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来!正面杀我!

听书 - 九星之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沙俄北方帝国大学,石质公寓中。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女士,曼烈女士?”

“咚咚咚!”

“咔嚓~”几秒钟之后,公寓大门开启。

一个穿着纯白色睡袍的女人打开门,面色不善:“怎么?”

“曼烈女士。”门外的侍者急忙说道,“庄园那边出事了,囚犯马维特逃走了。”

“嗯?”达莉亚曼烈面色一变,“什么时候?”

“就在几分钟之前,我刚接到庄园那边的电话。”侍者低头汇报道,“曼烈庄园的守卫没有什么伤亡。

我们在地下室里发现伊戈尔的时候,伊戈尔正被一部捏碎的手机插进腹中,血流不止。

另外,伊万诺夫家族其他人也全都在庄园内,并没有人离开......”

达莉亚听着汇报,面色也愈发的阴沉。

几秒钟之后,达莉亚开口道:“你的意思是,马维特是不管不顾、丢弃了一切,自己一个人逃亡的。”

侍者:“是的,就连他的儿子伊戈尔都是身受重伤、处于昏迷状态,看起来被教训的很惨,目前正在抢救中。”

“呵,倒是长能耐了。”达莉亚淡淡的开口说着,她伸出手,面前的侍者急忙将手机递了过来。

马维特的确是长能耐了。

自己的亲儿子都下狠手,任其血流不止,随意丢弃在了地下室里,其他的家人又算得了什么?

昔日里,曼烈还以其家人为要挟的筹码,此时已经彻底失效了。

达莉亚是真的没想到,女儿战胜了伊戈尔,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直以来,伊戈尔就是囚犯的希望,难道一次失利,就要把这个年轻人未来的一生都否定么?

又或者,对方是在屈辱与压抑之下,终于爆发走向了极端?

他的毕生梦想、他的执念,因为儿子在一次小小的校内选拔赛上失利而彻底毁灭了?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点隐忍、这点心胸...呵呵,也难怪干不成什么大事了。

别说达莉亚了,就连伊戈尔自己都没想到,父亲会突然暴跳如雷、暴躁发狂。

事实上,达莉亚的考虑也有失偏颇,无论她怎么看轻马维特,她依旧高估了对方。

因为...真正让马维特彻底爆发的,并不是伊戈尔的失利,而是当伊戈尔转述了叶卡捷琳娜说的那番话后,情况突然急转直下,马维特彻底爆发了!

少女的嘴炮在赛场上发挥出了巨大的杀伤力,但是其真正的威力,竟然是在场下!?

伊戈尔说:她自称主子,让我跪在她的脚下,乞求她开恩,让自己进入16强。

伊戈尔还说:她说你是见利忘义、背信弃义的囚犯......

这两句话的杀伤力,几乎是成阶梯式往上升的!

真正能伤人心的是什么?

大概率是实话......

而这两句实话,彻底刺痛了马维特的神经!

第一,无论马维特怎么否认,现实情况,曼烈家族就是伊万诺夫家族的主子。

第二,马维特背弃了二十余载的情谊、见利忘义,害死了当年挚友、进而获取了至宝。

急了!马维特真的急了!

常年的囚禁、压抑的情绪、失去的希望、扭曲的心理,各种各样的因素掺杂在一起,在叶卡捷琳娜这句话被转述出来之后,彻底摧垮了马维特的心态。

“丫头这是玩疯了。”达莉亚听了半晌盲音,放下了电话,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然而属于查洱的手机,却是在二楼的公寓中嗡嗡作响。无论是荣陶陶还是查洱,都是匆忙之下穿着睡衣离去了。

达莉亚面色阴沉,放下了手机,开口道:“准备车,现在送我去洛沃泽罗极光营地。

另外,让其他人给兄妹会核心成员打电话,联系上的第一时间,让他们守在营地,不要分散,待在茶先生旁边。”

“是!”侍者急忙应和着,对着身后几人连连打招呼。

仅从面对突发事件的行为状态来看,达莉亚不愧为优秀的领袖。

智慧、冷静且沉稳。

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追责,问题出现的第一时间,她在想着如何解决危机。从始至终,她的面色虽然不好看,但却将怒意藏在了心里。

简单的分析之下,她便猜测出了马维特最有可能去的地点。

侍者说,伊戈尔的胸前插着一部被揉碎的手机,而云巅魂武者能够自己制造武器,哪怕是不制作武器,马维特用皮带来抽、用巴掌去打,也不可能用手机去伤人,那可不是常规的伤人手段。

所以,马维特很可能使用过电话,然后顺手捏碎、插进儿子腹中的,他很可能已经掌握了叶卡捷琳娜的行踪!

