一张同样枣红色的书柜,上面摆放着几排书籍,床头一张座几,摆放着几件衣物,想来是自己换下的。

房间古朴而简略,家具新奇,无不透出复古韵味。

这是哪里?

我怎么躺在床上?

为什么我的身体有种虚脱的感觉?

这已是花失容第二次醒来,初次醒来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还活着!

但他尚未来得及惊喜,大量不明的信息潮水般的在脑海中涌现,他的头顿时如同千军万马在奔腾,钻心地疼痛,爆涨欲裂。

最后,他终于承受不住这迅如潮水般的冲击,再次昏迷过去。

这次醒来后,头脑稍清醒些,也没有先前那般疼痛,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穿越了!

脑海中已然溶合的、大量的信息告诉花失容,他确实穿越了!

现在的他,身处在一个不同于地球的异时空世界:九洲大陆!

这里与地球有诸多不同,不同的文字,不同的语言,盛行武技,是个以武为尊、实力天下的大陆。

脑海中大量信息告诉他,这个大陆的生存环境较之地球恶劣百倍、千倍,人与人之间充满着竟争,残酷的竟争。

更残酷的是人与自然的竟争:这个大陆上居然存在着一种奇怪的动物——魔兽。

这种魔兽,居然敢跟人类抢占地盘,似乎,还占据了上风,

人类被迫地退缩在一座座坚墙、阵法保护的城池中,与魔兽做着长期的争斗。

生存环境虽然恶劣,但空气却极清新、灵动,透着一股芬芳,吸入肺腑,说不出的舒爽。

消化了大量脑海中的信息后,花失容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的灵魂所占据的这具躯体,也叫花失容,年纪十四岁,是易水镇上一个三百余人家族中的一员,现就读于镇学堂。

这花失容性子胆怯、懦弱,好玩不思进取,在家族中常常被人轻视、嘲笑。

只因少家主花失宣在学堂跟别的家族子弟起了冲突,两个家族的少男少女们大打出手,激发混战。

悲剧的是,少主人嘛事没有,他这打酱油的事外之人成了牺牲品。

混战中,不知道谁从背后偷袭,一记闷棍击中了他的后脑,当即昏死过去。

巧合的是,同一时刻,地球上横穿公路被飞驰而至的汽车撞飞的他,灵魂出壳的瞬间穿越而来,附身其上。

于是,两个花失容同时复活了。

一个是因为躯体的存在,灵魂有了归属而复活,而原躯体的主人因为灵魂的附体,呈现出蓬勃的生机,机缘巧合,完美契合。

不死当然好,只是,再也回不去地球了。

也罢,那个在大城市底层苦苦挣扎的小人物,也没什么留恋的,只是苦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永远失去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养老送终的儿子。

那么,自己应当算谁?

是地球上的花失容还是九洲大陆的花失容呢?

而且这年纪……

花失容心中不免苦笑:十四岁,青葱岁月啊!多少人做梦都想要重返的少年时代,自己被汽车一撞就实现了!

花失容已在地球生活了三十多年,真能做到如少年般的青春、阳光、纯洁、无邪?

房门被轻轻推开,露出一个小脑袋,两只乌黑闪亮的眼睛眨巴几下,看到床上瞪着双眼、露出迷芒之色的花失容,就势俏生生的走进房间。

这是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头上顶着两只小翘辫,面颊红彤彤的,额头渗着汗珠,气息不匀,神情却很兴奋。

“哥,你醒了!”

小女孩蹦达到床前。

不同于地球的语言,可花失容一听就懂了。

花失容已经溶合了这具躯体的大量信息,自然接受了这具躯体掌握的一切,包括语言、文字。

“你没事吧?”花失容笑着问。

此话一出,心神便是一荡,这不加丝毫掩饰的诚挚关切,带有太多原来躯体主人的潜意识。

而且,这语言自他口中说将出来,是那样的自如、顺畅,毫无生涩、迟滞感。

看来,不只是自己的灵魂占据了这具躯体这么简单,而是两个残缺的灵魂,在这具躯体上溶合成了一个崭新的灵魂,只不过,自己的灵魂强大的多,一直占据着主导意识,而一些原主人灵魂深处深刻的络印,一旦触及,就会不由自主的反应出来。

可见,这个叫花昭的妹妹,在原躯体的记忆中是极为重要的!

