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藏拙 第一章 刀战琅琊

听书 - 藏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剑气纵横九千里。

剑,乃是兵中得皇者,攻守皆可,乃是无上杀伐利器,江湖上常见武者十有八九乃为剑者。

可惜中原武林近百年来剑道凋零,有那刀客登顶江湖巅峰,因此武林上习刀之人络绎不绝,为整个武林开辟出了一个属于刀的时代。

寒芒绽刀身气走如蛟龙,势如惊雷映九天,刀,乃霸气得代名词,主杀伐之道,被世人将之与剑齐名,若说剑是兵器中得皇者,那么,刀,便是兵器中得王者,更被当今江湖玄机堂堂主慕云生位列于兵器谱第二,排名,仅次于剑之下。

中原疆土百万里,武林之内派门林立,然而在这风云涌动得武林之中有这么一个派门屹立于世,非同寻常。

如此派门便是那以贩卖江湖情报为本立宗的玄机堂,乃由慕云生一手创立,其结构复杂,堂中之人遍布整个中原,所有江湖任何消息玄机堂皆能在第一时间内闻之。

其慕云生不仅将天下兵器列出一个兵器谱闻名武林,更是将天下十大武道高手列出,于那风云帖之上。

武道有九品,分为一至九品,九品为次,一品为尊,传闻在那一品之上更是有着圣境的存在,据说达到如此境界可与天地齐寿超脱世俗。

而那风云贴之上当今武林至强十人无一不是刀法高手,皆为一品武道宗师的存在。

而那风云贴榜上第一之人便是当今武林最强存在,也是这数百年来武林中唯一一名踏入圣境超脱世俗的修行者。

此人便是叶藏空!被世人称为刀皇,乃武林至尊,身怀天下十大名刀之首的寒芒,更是当今武林盟主,手掌武盟令,可以此号召天下群雄,各大派门。

琅琊峰,山势险峻,高达百丈,林荫茂盛,在那山峦之中有着道道建筑于那漫天白芒雾气之中若隐若现。

琅琊峰名闻天下,之所以此地能够被世人广为知晓便是因为此地乃是南越刀门的地界,传闻百年前有那么一名叶姓刀者以一手惊世刀法震惊天下,在这琅琊峰上开创了南越刀门,一门上下五百口,皆为练刀之人,个个刀法高深莫测,在江湖之中有着赫赫威望。

然而,能够让琅琊峰真正名声大噪的缘由便是此地乃是刀皇立身之处,刀皇叶藏空,正是出身南越刀门,如今的一派门主。

白云苍茫,云雾飘渺,一副山高水远,宛如仙境一般的琅琊峰上,在那一颗高耸高达数十丈的古松之下,有一道白袍人影负手静立,其人影身旁有着一道石桌两道石椅摆放,周遭有着道道山丘与棵棵古树屹立,其苍劲的古树树干之上有着道道划痕,略显狰狞。

人影乃是四旬中年男子,面容沧桑坚毅,眼神中有着一股威严与精芒流转,一头垂肩黑发飘扬,两鬓处已是泛白,只见他腰间配有一刀,刀鞘古朴,漆黑的刀柄处刻画着道道金纹,相互勾勒交织,仔细观望而去,竟是一道龙纹图案,白袍之人不过静立树下,周身却仿佛有着一股无形劲气荡漾,给人于磐石般的浑厚之感,可见定然是一名修为高深的刀者。

在其白袍男子身旁不远处有着一名黑衣少年,少年身材修长生得俊朗,黑发随风微动,其剑眉星目,朱唇齿白,漆黑的瞳孔中仿若蕴含着如繁星般的光亮。

烈日当空,树影在干涸的地面上交错分布,而此刻少年却是在那树荫未能笼罩处沐浴着炙热阳光对着前方不断的挥刀。

“嗤嗤嗤”刀风猎猎,拂过一片清凉之意。

只见少年汗流浃背,挥刀片刻后便已气喘吁吁,脸色苍白,面露疲惫之色。

“咣当”一声,只见少年似乎是恼羞成怒竟是将手中明晃长刀丢掷而出,长刀砸落石地,长刀颤动不已,烈日如一线的照耀下明亮的刀身闪过一丝寒芒,似乎在为自己的遭遇发出无声的哀鸣。