毕竟叶卡捷琳娜此行“追光之旅”去的可是一支车队,三五十人,人多口杂。而且那些后来加入兄妹会核心圈子的成员,有一些可是曾经兄弟盟的高手......

对于此时的达莉亚而言,一切都很简单。

马维特如果来帝国大学找麻烦,不需要她里管,自有人收。所以她唯一应该去的地方,就是女儿的身边。

这边的罗曼家族迅速响应,而远在洛沃泽罗极光营地中,此时,一场篝火晚会正在举办着。

年轻人们放肆的欢歌笑语,关于饮酒这方面,战斗民族大都是行家,在上帝的烟火助兴之下,人们玩的很是痛快。

荣陶陶和查洱却是远远的站在营地湖泊旁,仰望着唯美的星空,以及那绸缎般轻轻飘荡的极光。

“这就是教师们愿意跟在淘淘身边的原因吧。”查洱轻声开口,为欣赏美景而摘下茶色墨镜的他,难得的露出了真容。

茶·查洱可是实打实的人中龙凤,即便不怎么英俊,但是一身的学者气质摆在这里,配合上高大挺拔的身材,真的是会让人稍稍侧目。

只是可惜了,他就非得长一张嘴。

荣陶陶:“什么?”

查洱笑了笑,仰望星空:“如果我不是要来研究魂技的话,现在,陪在你身边看到这番景象的人会是谁呢?

夏方然?还是...斯华年?”

“还是斯华年吧,她应该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荣陶陶想了想,道,“如此良辰美景,给夏教看也是白瞎了。那简直是牛嚼牡丹。”

查洱面色古怪:“我会告状的。”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我的意思是...斯教之前的经历挺苦的,生活对她很不友好。她配得上这世间的一切美好。”

查洱轻轻点头:“我懂了。”

荣陶陶顿时松了口气。

哪成想,查洱开口道:“你的意思是,夏方然不配。”

荣陶陶:“......”

累了,毁灭吧,赶紧的。

谁都不配,只有我家大薇配!

查洱还想说什么,却是看到叶卡捷琳娜急匆匆的走向了这边。

“你的好徒弟来了。”说着,查洱非常自觉的向一旁走去。

“茶先生。”叶卡捷琳娜却是突然开口,叫住了查洱。

她快步来到湖泊前,面色凝重,开口道:“我刚接到电话,曼烈庄园出了点事,伊戈尔的父亲发疯了,逃出了庄园。”

荣陶陶眉头紧皱:“所以?”

叶卡捷琳娜:“家人让我们小心一些,不要分散,我母亲已经在赶来的途中了,麻烦茶先生警惕一些。”

查洱心中疑惑,道:“你觉得伊戈尔的父亲会来找你的麻烦?”

“对。”叶卡捷琳娜面色阴沉,竟然跟她母亲的表情如出一辙,“有个该死的家伙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对方应该知道我们在......”

说话间,远处的道路上,隐隐传来了一阵汽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眼看那汽车风驰电掣,临近营地还没有减速的趋势,荣陶陶心里一沉,左手探出,二指一挑。

殿堂级·雪龙卷!

呼......

来摩曼港城已经快三个月的时间了,这是荣陶陶第一次施展高品质魂技。

霎时间,一股巨大的雪龙卷骤然成型!咆哮的汽车直接被卷上了天际!

看到这一幕,叶卡捷琳娜心中一惊,不仅仅是她,其他的小伙伴们也是有点发懵。

如此规模庞大、暴躁恐怖的雪龙卷,竟然是瞬发的...简直是在开玩笑!

荣陶陶平日里只跟叶卡捷琳娜练刀了,最多也就是用一下低等级的云巅魂技,这也导致了女孩对荣陶陶产生了错觉,觉得他就是一个纯粹技艺专精的刀术大师......

“儿子失败、老子动手。呵呵,可真有意思。”查洱一声冷笑,右手高举,简直是果断至极!

