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幕后之人现身

听书 - 剑宗旁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苏礼把对方丢来的一套东西都给甩了回去,然后随时准备躲如空界以防不测……

然后他发现或许不需要准备那么多了,因为那冥日神君差点被打进了濒死状态。

那一下冥火珠的爆发倒是没什么,也就是使得那冥日神君促不及手然后不得不提前出手抵挡这逆袭的力量。

这直接的效果,就是使得原本圆转如意的黑日出现了破绽。

但就是在这破绽之中,苏礼甩出的那枚不知名梭镖就已经甩了出来……

不得不说,暗器就应该以暗器的手法来用,反正苏礼是用了早年凡人时期学得的暗器手法来投掷,竟然是速度比先前冥日涌来攻击苏礼时更快也更犀利。

这枚梭镖也不知是什么来历,颇有种水火不侵的感觉。

那冥日神君化身的黑日所释放的火焰与威能竟然只是稍稍影响了这枚梭镖,然后就一头扎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苏礼也是明白了这冥日神君为何不敢去找他那尊太阳神化身的麻烦了……因为这冥日神君的太阳之道显然并不完全,这所谓的化身黑日真的是差得太远了。

然后,那梭镖就一下子刺入了黑日之中,也不知道是刺进了哪里……

反正原本对苏礼那巍峨大势的压迫一下子戛然而止,整个黑日像是‘漏了气’,一下子开始缩水。

而后冥日神君的身影显露出来……他脸色煞白,身前的黑日本命法宝上竟然出现了许多裂痕,看起来是因为承受了那梭镖的一击所致。

于是苏礼好奇地问:“那梭镖是什么来历?要不是刚好手里有它,我面对你刚才那一下也只能想办法避其锋芒了。”

冥日神君此时就是胸中一口瘀血想要吐出来……谁让他不了解剑崖的处世哲学呢?

见面先全力给一剑试试水,要是对面能掉血,那就上去刚!

要是对面血皮都没掉,那肯定就跑路啊。

他在这里都试探了那么多下,也没见苏礼‘掉血’,这种时候居然不想着退路反而还要孤注一掷,那出问题不也是很自然的么。

苏礼见状可没有一丝‘怜惜’的意思,干脆就决定拿这冥日神君来试验自己的新招吧!

只见他单掌向前遥遥张开,随后就似乎从他的掌心释放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力量。

几乎是一经激发,冥日神君就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直接锁定,然后一种无形巨力就猛然撕扯起了他的身体来。

他的半边身体被猛地向苏礼方向拽去,而另半边则是被巨力往后推,仿佛这一刹那他的身体就要被撕开成两半一样。

“噗!”

冥日神君吐出一口神血来,然后连忙以法力镇压自身,让他的身体抵抗这种诡异的撕扯力。

苏礼见状觉得颇为有趣,因为他所实验的,正是自己大地之道中对引力的理解再配合对艾尔文明中对引力的研究而首创的‘引力……剑’。

虽然这‘引力剑’根本就是无形无色,但还是要有一个不忘初心的名字才行。

冥日神君以法力镇压自己身体,不过好在他很快就发现这种攻击虽然诡异,但终究还没有超脱金仙能够应对的范畴。

他掌握了窍门之后,慢慢就能轻松应对。

苏礼见状却是嘿嘿一笑,又换了一种实验……

却是将牵拉与排斥的两种力量作用的方向陡然对调了一下!

“咔~”

冥日神君的半边脑壳忽然差点飞了出来。

他这一刻整个人就好像是拼错位了的拼接画,然后浑身颤抖着以法力继续镇压,然后将身体的错位给调整了回去。

大意了,他没想到苏礼竟然还会有这么阴险的手段。

但是还没完……

苏礼只是突然调换了一下‘引力剑’双锋的朝向就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可若是他再来一次‘乱七八糟’的会怎么样?

拉、拉、推、拉、推、推、拉……

一通颇为任性的引力‘剑锋’交替之后,苏礼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团极具抽象派感觉的‘马赛克’。

但是只可惜,终究没有真的能够‘切’了这冥日神君。

反倒是好像让这冥日神君对于太阳之道的理解又更深了一层,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状态。

也是,苏礼刚才等于是将太阳之道中与引力共通的部分向冥日神君给当面演示了一番。

这一刻,冥日神君的身上也算是释放出了一种不俗的镇压之力,才是抵抗住了苏礼那柄躁动的‘引力剑’,令他那已经变成抽象派的身体勉强开始恢复。

但是他对引力方面的领悟终究还是差了不少,这样维持镇压之力需要消耗大量神力,而恢复自己的身体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法力。

一时间,他竟然感觉有些入不敷出了……

等等,入不敷出是怎么回事?这种程度的损耗对于他这样的老牌金仙和老牌大神来说应该没那么大的吧?

