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衫烟雨客

听书 - 江湖无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色渐渐吞噬着残阳,鳞次栉比的大厦直入云霄,几辆飞梭极快的盘旋在上空,金色外壳铭刻的:“巡仙”二字震慑着隐藏在夜色中的不安身影!

熙熙攘攘的小吃街充满着生活的气息,橘黄色路灯下蹲靠着一道戴着大大棒球帽的少年!

少年手中拿着一个棒棒糖在不断逗弄着一只奶白色的猫咪,任凭它旋转跳跃始终碰不到糖丝毫!

青石板台阶上的柜台处涌动着急躁的人群,柜台内睡眼朦胧的姑娘却安逸的斜撑台面,几缕青丝点缀着白嫩的面庞,娇憨的模样惹人心醉!

“天元府的东西好了”

一个玄白交错的保温盒伴随着声音放在了台面之上,惊醒了迷茫的少女!

“喏,6号可以送餐了!”软糯的声音透过拥挤的人群传到路灯之下!

少年微微下压帽檐,快速的将糖塞入口中,三步并两步向前取走横放的保温盒,随即隐没于暗淡的小巷。

留下一只瞪大眼的猫咪在原地发愣,不一会快速的钻入柜台,跳入少女怀中,委屈的选了个位置继续发呆。

姑娘伸手抚摸着怀中柔顺的猫咪,看着点滴细雨散落,喃喃自语:“傻不傻!”

夜晚的城市属于喧嚣与寂寞,大厦荧幕中青春洋溢的舞蹈满足着谁的心?

一抹黑色流光穿插于长长的车流,溅射的水滴映照着霓虹,乱了等待者的心。

“欠揍吗?开这么快急着投胎了”

“艹,秋名山都没你这么玩的”

杂言乱语充斥在流光之后,街边隐藏的红点捕追着残影将信息传输到一处巨大的光幕之上!

“头,6号猎物出笼了,是否开始围捕?”

“md,小半个月了,我还以为这家伙金盆洗手了呢!”

几个地区的联络光符中不约而同的传出哄笑声。

“一组负责驱赶,务必使猎物进入猎区!”

“二组布置追踪阵,八个大区都给老子布置好了,要是出了一点纰漏,全组给老子到青石大道扫大街去!”

“三组联系纠察,不是笑话咱们办事能力低吗?让他们派出几辆巡仙,好好“照顾”一下我们!”

“四组坐镇指挥大厅,把天眼给看好了,别像上次被反侦查了,老子的脸皮禁不住你们反复折腾!”

一个络腮胡汉子通过光符下达着一个又一个命令,整个城市的基层巡查都被调动起来。

“给我辆猛兽车的钥匙,不信这个邪了,奶奶的,今天我和这孙子杠到底”

络腮胡汉子接过手下小心翼翼递过来的钥匙,火急火燎的跑向停车库。

指挥大厅里的众人哭笑不得,刚才递给队长钥匙的小青年用调侃的语气说道:“爱到极致就是恨啊!队友和6号的缘分看来今天就要到头喽”

而黑色流光之上的少年还不知一张大网正在缓缓编织,驾驶着伤痕累累的黑色机车奔赴向目的地。

指挥大厅天眼不断反馈回来的画面中,只有数张能模糊的看清一个瘦削的身影。

光幕上黑色流光经过的点汇聚成一条扭曲的线条,像是蜿蜒前行的蛇。而一组机车所反馈回来的信号正在形成一只箭矢,直插红心!

“天眼,我是一组,我方已到位,是否开启围猎?”

“开始”

伴随着指挥大厅一声令下,8辆银白色机车如同幽灵冲入车道,吓得四周车辆一个猛刹。

没等车主开骂,银白机车上铭刻着那朵如同火焰的花朵就吓得周围车辆退避三舍。

火红的花朵点缀着夜色,追逐着前方的黑色流光。

前方少年帽檐下一双眼睛淡然的看着反光镜中八朵盛开的花朵,微微的弯腰,身体与机车仿佛融合为狰狞的猛兽。

加速,加速,再加速!油门一紧再紧!