天空中,一柄巨大的霜雪大刀赫然成型,拼凑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叶卡捷琳娜也许发现不了什么,因为她还没到那个层面。

而一旁的荣陶陶却是忍不住咧了咧嘴。

好家伙......

你家兵之魂当雪之魂这么拼凑?快到这种地步?

不愧是松魂四礼·茶!

整日里茶言茶语,荣陶陶都快忘了他是个威名赫赫的大神了!

“咔嚓!”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三十余米长的巨型大刀从天而降,斩穿了极速旋转的雪龙卷同时,竟然将其中旋转而起的汽车一刀斩为两段!

呼......

下一刻,营地范围内突然间飘起了一层迷雾,以雪龙卷席卷的方位为中心,薄雾变浓雾、急速扩散开来。

然而并没有人听到任何歌声,这似乎不是云巅魂技·云祈?

荣陶陶再次双指一挑,雪龙卷再次席卷开来。那被斩成两截的车辆,各式各样的零件碎裂开来、四处崩飞着。

“见鬼!”叶卡捷琳娜豁然色变,开启了核心魂技·云巅之视的她,竟然发现自己看不穿这迷雾!?

这...这......

查洱慢悠悠的戴上了茶色墨镜:“淘淘。”

“啊。”

查洱随手抽出了一把雪刃,淡淡的开口道:“以后你再施展霜花雪饼,脑海里可以加上我的名字了。”

“你们在说什么?说俄语!”叶卡捷琳娜焦急的说道,“他真的来了!这云雾我竟然看不穿,我的云巅之视失效了!”

“别慌。”荣陶陶抓住了叶卡捷琳娜的手,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轻声道,“开启流云铠甲。”

叶卡捷琳娜:“你......”

说话间,那翻腾开来的云海,将三人的身影彻底淹没。

几乎在眨眼之间,身为云巅魂武者的叶卡捷琳娜,可视距离甚至连1米都不到。天地间,仿佛也只剩下眼前那云雾缭绕的身影了。

而她手中握着的那冰凉的手掌,也在告诉着她,荣陶陶还挡在她的身前。

在这一瞬间,叶卡捷琳娜觉得自己疯了!

不知为什么,在这如此危险的环境下,握紧了身前那冰凉的手掌,她竟然觉得有点安心......

“呵。”荣陶陶摇头笑了笑,那洒脱的模样,竟然跟当年在世界杯上、他被翻腾的云海吞噬之时如出一辙!

“你在笑什么。”左前方迷雾之中,传来了一道极其阴狠的话语声,听得出来,短短几个单词,都是从对方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荣陶陶不留痕迹摆了摆脚尖,轻轻踢了踢查洱的鞋子。

查洱顿时心领神会,悄悄融入了迷雾中。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关于被刺杀这种事儿...我已经习惯了!”

身后,叶卡捷琳娜傻傻的张着嘴,他真的不害怕么?

如此危险而又惊悚的生死战场,他竟然说自己已经习惯了?

“刺杀?呵呵,嘿嘿,嘿嘿嘿嘿......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呯~!”

话音刚落,却是传来了一声巨响!

云之魂与雪之魂重重相撞的声音,荣陶陶再清楚不过了。

“滚!”阴狠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个瞎子!?”

“哦?”

查洱的声音远远传来,荣陶陶一听查洱不在敌人身旁,当即抬手,又是一发雪龙卷!

呼......

“草!小杂种!呃......”

骂声未落,极速旋转开来的查洱,宛若钻头一般,速度快的令人发指,瞬间“钻”到了咒骂声传来的方向。

却是“叮”的一声脆响,并没有刀锋入肉的声音,显然,对方也有全身防御类魂技!

呼......

下一刻,一根巨大的霄云柱从天而降。

荣陶陶隐隐感觉到了狂猛的气浪从头顶涌来,他当即雪之舞全开,脚下猛地一崩,带着叶卡捷琳娜迅速向后方退去......

轰隆隆......

即便是竭尽全力躲闪,荣陶陶和叶卡捷琳娜依旧被狂猛的气浪轰飞出去5、6米!

“吗的,你们一个都活不了!”阴狠的声音终于变得暴躁发狂,怒声喝道,“我!说!的!”

荣陶陶却是抽出了方天画戟,横在了身前。

层层迷雾之中,荣陶陶朝着那怒吼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来,正面上我!”

“吗的!吗的!!!小杂种!你给我去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