“我好着呢,能有什么事?”

花昭嫣然一笑,随即一握拳头,道:“刚还我还在庭院中练习武技呢。”

说着伸出洁白、纤细、有些温热的小手,在花失容的额头轻轻一探,小大人似地道:“已经不烫了。”

花失容望着窗外高亮天色,问道:“什么时候了?”

“早就日上三杆了。我都第三次来探望你了。”

花昭坐在床前,叽叽喳喳地道:“哥,你是不知道,你昏迷这六七天,浑身滚烫,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可把爹娘急坏了。”

“我说胡话了?”

花失容蹙眉,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

“是啊,哥一直在骂人!一会儿骂什么汽车超速了,肯定是富二代什么的,一会又骂那该死的气功骗子,把你害惨了。哥,你什么时候让人骗了?什么是汽车?富二代是谁?”

花失容一怔,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过马路会被撞了。

华厦国,曾几何时,一度气功盛行,各种大师层出不穷,各种流派应势而生,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

花失容远离父母,背着三流本科的学历,寄身于大城市中,虽只是个混迹底层的小人物,也属时尚青年,对流行文化也有着自己的追求。

他有着许多成年人一样的童话梦想:幻想自己有一天成为武林大侠什么的,伸手抬脚间,便能震憾世俗,从此风光无限。

花失容开始接触气功,每天早晚,他都会在出租屋内或公园里练习,兴之所至,风雨无阻,淡不上勤学苦练,却持之以恒,不曾间断。

跟所有的流行元素一样,迅速窜红,然后掩旗熄鼓,不了了之。

气功的流行也不例外,当洗尽铅华,回归平庸后,气功热潮迅速消退。

花失容是为数不多的、仍坚持不懈的人。

虽然期间他不知换了多少种功法,没有一种让他坚持长久,因为,那些所谓大师言之凿凿的“气感”,他从来没有体验过。

直到他认识了一个叫“老李头”的年近古稀的老人。

两人在公园练习气功时认识,倒也谈得投机,花失容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后,老人哈哈一笑,拿出一本古籍来,让他手抄了一份回去练习。

这是一本叫做“凡人诀”的气功。

花失容记得初看到这名称时,便笑呵呵地问道:“凡人诀?难道还有仙人诀不成?”

当时,“老李头”只是呵呵一笑,并不言语,他告诉花失容,修炼此功法后,很快就能获得气感。

“老李头”给人的感觉睿智、仙风道骨,言语不多,但总能说到人的心坎。

眼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花失容放弃了所有功法,专心练习这门“凡人诀”。

还真如“老李头”所说,三个月后,花失容就在腹部感觉到了“气感”,兴趣大增,更是坚持不懈。

这一坚持,就是十年!

虽然此时气功的热潮已过,他也没有放弃。

这十年来,他也就感觉到腹部有过气感而已,再无其他变化,硬说有的话,就是他的身体这十来年没出过什么毛病。

“老李头”谈起修练一事,常说贵在坚持,不懈努力,即行即练,方能有所成就。

于是,无论走路坐车,他都时不时地练习“凡人诀”。

那天他过马路的时候,腹部丹田忽然产生一股暖暖热流,它过“会阴”,直穿后腰“命门”后,沿脊椎直冲后脑。

在到达脑部“百会”穴时,他的脑海顿时“轰”地一股巨震,瞬间空明。

那一瞬间,他的身躯被巨力冲击,腾空而起,灵魂刹那离体,穿越时空位面,来到了九洲大陆.。

“难道是凡人诀有了突破?”

花失容想起腹部的那道突然出现的热流。

“哥,你哪儿不舒服吗?”

见花失容失神,久久没有回话,花昭担心的望着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