“我不练了,练刀太累了,凭什么我就非得练刀不可!”少年双手撑膝,气喘吁吁怒喝出声道,黑发披落遮盖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愤慨之色不满的诉苦道,随即将目光投望向那古松之下静立的白袍中年男子。

“嗯?”白袍中年男子闻言不由得轻咦一声,眉头微微一皱,深邃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锋芒,不由得摇了摇头,眼神明灭不定暗自叹息道

“难道非要吾如此做才可吗?”

见到自己叹息并未开口的爹亲黑衣少年不禁嘴角一翘,微微抬头,神色尽显倨傲之色。

眼前黑衣少年乃是当今武林南越刀门少门主,乃刀皇独子,叶无涯。

叶无涯身为刀皇一脉的独子,为人淡泊,不学武术,喜那琴棋书画,附庸风雅,丝毫没有习刀继承南越刀门之心。

而眼前之人便是当今武林第一高手,刀皇叶藏空,风云贴上第一人,乃为武林盟主,身怀天下第一名刀寒芒与盟主令,令牌一出号令天下,武林派门莫敢不从。

天下有王朝庙堂与武林江湖,如今江湖上南越刀门可谓算是当今武林第一派门,能够与之争锋的也唯有那紫耀王朝与超脱世俗人情遍天下的玄机堂可与之一争了。

然而刀皇一脉叶藏空就刀无涯这么一个独子,若是其不求上进继承门主刀皇一脉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历代先祖。

叶藏空之所以叹息便是因此而叹息,当年无涯母亲也是自己爱妻难产而死,叶无涯自幼便失去了母爱,叶藏空可谓是对其百般宠爱,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汝自小便不爱武道,如今年已二十载,早就错过了习武至佳时期,若是为父再放纵汝如此将来谁来一掌南越刀门?”叶藏空凝视着叶无涯威严说道,眼神坚毅,带着不容拒绝之势。

“不还有父亲你吗?你已经踏入圣境与天地同寿的境界,我习不习武又有何差别,再说了,我本就不爱喜武,学武多苦多累,大家都是头一次生而为人,为何我就要承受如此痛苦?”叶无涯冠冕堂皇的说道。

只见叶无涯随即脸色一变,眼角竟是硬生生挤出了几滴晶莹泪花,泫然欲泣道“我已经失去了母亲尝到了世间至苦之痛,难道父亲就忍心看孩儿受此这般折磨不成?”

“汝!”叶藏空忍不住怒喝一声,眉头皱起看着叶无涯,恨不得将其不争气的家伙一掌拍死,可不过几个呼吸间叶藏空便是不由得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

终究是不忍。

叶无涯见到父亲神色变化嘴角不禁微微一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脸色一变,原本委屈欲哭的脸骤然变得风轻云淡,笑道“爹亲既然无事,孩儿便告退了,今日孩儿我可是约了香芋妹妹手谈下棋呢。”

叶无涯双手抱头,满不在乎的打算转身离去。

叶藏空眼神闪烁,变幻莫测,随即眼神一凝,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只见叶藏空轻喝一声“林伯。”

话音落下,周遭树林赫起一片嗍然之声,地面也是随之摇晃了起来。

一袭黑衣的叶无涯面露诧异之色,就在这愣神之际,一道洪亮的破风声骤然响起,一道白晃明光闪耀而过,照映出周遭纷落的翠绿树叶。

叶无涯心头一凛,当下周身一旋,袖手一扬,身形流畅行云流水,叶无涯身影再次出现已是三丈开外,一袭黑衣静立,黑发飘扬,剑眉星目,眼神凝重,手中赫然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寒刀,刀身之上印刻两字,寒芒,字迹浑厚苍劲。

原来刚才自树林中破空而出的乃是一把寒刀,被叶无涯接下。

“少爷功夫了得,看来近日修为又有几分进展。”就在这时,一道颤巍的话音响起,一道苍老的人影自琅琊山巅密林中缓缓而出,步踏芳草而来。

老者身穿白袍,苍白的头发散落,如枯木般干瘦的脸庞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沧桑感,浑浊的眼中却是有着道道精芒闪烁,令人难以直视,其气息深厚气质沉稳,一眼看去便自其身上感受到湃然磅礴的气势。