后方追兵紧紧的贴了上来,车辆之上所镌刻的火红花朵相互吸纳,汇聚为一朵巨大的牡丹向前镇压而下。

少年驾驭的黑色机车险而又险的避过,还没待喘息片刻,牡丹凋零,化作满天飞雨直冲而来。

少年不慌不忙的转手扔出一打符箓,其上咒语化作一柄金色长弓,直接将漫天火红花瓣凝聚为利箭反射而回。

打了后方追兵个措手不及,不得不减速防御袭来的攻击。

“我去,这小子的符箓越来越6了啊!虚拟化物这一手来咱们队当个教头也绰绰有余了吧!”

“放你的狗屁,你这话让老吴知道还不得扒了你的皮!”

“这又不怪我,你看老吴头镌刻的符阵分分钟就被那小子给破解了,这回回去老吴头估计又要骂街喽!!”

停下车的几人看着远去的黑色流光旁若无人的争吵了起来。

指挥大厅:

“猎物已驶入白虎区,网该紧一紧了”

驾驶着猛兽车的络腮胡大汉听罢一个急转弯,携带着漫天星光呼啸而去。

而刚刚摆脱危机的少年骑着机车风驰电掣在白虎区内,硕大的鸭舌帽遮挡的多半脸庞,流露在外的皮肤略显苍白!

白虎区作为文艺影视城的落户地,夹杂着形形色色的人选。

恰逢征仙城和白玉京两城联合举办的“青悠文化汇演”就在今晚举行。

白虎区人声鼎沸,道路两旁建筑古色古香,其中又点缀几分亮光,像极了欲语含羞的美人!

万千烟火升空,为黑夜增添色彩。

一对对少年少女结伴出行,赶赴着今夜的重头戏:牡丹宴

听闻此次牡丹宴上不仅有桐凰仙子倾情演唱,墨染书院也会有大人物降临。

但是这些繁华笙歌都与少年无关,现在少年头上三辆飞梭正在虎视眈眈。

一贯淡然的少年此刻头上都有了几条黑线,巡仙战机是这么玩的吗?

一路上少年几次伪装换影摆脱了追踪,可没一会头顶上又多了三顶大灯!

少年估计要不是他们顾及周围人群,只怕巡仙锁都直接用出来了吧!

而少年头顶上三架巡仙机内部频道也吵的热火朝天

:“我去,秃鹰,这小子有点门道,巡仙定位都追脱了三回了!”

“辛亏魏家那小子在整个白虎区布了追踪阵纹,不然还真被这小子给溜了!”

“魏家也不愧是征仙财神,在整个白虎区都布置追踪阵,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底气!”

被称作秃鹰的战机内传来了幽幽的声音:“呵呵,星影你要是知道这小子对魏无敌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做什么了?”

“我差点忘了,秃鹰你也是魏地主家的上门女婿啊!”

“怪不得队长这回竟然会答应魏无敌那小子的请求”星影嘿嘿的调侃着秃鹰!

“别瞎说,我们这回出动是受地方防御单位的请求,联合追捕扰乱社会秩序的不法分子!”最中间的战机中传来义正言辞的反驳声!

顿时一片沉默……

“咳咳,事后记得让魏家那小子把活动经费给联合报销了啊!

“灵源记得多要,追踪花了不少,我们也得保养战机呢!”

一旁的秃鹰和星影默默的冲前方竖了个中指!

而下方疲于奔命的少年不知道上方的调侃,否则砍人的心都有了!

少年心里默默的计算着三次逃遁后到被发现中间的间隔,:“不到十息”

十息之内破开隐匿符和敛息术,他接触到两种方法要不是天机卦术,不然就是追踪阵纹,后者还起码是半宗师级别的。

就连他自己心中也没想到,某人为了捉住自己在整个白虎区都布置了追踪阵纹!

想到背后有半宗师级别的人物,少年心中一沉!

直接一个漂移,驶出道路,冲向了灯火通明的人群汇集区域!

虽然降低了速度,但是人群中最起码能让头顶的三个王八蛋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出动!

上空中巡仙机看着隐没于人群中的黑色车影,秃鹰拿出一道传音光符:“无敌,猎物钻入人群,看你的了!”

收到传音的络腮胡汉子嘴角一敛:“今天你跑的了我叫你大爷!”

直接一个挂挡,猛踩油门,看着光幕中显现出来了追踪光点,冲着一处白玉石雕刻所成的长桥而去!

少年缓慢穿梭于拥堵的人群之中,借助人流阻挡着后方靠近的银白色机车!

