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佬带着仙气出场了

听书 - 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嗡——

一艘小船缓缓打开了门,白日里船身依旧华光四起,小船上面的符文暗暗的闪烁,仙气四溢。

不远处就是修真者打怪的圣地狼牙山,这里不乏路过的修真者。

“那边有修真者的飞舟,我们去问问能不能歇歇脚。”兴许是走的累了,修真者看见小船格外激动。

“别去!”结伴而行的友人拦住了他,谨慎地说:“那一定是大乘期巅峰的大佬,你我肯定无法承受她的威压!”

“竟然是大乘期!”修真者毫不吝啬自己的崇拜,眼中闪着精光和疑惑,“可是她为什么要种地?”

“大乘期的强者怎么可能种地,那一定是仙品的药草。”

两人不自觉的露出来无比向往的目光,大乘期是每个修真者追求的极致和巅峰,没想到今天有幸能见到大乘期强者。

大佬周围运转着的浓郁灵气,他们感受不到大佬身上任何灵力外泄,这就是大乘期的稳健吗?

两人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道心。

“大佬”苏瑾白埋头忙到日落西山,看着荒郊野外四下无人,不回自己的飞舟,反而往静谧的黑暗中走。

步伐一步比一步沉重,狼狈的姿态跟她周围浑然天成的仙气完全不符合。

苏瑾白走出去好远,直到一棵树下,才停下脚步。

这棵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大约有三人合抱粗,枝干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

苏瑾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学着修真者的样子,扎一个有模有样的马步,气沉丹田——

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之后,飞奔着跑向了那棵参天大树,一下扑倒在树的脚下,紧紧的抱着树根,嘴里还念念有词:

“自打我到这以来呀……”

苏瑾白边说边抹自己不存在的眼泪,俨然已经进入状态。

苏瑾白拍了拍树根,这可真是一根好树根,又粗又壮,里面满满的都是水分,充满了生机。

还有福气——

传言这棵树特别神奇,很多没有资质的修真者,只要抱一抱这个树,什么水灵根,火灵根全都有了。

“我每天都给你浇水施肥——”

“福树啊福树,我甚至喂你吃丹药!”

“你看看你现在长得多旺盛!”

“我就是想修炼啊,给我一个机会有那么难吗?”

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似乎在说:真的很难——

苏瑾白双手双脚抱着树根死死的不撒开,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穿越到修仙大陆不能修炼。

原主是大乘期修为,本以为穿越到大佬身上可以横着走,可是她一点灵气也不能使用。

而且她接手的是三手的身体,曾经死过两次。

真正的原主是这个世界的圣女,本应该是天之骄女,一百八十岁修炼到大乘期巅峰,前途无量,但是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就死了。

而甜梅梅是在原主死亡之后穿越过来的,甜梅梅不喜欢当圣女,所以就出走十年了。

甜梅梅不仅不喜欢当圣女,她也不喜欢修炼,十年修为只动了一点点。

她还非常好色,前男友无数,只要是长得好看的,有特色的,她都想收入囊中。

最终也是死于男色,甜梅梅在跟男修士出门游玩的时候,误食了毒草,又被争风吃醋的男修士不小心推下山崖。

甜梅梅跌落狼牙山的断崖,深渊下是无数远古凶兽,大乘期也必死无疑。

苏瑾白醒来在狼牙山的一处山洞。

不论是原主还是甜梅梅,都不是正常人的死法,所以苏瑾白才怕,一般的身体会死两次吗?

这是一具不平凡的身体。

苏瑾白不甘心自己不能修炼。

就算是小说里穿越套路也只是变成废柴,肯定会给留一丝活路,然后逆袭打脸。

可苏瑾白……心心念念想修炼,但不配被称为修真者!

这已经是苏瑾白求这棵树的不知道的多少天了,但是树依旧没有任何反应,静谧的月光下,不动不摇。

苏瑾白在这个世界上举目无亲,听闻树神奇之后就疯狂迷信。

这也只是她寄托悲惨的途径,再也不相信这棵骗人的树了!

苏瑾白打算走了,骤然间又风云大变,一阵狂风乍起,眼看福树似乎要原地起飞。

镗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黑色物体刚好落在了苏瑾白的身前。

如果不是苏瑾白躲避的及时,绝对要被砸个正着。

苏瑾白心有余悸,但是心里还是期待着,万一这就是福树给她带来的好运呢?

强压着激动的心,走近了黑乎乎的巨型物体,定睛一看,俨然是一个刻着福寿的棺材。

棺材上面有许多散落的土砺,刻画这各种不详的阵法,散发着古老的能量波动,阴森而又神秘。

“你看看这就是你给我带来的好东西,马上你作为福树要因为我而被打脸了!”

苏瑾白看着福树不理她,咆哮地开口。

哪怕什么都没有,也比来个棺材强吧!

这是要送走她吗?

无奈的苏瑾白长叹一声,然后拍了拍棺材的盖子。

这一拍不要紧,拍下去棺材竟然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棺材盖子竟然还掉了!

吓得她赶紧躲到树后面,她看不出来棺材里是什么东西,但是能感知到是活的,有生命气息的。

修仙大陆无奇不有,万一是躺在棺材里修炼的大佬……

打扰了大佬修炼那就凉了。

棺材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宝物,竟然还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苏瑾白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时候眼神那么好,非常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少女躺在棺材里。

“真是活的……”

少女胸口有轻微起伏,苏瑾白头皮发麻,看着浑身上下都是泥土的少女,内心在挣扎。

“你能不能别在这里鬼哭狼嚎!”

在苏瑾白纠结的时候,一道愤怒的男音突然响起。

吓的苏瑾白打了一个机灵。

苏瑾白抬起头来,凭借着棺材里幽暗的光,看见自己面前有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头戴玉冠,身穿锦袍,华贵非凡。

苏瑾白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少年她熟。

穿越过来的第一天,他们就见过了,少年叫做鸾如光,苏瑾白穿越醒来的时候,就是在他的山洞里。

“闭上你的嘴巴。”

鸾如光显然并不认为他们很熟,且冷冷地怼。

“你为什么要买我家门口的地?”

“你是不是还觊觎我的美色?”

鸾如光一连串的质问,甚至还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似乎是被什么女魔头盯上了。

苏瑾白尴尬的笑了笑,美色还真是有点……

怪好看的。

“我是要修无情道的。”鸾如光看着苏瑾白的目光,又重申了一遍。

这个女人不怀好意!一定是为了他的美色,故意打扰他修无情道。

鸾如光表面上依旧冰冷,但是心里有些愤怒。

鸾如光为自己的愤怒感到心惊,他本该道心稳固,斩断七情。

一定是这个古怪的女人影响了他的无情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