来者乃是南越刀门左护法林管家,其修为深厚,乃是一品武夫大宗师的境界,更是刀皇叶藏空心腹,乃是其手下杀人的刀。

只不过自南越刀门在江湖上成为一流派门武林盟主势力之后叶藏空这把杀人的刀便成了守护叶无涯的刀。

“见过林伯伯,林伯伯刀法天下无双,无涯能够有所精进还是端赖林伯的栽培。”叶无涯回过神来当下便对林伯握刀抱拳恭敬道。

“咝!”然而变故突生,林伯眯眼而起,两指并拢猛然拂袖一划,一道足达一丈的恐怖刀气骤然凭空凝聚斜劈而出,向着叶无涯攻杀而来。

惊天刀气宛如白虹一线般夺空而出带着滔滔威势而来,掠风所过,周遭道道裂痕蔓延,沿途所过地面皆是一阵龟裂。

叶无涯脸色骤然大变,当下腰间一沉,双脚骤然发力,咝咝咝道道刀鸣自叶无涯手中寒刀响彻而起,只见那把寒刀回旋,一缕缕无形气流竟是如漩涡般向着刀身凝聚而来。

“一重刀篆录,斩风云!”叶无涯轻喝一声,刀旋入手,步踏玄虚,身形幻化,一刀劈斩而出,向着那道破空而来的刀气迎面盖去。

“轰!”一声轰响,湃然刀气荡漾四方,叶无涯一袭黑衣身形伴随着一片滚滚烟尘向后倒飞而出。

烟尘滚滚,土地地面炸裂,周遭颗颗足有一丈宽的古树接二连三的轰然倒塌,放眼望去足有三颗古树。

古树拦腰而断,砸落地面,激起一片灰尘。

一袭白袍静立的叶藏空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摇了摇头。

“林伯你这是!”叶无涯起身后脸色闪过一丝温怒之色,不解出声质问道。

林伯一上来便对自己出此攻势,若非自己反应及时,否则怕是要直接丧命在这指刀之下,莫名受袭,险些丧命,这如何不让叶无涯为止愤怒。

“逼汝苦修已有一月,吾让林伯前来便是要让其为汝好好检验一番,如果汝能破开林伯的无锋指刀汝大可安然下山随汝折腾”叶藏空凝声道,话音中带了几分严厉之色,顿了顿片刻后继续说道

“若不能,今后便随吾于琅琊峰闭关十载!”

话音落下,叶无涯脸色大变。

惊恐,愤怒,慨然在其脸色上缤纷浮现,交织变幻。

惊恐闭关十载,不但刻苦劳累而且毫无自由可言,这让生性洒脱风流倜傥的叶无涯如何能够接受。

愤怒这道考验不可理喻,林伯已是三品武夫境界,自己一个刚入武道不久的茅庐小子如何能够打败林伯,哪怕是林伯最不入流的指刀。

这可以说是必败无疑的。

“这算什么考验,林伯伯武功高深,修为已入化境,哪怕是指刀我也在其手下过不了几招。”叶无涯愤然出声道,脸色涨红,带着些许委屈。

“是吗?”叶藏空嘴角微扬,轻笑道。

“少爷,不妨看看汝手里的刀。”管家林伯笑眯眯的站立着,双手笼袖的对着叶无涯笑着说道。

叶无涯闻言不由得凝目向着手中寒刀望去,顿时眼神下意识一凝,目光中绽放出喜悦激动震撼之色。

刀身明亮晃动,宛如波光粼粼得湖面一般,闪烁着无与伦比的锋芒,其无瑕的刀身之上赫然刻有两字,寒芒!

天下第一名刀,寒芒,也是叶藏空所配之刀,乃是叶无涯这十几载求之不得的宝刀。

如今赫然在手,叶无涯不由的头脑有着些许空白。

“少爷,这下有信心了吧”林伯笑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