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怎么样?”崖禄江刚刚怂的躲到一旁,完全不敢出来,现在看见局势已经逆转,姜明甚已经落入了下风,再次从角落里走出来嘚瑟的看着姜明甚。

苏瑾白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情况,有点不敢往前走,看着崖禄江不要命的作死行为,真想一巴掌把他拍回来。

“父亲,适时的收手吧。”

刚刚一直全程在旁边观看了这场战斗的姜焕亭,内心受到了巨大的触动,单是看着自己的父亲越来越显颓势,不得不将他扶起来。

“都是为了你!”姜明甚一把推开了自己平时口口声声最爱的亲生儿子,用凶恶的眼神盯着他喊到。

姜焕亭本来就是在一旁三观都受到了震慑,此刻被自己的父亲这样盯着,内心再次碎裂了。

“都是为了你!”姜明甚到了此时此刻,依旧不甘心,他看着自己的儿子,甚至有点儿恨不得将自己儿子的灵魂从他的体内抠出来。

“你自己咎由自取,跟你儿子有什么关系?”崖禄江一改刚刚对姜焕亭的恶劣态度,反而帮他教训起他的父亲。

苏瑾白反而站在旁边不想当这个好人,刚刚已经彻底得罪他了,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大可以天涯路远,各走一边。

如果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很有可能重燃起他内心的希望,让他放不下苏瑾白这三个字。

“我从前多乖巧的儿子啊!”姜明甚就差像个泼妇一样拍自己大腿坐在地上骂了。

苏瑾白微微蹙眉,看来这位老父亲只喜欢而已乖巧的人格,根本不喜欢儿子这个狂傲的样子。

“就算你再不喜欢,他也是你儿子的一部分。”苏瑾白犹豫了许久才开口。

崖禄江在旁边点了点头,“不管他是怎么变成这个样,总之,他现在也是你儿子,你也不能伤害他。”

“他不是我儿子,他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附身在我儿子身上。”姜明甚看着姜焕亭,恶狠狠的目光根本不是看自己儿子的样子。

苏瑾白听到这句话之后,莫名的心里不爽,想要打人。

孤魂野鬼算她一个?!?

“父亲。”姜焕亭桀骜不羁的脸上充满了震撼。

尽管如此,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乖顺。

“你还我乖巧的儿子!”姜明甚抓住了姜焕亭的衣领,似乎是因为今天输了,他的梦碎了,跟自己儿子说话的时候格外的凶狠。

“您……不喜欢我吗?”姜焕亭微微眯了你一眼,挣扎了许久才态度放软不玩将这句话问出来。

他已经尽力保持保持自己平时的态度,可就是忍不住眼瞳稍稍的颤抖。

“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如果不是你我儿子的修为怎么可能一直停留在金丹期?”姜明甚通骂道。

姜焕亭眼底一抖,这件事情都要怪罪的他的身上么?父亲就这么容不下他吗?

“他本来是天之骄子,自从你出现了之后,变成一体双魂,尽管有两个金丹又有什么用,我儿子这辈子也因为你止步金丹。”

姜明甚扯着自己的嗓子大喊,不过很明显,这些话根本是说给姜焕亭听的。

姜焕亭作为当事人肯定更加明白自己身体什么情况。

很显然,说什么多是想要靠着姜焕亭和苏瑾白的交情,让苏瑾白帮助自己。

或者是卖一个可怜的人设,让圣女殿下可怜可怜他,不多加怪罪。

“你是一体双魂?”苏瑾白听到这句话之后才有了一丝的反应。

一体双魂和双重人格是本质上的差距,他身体里存在着两个灵魂,存在着两份修为。

这是什么操作。

姜焕亭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嗯。”

点头的时候,姜焕亭眼神收敛,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什么七色花!”

“如果不是我乖巧的儿子碰到七色花之后被这个孤魂野鬼缠上了,我会去冒险接触七色花吗?”

“老夫经营君轮山一世,本来本来也可以享尽天伦之乐,直到他的出现!”

“误碰了七色花之后,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苏瑾白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当初甜梅梅在狼崖山上误食的毒草。

不会也是……七色花吧!