这时,“轰”的一声,一辆黑色装甲车直接短暂飞跃,如同猛兽一般盘踞在少年前行的道路上。

惊的一旁的人群迅速散去,留下中央广场一片空白区。

两辆车在对峙着,猛兽车顶悬浮的两顶能源炮能在缓缓抬起,瞄准了前方渺小的黑色机车!

少年从始至终没有抬头,也自然没有看到车中魏无敌抽风一样止不住的笑容!

无论怎么看,少年都走不掉了,空中巡仙虎视眈眈,前方巨大的车身拦截街面,能源炮顶头!

后方几十辆机车封锁,隐隐约约中血红牡丹充斥空间!

只见少年缓缓的摘下手套,白皙修长的手指向前方。

食指左右晃动,随即朝前比划了个中指!又朝上比了比。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轰油门,直接以鱼死网破之势向前撞去。

“秃鹰动手”

“聚阵”

传音光符中传出魏无敌的怒喊!

顷刻间朵朵牡丹绽放,血红色铺满了前方!

三条金色能源长索勾勒五角星纹镇压而下!

少年一手提着玄白色保温箱,一脚踏机车而起,借力半跪在猛兽车前盖,看着车内盛怒的某人,道:“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转身右手在车盖划过圆弧,取其一点,铭刻阴阳双鱼,地势轮转。

铺天盖地的攻击来临,血红与金光交汇,牡丹封锁天地。

巨大的能量波冲向四周,在众人尖叫声中,中央广场喷泉处一座白虎雕像上空顿时出现巨大的白虎法相,张口一吸将四溢的能量汇聚成一个光团,吞噬腹中!

随即消散虚空。

而在另一旁,一座巨大的坑底一个被轰得口吐鲜血的身影摇摇欲坠!

有几人飞速上前,查探情况。

看着那人,倒吸一口凉气

:“魏爷,你没事吧!”

摇摇欲坠的魏爷看着手中残留一半的防护符箓,想着少年最后贱兮兮的话语:“独家符箓,一百灵源一张,别忘了还哦!”

白眼一翻,昏倒的同时还弱弱的咬牙切齿道:“孙贼,没完!”

留下一众蒙圈的手下,目瞪口呆。

指挥大厅中瞠目结舌的众人也不约而同惊起!

一旁之前递过钥匙的青年结结巴巴的自语:“孽缘啊!孽缘!”

而此时的少年隐没于人海,伴随着大厦光幕中桐凰轻灵的歌声渐行渐远!

天元府门口,少年将保温箱递给前来取餐的男子!

道:“纵横速递6号,祝您用餐愉快!”

灯火阑珊酒吧中,取下鸭舌帽的少年疲懒的依靠在吧台前,虚弱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呆滞!

摇晃着酒瓶,不时的抿一口。

在乱舞咆哮中显的格格不入,却又仿佛就该如此。

台下一瓶一口再一杯,台上一曲一舞又一人。

微风浮动,门无响自开,一道青衫踏入,如同一墨入莲池,晕染了一场江湖!

暗中有人打量着新客,孑然而立似一柄长剑,锋芒毕露,从不遮掩!

朴素青衫上绣画的扭曲小剑令暗中观察者急忙收回探视的目光。

剑阁中人,惹不起。

当今世界有三大臭脾气,其中剑阁居其一,人的脾气臭,剑的锋利更甚之!

来人清门熟路的走向一处角落,与调酒师讲了几句,随后捧着两杯暗红色“初见”坐到了少年身旁!

“小九,我回来了”

被唤做小九的少年醉眼朦胧的伸手直接朝其头上一巴掌:“两年还是没改这臭毛病,酸不拉几的玩意有啥好喝的!”

青衫小小的品了一口杯中酒,神色满足像是品着仙酿。

不理会小九的侃弄,絮絮叨叨的说道:“还是这个味,这辈子也变不了喽”!

伴随着四射的灯光,摇头晃脑小声哼唱:

“黄纸伞,纤素挽,红衣墨染星光淡”

“眉眼如画,言盛花,幽幽盛牡丹”

“煮酒听雨入尘喧”

“剑舞倾城一笑开”

“初见误青衫”

…………

:尘小九,这世界的酸是甜的!

尘小九,好好活着!

念叨着,念叨着,青衫燃尽,业火吞魂,一抹笑容绽放于火光中。

于桌面上留下一封书信,半截长剑,依稀可见其上的“初见”二字!

尘小九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神色恍惚道:“莫遇你个孙贼,真他娘的酸!”

这一日,烟雨青衫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