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从搬砖开始我成为全球首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小刘村东头,一座院子里。

坐在石墩上的刘老根正抽了一口旱烟,看着从院门外走进来的刘武。

“考了多少分?”

刘武低着头,都不敢抬头直视父亲。

到现在他脑海里还有些发懵,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按照自己平时的成绩,那可是年级前十名,考上个一本完全是没有问题的。

可高考的那两天,一到考场脑袋就发昏,好像中邪了一样。

今天去查分数,居然考了个250。

这样的分数他真的不敢告诉父亲,就怕伤了父亲和母亲的心。

可现在父亲逼问,刘武也知道瞒不住,只好跟父亲坦白了。

“250!”

“什么?250,你这是要气死你老爹啊!”

刘老根气的将手上的旱烟一丢,抓起一根棍子就朝着刘武甩了过来。

刘武看着父亲气急败坏的模样,显然自己高考的分数伤了父亲的心。

虽然这分数有些不好听,但这也不是怪自己,自己可是有苦衷的...

刘武心想着不能任由父亲挨打自己,得跟父亲解释清楚。

旋即他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爸,你能不能听我说一句,待会儿再打我行不行?”

“你个小兔崽子,居然还敢跑,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一条腿!”

刘老根脸都黑了,抄着棍子立马就追了上来。

“你个小兔崽子,老子花钱供你读书,哪知道你考个二百五回来,气死老子了!”

刘老根一棍子用力的呼了过去。

“呼呼——”

刘武闻着身后的风声,身形一闪,躲过了父亲甩来的棍子。

可他不敢丝毫停留,拔腿又跑了起来。

这要是不跑,自己的屁-股上非得开花不可。

刘武边跑着边解释着:“爸,你听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高考那两天,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好像中邪了一样!”

刘老根见着一棍子甩空,刘武又活蹦乱跳的,居然还敢狡辩,说什么中了邪,这不是扯淡的事儿吗?

就儿子平时的成绩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明显就是上了考场没发力,考差了就找各种借口。

“你个小兔崽子,想忽悠老子,门都没有!老子今天要不打断你的腿,老子就跟你姓!”刘老根气的跳脚大骂。

骂完,刘老根拿着棍子又追了上去。

父亲这句话,让刘武有点哭笑不得:“爸,我也姓刘啊,你跟我姓,还不是姓刘么?”

刘老根气的暴跳如雷,破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老子就是不跟你姓,今天你要不给我交代,老子活扒了你一层皮!”

这时,干完农活的张翠莲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院子里面骂骂咧咧的,弄得鸡飞狗跳一样,还听到儿子刘武痛叫的声音,心里一慌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她连忙推开了院门,一看刘老根手里拿着棍子正追着儿子刘武打。

“老根,你这是干嘛?给我停手!”张翠莲大吼一声,吓得刘老根愣住了。

她急忙跑过去拉住刘老根,怒问道:“刘老根,你怎么拿棍子打小武呐?”

刘老根狠狠的瞪了张翠莲一眼,呵斥道:“你给我撒手!”

张翠莲知道刘老根火爆的脾气,发起火来能把牛都爆上天,但他这打儿子,怎么说儿子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心疼不忍。

“不撒!”张翠莲抓着刘老根的手不放。

“你撒不撒?”刘老根大吼道。

张翠莲见着刘老根誓不罢休,这非要将儿子打死啊!

她的心痛的如蚂蚁在咬一般,眼眶不由的红了起来,哽咽道:“老根,有什么事好好说么,你这什么坏脾气,动不动就拿棍子打小武,小武他可也是你的儿子啊!”

“...”

刘老根看着张翠莲掉眼泪,心也软了,拿着棍子的手一撒开,走到一旁蹲下,拿出半袋旱烟,卷了一根抽了起来。

看着刘老根满脸愁容,张翠莲擦了擦眼泪,走到刘武面前,轻声问道:“小武,我的儿,你到底怎么了惹你爸生气了?”

刘武低着头,艰难开口道:“妈,我高考失利了!”

听到这话,张翠莲心里一咯噔,有些伤心难过。

但反过来一想,儿子没有考好,那他心里更不舒服,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宽慰他。

“儿啊,这次高考失利了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再复读一年,你看怎么样?”