“怎么样?”崖禄江刚刚怂的躲到一旁,完全不敢出来,现在看见局势已经逆转,姜明甚已经落入了下风,再次从角落里走出来嘚瑟的看着姜明甚。

苏瑾白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情况,有点不敢往前走,看着崖禄江不要命的作死行为,真想一巴掌把他拍回来。

“父亲,适时的收手吧。”

刚刚一直全程在旁边观看了这场战斗的姜焕亭,内心受到了巨大的触动,单是看着自己的父亲越来越显颓势,不得不将他扶起来。

“都是为了你!”姜明甚一把推开了自己平时口口声声最爱的亲生儿子,用凶恶的眼神盯着他喊到。

姜焕亭本来就是在一旁三观都受到了震慑,此刻被自己的父亲这样盯着,内心再次碎裂了。

“都是为了你!”姜明甚到了此时此刻,依旧不甘心,他看着自己的儿子,甚至有点儿恨不得将自己儿子的灵魂从他的体内抠出来。

“你自己咎由自取,跟你儿子有什么关系?”崖禄江一改刚刚对姜焕亭的恶劣态度,反而帮他教训起他的父亲。

苏瑾白反而站在旁边不想当这个好人,刚刚已经彻底得罪他了,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大可以天涯路远,各走一边。

如果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很有可能重燃起他内心的希望,让他放不下苏瑾白这三个字。

“我从前多乖巧的儿子啊!”姜明甚就差像个泼妇一样拍自己大腿坐在地上骂了。

苏瑾白微微蹙眉,看来这位老父亲只喜欢而已乖巧的人格,根本不喜欢儿子这个狂傲的样子。

“就算你再不喜欢,他也是你儿子的一部分。”苏瑾白犹豫了许久才开口。

崖禄江在旁边点了点头,“不管他是怎么变成这个样,总之,他现在也是你儿子,你也不能伤害他。”

“他不是我儿子,他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附身在我儿子身上。”姜明甚看着姜焕亭,恶狠狠的目光根本不是看自己儿子的样子。

苏瑾白听到这句话之后,莫名的心里不爽,想要打人。

孤魂野鬼算她一个?!?

“父亲。”姜焕亭桀骜不羁的脸上充满了震撼。

尽管如此,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乖顺。

“你还我乖巧的儿子!”姜明甚抓住了姜焕亭的衣领,似乎是因为今天输了,他的梦碎了,跟自己儿子说话的时候格外的凶狠。

“您……不喜欢我吗?”姜焕亭微微眯了你一眼,挣扎了许久才态度放软不玩将这句话问出来。

他已经尽力保持保持自己平时的态度,可就是忍不住眼瞳稍稍的颤抖。

“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如果不是你我儿子的修为怎么可能一直停留在金丹期?”姜明甚通骂道。

姜焕亭眼底一抖,这件事情都要怪罪的他的身上么?父亲就这么容不下他吗?

“他本来是天之骄子,自从你出现了之后,变成一体双魂,尽管有两个金丹又有什么用,我儿子这辈子也因为你止步金丹。”

姜明甚扯着自己的嗓子大喊,不过很明显,这些话根本是说给姜焕亭听的。

姜焕亭作为当事人肯定更加明白自己身体什么情况。

很显然,说什么多是想要靠着姜焕亭和苏瑾白的交情,让苏瑾白帮助自己。

或者是卖一个可怜的人设,让圣女殿下可怜可怜他,不多加怪罪。

“你是一体双魂?”苏瑾白听到这句话之后才有了一丝的反应。

一体双魂和双重人格是本质上的差距,他身体里存在着两个灵魂,存在着两份修为。

这是什么操作。

姜焕亭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嗯。”

点头的时候,姜焕亭眼神收敛,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什么七色花!”

“如果不是我乖巧的儿子碰到七色花之后被这个孤魂野鬼缠上了,我会去冒险接触七色花吗?”

“老夫经营君轮山一世,本来本来也可以享尽天伦之乐,直到他的出现!”

“误碰了七色花之后,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苏瑾白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当初甜梅梅在狼崖山上误食的毒草。

不会也是……七色花吧!

或者是卖一个可怜的人设,让圣女殿下可怜可怜他,不多加怪罪。

“你是一体双魂?”苏瑾白听到这句话之后才有了一丝的反应。

一体双魂和双重人格是本质上的差距,他身体里存在着两个灵魂,存在着两份修为。

这是什么操作。

姜焕亭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嗯。”

点头的时候,姜焕亭眼神收敛,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什么七色花!”

“如果不是我乖巧的儿子碰到七色花之后被这个孤魂野鬼缠上了,我会去冒险接触七色花吗?”

“老夫经营君轮山一世,本来本来也可以享尽天伦之乐,直到他的出现!”

“误碰了七色花之后,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苏瑾白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当初甜梅梅在狼崖山上误食的毒草。

不会也是……七色花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