但是偏偏他就是感觉到了自己法力的严重损耗。

然后他愕然地感受到了自己所在这片虚空的不同……这虚空中的天地元气,不管清浊,竟然全部变得稀薄无比!

这里可是他自己亲自选定并布置的主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冥日神君愕然看向苏礼,然后目光看向那从一开始就一直悬浮在苏礼身旁的狱崖……他总算是发现了,那狱崖之中竟然仿佛凝聚了无穷的法力。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先前交手的一幕幕……然后无比惊骇地发现其实苏礼从一开始就已经把控了这个被封闭的空间中的全部天地元气!

包括他们交手的过程中法力碰撞而散逸出来的,也都是被这座狱崖每时每刻释放的镇封之力所镇压住了,然后封印入了其中。

也就是说,冥日神君无论施展什么手段,他所使用的那些法力最终都会被这狱崖给收取。

再加上原本这空间内的天地元气也都已经被镇压、收取了。

冥日神君等于是进入了一个没有天地元气的真空环境内在和苏礼作战!

可气的是,苏礼的法力却不怕损耗。

这一下,那就是强弱直接逆势了。

苏礼硬生生地依靠自己的手段将冥日神君选定的战场变成了自己的主场,也是直接让冥日神君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里的空间被他自己给封锁了,目的是为了防止苏礼的太阳神化身前来救援,也是为了遮掩天机阻挡青帝的目光。

但是现在,如果他不解开这个空间的封锁,他可能首先会被苏礼给耗死……

然后冥日神君就没有再动手了,反而是开始不甘地怒吼:“你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手段,一定是青帝,一定是靠了青帝你才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败犬的远吠啊……

苏礼对于这种言辞还是很淡定的,直接就是一句话反呛了回来:“没错,当初他一定要把女儿嫁给我,我也没办法。”

这话道理上没错,要不是青帝着急着催婚,他和椿的婚事也没那么快定下来。

不过他也就是欺负现在海棠正在小千世界里玩得开心,要是让海棠知道了,估计他的耳朵会被扭大一圈……

不过这就是男人的面子,哪怕回头有可能会被削,在外人面前那也是必须要停止了腰杆子的。

冥日神君果然是被气得够呛,他没想到苏礼竟然是这么个恬不知耻的。

但是这还没完,哪知道苏礼又用一种贱嗖嗖的语气问:“神君可知在下上界才多久吗?”

冥日神君当场头皮一跳,隐隐中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听苏礼说道:“按照天界纪年,我上界也不过是两三百年的时间罢了……想当初刚上界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普通仙人,如今已经是神王之身……当真是沧海桑田啊。”

这一副极为‘欠’的感慨,那是直接催生了冥日神君心中的嫉恨之念,随后以一种极为迅捷的速度演化成了心魔。

“噗~”

又是一口神血吐出,随后这冥日神君的身上竟然是隐隐有黑气开始冒出……这是硬生生地要被苏礼怼入魔了?

苏礼稍稍懵了一下,然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还有一个‘心魔之主’的身份。

不过他也就是想要气气这个家伙而已,怎么就把人给气入魔了?这心性也太差了吧?

他毫无遮掩地将这一份鄙视的表情摆在了脸上……心魔之主一举一动那都是能够牵动人心的。

所以冥日神君只觉得从苏礼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嘲讽,然后身上的黑气就冒得更欢快了。

这感觉,好像都不用苏礼做什么了,再过段时间这冥日神君就能被自己的心火给烧死。

“阿弥陀佛!”

蓦然间,虚空中传来了一声佛号。

那便是有镇压人心的力量,也使得冥日神君那心中已经滋生出来的魔念给生生镇压,暂时遏制住了冥日神君入魔的进程。

而随后,这虚空之中却是出现了一尊金身大佛,祂仿佛是这世间一切慈爱的表现,也仿佛能令这世间一切的恶都俯首。

苏礼见状也是彻底谨慎了起来,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功德金光那么浓郁的家伙,甚至比他身上的功德都还要多。

仿佛被这功德金光照耀着,他的耳中就能够听到无数信徒念诵佛号的声音,意志稍有动摇者,很可能就会被这金光中的禅意与佛号声所感染……简直跟精神污染差不多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