“妈——”

刘武眼眶一红,扑在张翠莲怀里痛哭了起来。

张翠莲拍了拍刘武的后背,安慰道:“儿啊,复读一年,再接再厉,争取明年考个好大学!”

“嗯!”

刘武轻吭了一声。

张翠莲将刘武从怀里推开,伸手擦着他脸上的眼泪,笑逐颜开地道:“好了,别哭了,多大的孩子了,让别人看到羞不羞啊!”

“嗯!”

刘武点了点头。

“好了,小武,你先回房,我跟你爸聊会儿!”

张翠莲拍了拍刘武的肩膀。

“妈...”

刘武知道老妈要跟老爸谈什么,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

“赶快进屋!”张翠莲瞅了刘武一眼,挥了挥手。

刘武明白老妈的意思,赶紧钻进了自己房间里。

透过门缝,刘武清楚的听到老妈正在与老爸商量自己复读的事儿。

【嗨,骚年,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刘武被突来的声音吓得一愣,连忙转过身来,睁着眼睛扫了一圈,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奇怪了,那声音是怎么来的,难道大白天出鬼了么?”

想到这里,刘武感觉到从自己脚下往上一凉。

【嗨,骚年,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吗?命运系统即将开启测试哦!】

声音再次响起。

刘武再次扫了一眼房间,心头不由暗道:“这个声音好像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在...我脑海里。”

“咦,怎么有声音跑到我脑袋里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什么系统?

命运系统?

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刘武有些懵逼,一大堆的疑惑在心里闪起。

作为一个年轻人,在县里读书时,刘武不少泡网吧,上网主要也是看小说。

像系统文,他并不陌生。

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命运系统怎么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活了十几年成狗血了!

【嗨,骚年,你愿意接受系统测试吗?】

又来了一声。

刘武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的血液都朝着头上涌去,脸庞涨红的跟个猴儿屁股一样,胸闷,四肢发麻,似乎下一秒就有可能吐血身亡。

【嗨,骚年,我们只不过玩个小游戏,你没必要吓成这样吧!】

刘武深呼吸了几口气,四肢才有了知觉,连忙将手按在自己的小心脏上,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感到自己的小心脏似乎都要炸了。

【嗨,骚年,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想要改变命运的宿主,哪知道你是个胆小鬼!】

听着系统的鄙夷,刘武长吁了一口气,不满地道:“我才不是胆小鬼呐!”

【你不是胆小鬼,为什么都不敢接受系统的测试呢?】

【你根本就是个胆小鬼,没有胆量的窝囊废,怪不得高考考个250!】

系统的嘲笑,刘武火冒三丈,咆哮道:“你才是二百五,对了,是不是你这鬼玩意,害我高考考了250?”

【是有怎么样,不是又这么样?】

刘武没想到系统会这么戏弄自己,心中也确定自己高考失利百分之百与这系统有关。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就看你敢不敢挑战系统的测试了。如果你敢,全国所有名牌大学任你挑,如果你不敢,那就说明你的命运就止于此!】

刘武眉头一皱,惊呼道:“什么,全国名牌大学任我挑?”

【是的,只要你敢接受挑战!】

刘武心血激动了起来:“糙,我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挑战你的什么破测试吗?来...赶快来...”

对于刘武的挑衅,系统并没有说什么,而他也正在一步步掉进系统的圈套里。

【好,命运系统开启测试。】

【测试任务:为了确保找到一名具有冒险精神的宿主,命运系统设定一项测试,测试要求被选中者需要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搬砖10000块。】

【任务进度:剩余时间23小时59分】

【任务奖励:成功后,开启‘命运系统’】

【任务惩罚:失败后,抹去相关记忆。】

听完,刘武眼珠猩红暴裂,差点儿都要蹦了出来。

这是什么系统测试?

24个小时,10000块砖。

这不是让自己去当搬砖工啊!

我糙,上当了!

刘武想哭的心都有了,朝着系统喊道:“你这是什么测试任务?去搬砖,我不干!”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吃苦,哪里有甜呢?骚年,既然已经开启了系统测试任务,努力吧!】

这一席话,刘武反而一愣,倒是觉得这话很有几分道理。

不吃苦,哪里有甜呢?

再说,真的不去做,自己可就要被系统抹去记忆,那不就成了个脑洞空白的植物人吗?

如果将测试任务完成了,说不好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刘武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也做下了决定。

不就是去搬砖吗?

10000块砖,累不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